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而不冷,文化类节目如何突围

 故事寓言     |      2020-01-05

中国是一个诗歌大国,更是一个文化大国,五千年的悠悠历史为炎黄子孙留下经典诗文无数,凸显尔雅温文风范。孔子云:“不学诗,无以言。”“言之无文,行而不远。”此者,乃是体现中国作为诗歌大国、文化大国风范的精辟概括。中国诗歌传统、文化传统,某种意义上与中国文学传统是同构关系。在古代社会,诗是文学的总称。我们现在所说的诗,其实彼时指称的就是文学。而文学自诞生以来,便与美结缘,与善相伴。诗学即文学,文学即人学。文学与人类的关系亲密无间休戚与共,并影响人类的存在与进化。对此,想必每一个与诗、与文学有所接触的人均有体会。 中国论文网 就笔者这一代人来说,从小便浸淫在“三红一创”“青山保林”“鲁、郭、茅、巴、老、曹”以及“四大古典名着”的文学甘霖里。读这些作品,令人荡气回肠。在阅读传统文化、经典文学中,我们寻找人生目标,探索理想信念,增进情感体验,学习做人做事,实现人生价值。可以说,中国人所拥有的善良、诚实、自信、勤奋等品性,有良知的人坚守仁、义、礼、智、信,不像西方人常常是取自宗教信条,很大程度上来源于我们读过的诗文化、经典文学。正是在此意义上,窃以为近年央视推出的《中国汉字大会》《中国成语大会》《见字如面》《中国诗词大会》《朗诵者》等节目,有着非同一般的美育功能和人文价值。 在真人秀、宫斗戏、穿越剧的弥漫下,《中国诗词大会》等文化类节目,为荧屏吹进了一缕沁人心脾的清流。《中国诗词大会》的基本宗旨是“赏中华诗词、寻文化基因、品生活之美”,通过对诗词知识的比拼及对诗歌的赏析,带动全民重温中国古诗词,分享古典之美,感受文化之深,并从传统文化、经典诗文的智慧和情怀中汲取营养,涵养心灵。《中国诗词大会》创作组在诗词题目的甄选上注重“普及性和专业性并重”,涵盖豪放、婉约、田园、边塞、咏物、咏怀、咏史等各个类别,聚焦忠孝、仁义、爱国等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主题,透过诗词之美传承和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以《中国诗词大会》为例,高一女生武亦姝“飞花令”的出口成章,让很多粉丝惊呼这位“00后”美少女,“满足了对古代才女的所有幻想”。有学者评价:“诗歌的真善美是渗透到她心里去的。武亦姝的谦逊不是装出来的,而是有诗意在她心中,她站在那里气定神闲的样子,诗意就出来了,这就是所谓的‘腹有诗书气自华’。”《中国诗词大会》等文化类节目属于合家欢型电视文化节目,对于广大观众来说,也是一种开拓视野的方式,可以见到很多平时不常见的或者经常说错的词语、诗句。现在日常写作、交流全部都在键盘化,提笔忘字是常事。《中国诗词大会》《中国成语大会》《中国汉字听写大会》《见字如面》以及近期推出的《朗读者》,乃是培养观众继承中国传统文化的一种方式,能够让人们多角度地了解中国历史、了解中国传统文化。节目中出现的内容,很多都是人们曾经读过和听过的,它让不同层面的人都可以参与,并起到场外同步参赛和体验的效果。 而央视《朗读者》的闪亮登场,再度吸引了人们的目光,也引发了舆论的热议。《朗读者》有意将文学切入人生,让两者进行了一场暖心的围炉夜话。首场的主题词是“遇见”,让各界精英嘉宾根据主题词去叙说自己的人生故事。《朗读者》第一期的成功播出,让我们对“美文之于人的影响”命题有了深刻的认知。《朗读者》的朗读文本大都是经典或精品:有96岁高龄着名翻译家许渊冲的弟子们用中英法文朗读汤显祖的《题记》,也有来自成都“鲜花山谷”的一对夫妻吟咏感人至深的《朱生豪情书》;有商界精英柳传志饱含深情亲笔写下的《写给儿子的信》,也有无国界医生蒋励携三位同伴朗诵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鲍勃.迪伦的《答案在风中飘扬》;还有世界小姐张梓琳朗诵刘瑜的散文《愿你慢慢长大》。节目间隙穿插的人物访谈,看似与《艺术人生》“撞衫”,但与后者差异显然。如果说朗读是美文重温,那访谈就是从人性的角度阐扬美文的意蕴。两者乃是一种“互文”“互证”的关系。