笑得像满月,无电兮有爱兮_现代诗歌_好文学网

 古典文学     |      2019-12-17

与君相识与冬青微凉

晨兮,天涯地角有停电,只有燥热无尽处。

君归来 君归来

子曦妍希微光流转

念兮,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

待历经沧海 待阅尽悲欢

浅兮笑得安然

停电之际,怎一个叹字了得?

心方倦知返

如天使降临人间

惑兮,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停电之扰,似愁思,剪不断,理还乱。

君已尘满面 污泥满身

盛妆出席的华丽

午兮,叹声不绝响 ,黄檗向春生, 苦心随日长。

好个白发迷途人

却调皮的手捧一颗桃子

我欲与君相告,停电无绝衰。校无声,众人在,乃敢与君别。

今日归来不晚 彩霞濯满天

农农细语呢喃

夜兮,嗟余只影系人间,如何来电不停电?

明月作烛台

似是煞了风景

曾经欢笑难为歌,除却停电不是终。取次无电烦顾,半天友情半天升。

亦归来 亦归来

谁又入了谁的心扉

小黑夜,月如霜,人如飘絮叶亦飞;十数分,十四时,但愿相睡不相忘。

以苦难为船 以泪为帆

雾满华霜一路坎坷

谈兮,自古人间有情在,此恨不关月与星;手执扇子,脑映时光,心连真爱。

心似离弦箭

走到了夏末未央

在其板屋,送上一曲,系在心头。电带渐光终不悔,为尔笑得人欢喜。

莫说天无涯 海无岸

初见时的懵懂

莫兮,昼兮阳光,温暖大地;夜兮月色,算几番照人,灿烂校园;电兮断送,设备难运,却难消花火烛光畅谈情。

纵然归程须万载

水墨丹青的唯美

梦兮,悠哉游哉,停电无情,来电有爱,乡味乡兮,梦醒梦甜。

今日归来不晚 与故人重来

似有阵阵暗香盈袖

天真作少年

古道上的栀子花开了

你为什么哎

你铃兰般的声音笑得无邪

言无声 泪如雨

微雨之链似那轮回小巷

你为什么哎 仰起脸

于这座青青古城之中

笑得像满月

与君携手同游

问那人间 千百回 生老死别

嫣然一笑很倾城

与君欢颜 从此永留身边

心念陌离莫失莫忘

你为什么哎 言无声 泪如雨

怎耐何世事沧凉

你为什么哎 仰起脸 笑得像满月

艾艾凄芳草

问那人间 千百回 生老死别

静默无语凝噎

与君欢颜 从此永留身边

呆呆痴望于北国寻找

君归来 君归来

清水流到海深处

待历经沧海 待阅尽悲欢

一切成为陌路虚无

心方倦知返

断了魂牵梦绕

君已尘满面 污泥满身

如梦似幻愀然息之

好个白发迷途人

素笺安然念侬颜

今日归来不晚 彩霞濯满天

愿君一生离忧

亦归来 亦归来

你是我永远不会遗失的美好

以苦难为船 以泪为帆

芊芊玉手凝

心似离弦箭

浴火重生的凤凰

莫说天无涯 海无岸

紫罗兰的芳香

纵然归程须万载

倾了谁的眼眸

今日归来不晚 与故人重来

半程烟火一世迷离

天真作少年

跋山涉水寻安

沧浪之江

秦郁何处暖阳光

西来水泱泱

卡布奇诺的碎想念

江上一轮明月

提拉米苏的旧时光

照多少沉浮过往

看似糊涂并不糊涂

沧浪之江

一切于我如浮云

东往水莽莽

那时的我们挽瑾如歌

谁赏江上明月

留恋你的温柔

谁听江声浩荡

霖漓雨罢

《在木星》 朴树

含泪说着暂别

像是对着身旁的朋友说了些话。

你我拉手相约

待到来年蔷薇花开满山坡

再来与君并肩

无论你是凉城还是听雨

我们都会不离不弃

一路有你

征战天下

江湖险恶

我们同去同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