从视听效果看,《朗读者》的美文与人物情感结合得相当紧密,朗读者的情感故事和之后的朗读内容在情感串联上达成了完美的默契和统一。 央视文化节目系列的推出,体现了民族传统文化与现代文化的融合创新,赋予民族传统文化以时代精神和旺盛活力。这些文化类节目之所以能引起共鸣,恰恰在于打动了中国人内心敏感、柔软的地方。传统文化的复兴,美可以说是先行者,唯有美才能导出善。尤其在市场经济体制下,逐利思潮导致的道德滑坡,使得人们更渴望和需要传统文化的滋养,而诗文经典和其他任何形式相比,是滋养人们内心的。在此意义上,《中国诗词大会》以及之前推出的《中国汉字听写大会》《中国成语大会》《中国谜语大会》,以及之后推出的《朗诵者》,已然形成了一股源源不断、生生不息的巨大文化合力,对广大观众形成了一种颇为有益的经典文化熏陶。 《朗读者》作为文化情感类节目,彰显央视作为权威电视传媒机构的高远情怀和善美追求。诚如制作人兼主持人董卿所言,现在我们已经进入信息社会,许多普通人都面临很大压力,应该有一个契机,让大家安静下来。如今的年轻人,拼搏一天下来想看点好玩的、好闹的,但这样的节目现在太多。打开电视,屏幕上各种花色,各种快节奏,各种消费娱乐,乱花早已迷人眼!央视开播《朗诵者》这样的节目,并非只是想让大家读几篇美文,也不是让很多人汇聚在一起比拼朗诵艺术,更不是像《艺术人生》《鲁豫有约》等节目那样局限于演艺明星群体,而是广纳各界人士去朗诵优美文本,引领人们进入一个有意义的世界,让他们“遇见”各种各样的美好,沐浴化人养心的文化甘霖,从而使内心变得宁静一些、纯粹一些、脱俗一些。 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中,包含许多为人类所共同遵循的普遍性的生存智慧,每一位中国人都可以通过重温解决“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到哪里去”的问题,同时也能提升个体的文化素质、审美精神和人人必需的与人交流时的表达能力。央视文化类节目系列所阐扬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让我想到着名美学家朱光潜先生在他的《文学与人生》一文中说过,“人之所以为人,不唯因为他有情感思想,尤在他能以语言文字表现情感思想。”“有了语言文字,许多崇高的思想,许多微妙的情境,许多可歌可泣的事迹才能流传广播,由一个心灵出发,去感动无数心灵,去启发无数心灵的创造。”而奥斯托洛夫斯基在其长篇自传体小说《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一书中,借用主人公之口,也回答了何为生命价值的问题:“人宝贵的东西是生命。生命属于我们每个人只有一次。一个人的一生应当这样度过:当他回首往事的时候,他不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因碌碌无为而羞愧――这样,在他临死的时候,他就能够说:我整个的生命和全部精力,都已献给了世界上壮丽的事业――为人类的解放而斗争。”系列文化节目的出发点和归宿,就在于通过对传统文化、经典文学的重温,净化心灵,升华境界,激浊扬清,拯救灵魂。 美育即审美教育,也是情操教育和心灵教育,不仅能提升人的审美素养,还能潜移默化地影响人的情感、趣味、气质、胸襟,激励人的精神,温润人的心灵。美育与德育、智育、体育相辅相成、相互促进。近年来,经过各地、各有关部门的共同努力,美育取得了较大进展,对提高民众审美与人文素养、促进人的全面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但�体上看,美育仍是整个国民教育事业中的薄弱环节,主要表现在一些地方和学校对美育育人功能认识不到位,重少数轻全体、重比赛轻普及、重应试轻素养,应付、挤占、停上美育课的现象仍然存在。央视系列文化类节目的成功播出与良好效果,不啻是对上述薄弱环节的及时有效增益。同时也给我们提供了新的启迪,即美育要遵循人的身心发展规律,通过开展丰富多样的文化活动,培养人们拥有美好、善良的心灵,懂得珍惜美好事物,能用自己的方式去表现美、创造美,达到净化心灵、提升境界的目的。尤其要注重激发人的文化艺术兴趣,发展艺术想象力和创新意识,帮助人们形成健康向上的审美趣味、审美格调、审美理想。 本栏目责任编辑 孙 婵

曾几何时,文化和综艺是不沾边的。一想到综艺,会想起“跑男”,想起“歌手”,想起真人秀,想起“小鲜肉”。直到春节期间,《中国诗词大会》的突然火爆,让观众感慨,原来还有一种节目叫——文化综艺,这种综艺节目品格高,少喧闹却多了几分沉静。事实上,不单是《中国诗词大会》,还有黑龙江卫视的《见字如面》,以及上周末刚刚开播的《朗读者》,都收获了观众的好口碑,被誉为时下电视栏目中的一股清流。

图片 1

2月7日晚,创下春节档高收视率的央视《中国诗词大会》第二季总决赛上演巅峰对决,被媒体持续关注的复旦附中16岁小才女武亦姝最终夺冠。 《中国诗词大会》这档答题竞赛形式的综艺节目何以吸引全国亿万观众?中国古诗词有着怎样的群众基础?究竟魅力何在?就这些问题,长江日报记者昨晚专访了该节目现场评委、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康震教授。所涉诗词以爱国主义为主基调康震说,《中国诗词大会》第二季中出现的诗词,从《诗经》中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的纯真质朴,到屈原路漫漫其修远兮的上下求索;从东临碣石、以观沧海的雄心壮志,到心远地自偏的隐士风流;从黄河之水天上来的盛唐气象,再到雄关漫道真如铁的革命情怀,时间跨越数千年,涵盖了先秦、两汉、魏晋、唐宋、明清到近现代整个中国诗歌史。竞赛题是央视请高校的专家出的,我作为评委对出题提出过一些建议。康震透露,他建议题目所涉诗歌既不能局限于唐诗宋词等中国诗词高峰期的作品,也不能各时期的作品平均分配;建议突出精品,选择普通观众熟悉的,日常吟诵得多的,能带来审美享受的主流作品。就比赛出题中所涉诗歌的实际情况看,和建议基本吻合。所涉诗歌最早的有先秦时期的《诗经》,最近的有毛主席诗词。屈原、陶渊明、王维、李白、杜甫、苏轼、李清照、李商隐、辛弃疾等知诗词大家的作品出现频率高,近现代诗词作品也有涉及。这些诗词多反映爱国主义、民族气节、仁爱与心怀天下的博大情怀,也有不少歌颂亲情、友情、爱情。康震说,中华民族精神的精髓是爱国主义,《中国诗词大会》中诗词的主基调正是爱国、爱家的爱国主义。总决赛中多次出现毛主席长征途中写的诗词。康震体会,毛泽东对中国古诗词造诣很深;毛泽东是党和国家的缔造者,他本人经历了中国二十世纪的大部分发展阶段,是二十世纪中国革命和建设事业的推动者,他的诗词是时代的写照。对年轻一代了解中国革命与建设的历史,非常直观和有效。此外,毛主席诗词在中老年人中有着广泛的群众基础,大家多熟读熟背。古诗词早已融入民族文化的血脉很多人问我《中国诗词大会》为什么会火,我说火并不奇怪,早就该火了。以前没火,只是因为没给平台。康震说,几千年来,中国古诗词早已融入民族文化的血脉,无论和平、战争,朝代更迭,你爱与不爱它,它就在那里。今天乃至未来,它仍将保持广泛的群众基础和民间基础。他说,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牢牢地扎根在民间,这是我们这个民族、我们这个国家民族自信、文化自信力的重要的源泉和来源。为什么会火?央视提供了好的平台和好的传播方式,出题竞赛、百人团、飞花令这些节目形式也非常抓人。康震认为,诗词的传播、普及有个引导问题。如果荧屏充斥宫斗、阴谋诡计、办公室政治这些东西,那些有诗词素养和高雅追求的观众只能隐于民间,如果辟出一部分荧屏,提供这样一个平台,他们自然会火。一句话,中国诗词有群众基础,有群众诉求。近些年、陕西卫视办的唐诗风云会节目,四川卫视办的诗歌之王节目,还有黑龙江卫视、河北卫视等地方台,都办有诗词节目,就是群众基础和群众诉求的反映。诗词传播、普及,国民诗词素养提高,媒体应该主动担起这个责任,把节目内涵做好,观众会主动买单,经济效益可以兼顾。康震说,他曾担任央视汉字大会、成语大会评委,这两套节目在央视10台播出,如今诗词大会在央视一套播出,这反映出央视对传播优秀传统文化类节目的重视。相较于汉字和成语,古诗词更富有审美和情感表达与交流的功能。他推测,考虑到观众需求,央视级可能会办《中国诗词大会》。而据他所知,央视正筹备一档名为朗读者的综艺节目,请名家上台朗读名作,展示名家作品和相关故事。

文化综艺浸润观众内心

搜狐娱乐讯近期,一位名叫“武亦姝”的16岁高中生一炮而红,她在《中国诗词大会》上表现十分出色,名作经典倒背如流。就连主持人董卿都忍不住感慨:“想不到几千年前的诗词,竟然可以扣动00后的心弦”。一时间,文化类节目又成为人们热议和关注的焦点。

春节期间,央视一改往日风格,没有播出歌舞、小品和相声,反而在每天黄金档开播《中华诗词大会》,没想到,就是这档看上去有点冷门的节目,居然带热了收视率,成为热门话题不说,陕西女娃陈更被封为“学霸女神”,最后的冠军武亦姝也上了微博热搜排行榜,没开微博的武亦姝不得不借朋友微博公开回应一些问题。《中国诗词大会》刚刚落幕,董卿酝酿筹备近1年的文化类节目《朗读者》,上周末也正式开播。在《朗读者》中,每期根据主题,回顾古今诗词、文学经典、电影桥段,通过人们饱含深情的朗读,以舞台视觉语言辅助呈现,让观众恰如其分地感受文学之美、声音之美、情感之美,并引发共鸣。节目刚一播出,就引发了热烈讨论,也受到各方关注。

不过从《中国成语大会》到《中国诗词大会》的爆红,有人也不禁疑惑:文化类节目为什么会突然成为黑马,是什么原因让一向“低调”的文化类节目大放异彩,而文化类节目逆袭背后是否又有瓶颈?

事实上,悄悄火爆起来的还有黑龙江卫视的《见字如面》,一封信、一位演员、一张讲台——精简到不能再精简的《见字如面》被网友们戏称为“素颜”节目,却在豆瓣上拿下高达9.5分的惊人分数。嘉宾们没有撕名牌,没有斗嘴,就是在读信,从古代到现代,从亲情、友情到爱情,齐齐地通过书信一一还原,把故事还原,把真相还原,把人物还原。

图片 2

实际上,从2013年至今,文化类综艺未曾缺席过,从2013年的《中国汉字听写大会》,2014年的《中国成语大会》,再到如今的《中国诗词大会》《朗读者》《见字如面》,文化类综艺节目一步步走来,被观众所熟知,这类节目不乏寓教于乐的娱乐因素,但更多的是温暖和温度。

武亦姝

“高而不冷”是这类节目特色

文化类节目走红网络

此前文化类节目不是没有,《百家讲坛》火了很长一段时间,央视的《开讲啦》,北京卫视的《我是演说家》,江苏卫视的《一站到底》,河南卫视的《汉字英雄》都可以说是文化类节目。陕西诗词学会副会长、西北大学教授刘炜评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谈道:“坦率地讲,对于学界人士来说,《中国诗词大会》的题目简单了些。但对于电视机前的观众来说,正是因为简单,很多诗词他们也很熟悉,能参与其中,这才显示了节目并不是阳春白雪,也有耳熟能详。”

口碑炸裂收视逆袭

对于《朗读者》的火爆,也许制作人董卿在札记中的知而设问能回答这个问题——“你有多久没有朗读了?”“很久了吧。”同样类比到《见字如面》可以说“你有多久没有写信了?”“你有多久没有读纸质书籍了?”……答案相比都是一样的——“很久了吧。”有学者说,这也是为什么《见字如面》《朗读者》这类文化类节目让我们如此推崇的原因。人间情感突显文学之美,人文情怀加深节目厚度。在书信、诗词、文章的背后,那些故事和情感,总能带给我们心灵上的共鸣。

要说做的还不错的文化类节目,央视的“大会”系列不得不提,包括《中国汉字听写大会》《中国成语大会》《中国谜语大会》,以及《中国诗词大会》。其中,《中国成语大会》和《中国诗词大会》打破了文化类节目向来“低调”的现状,收获高收视率的同时,还多次登上微博热门话题榜。

微博上一位大学生观众说:“至少,在这个浮躁的世界,有人肯读,有人肯听,有人和我们一起回忆,那真的是再幸运不过的体验了。这样的节目,真的希望以后越来越多!”西安西郊的王女士一度放弃了每晚必跳的广场舞而守在电视机前等候《中国诗词大会》,“虽然很多诗词我不会,但我喜欢听嘉宾的点评,很喜欢诗词背后的故事。”

《中国成语大会》中,作家组合“PM2.5”、 “白话灵犀”、“秦汉思源”,这三个组合因在节目中精彩的表现走红网络。其中“白话灵犀”组合尤为突出,她们的猜词视频片段被病毒式转发,引发网友评论热潮。收视方面,《中国成语大会》总决赛获得全国机顶盒酷云数据收视率全网第一、关注度超过0.80、市场占有率突破12%的佳绩。

中国人均读书时间太少

图片 3

2013年,《中国好声音》横空出世,《爸爸去哪儿》成为收视黑马,无论是棚内综艺还是户外真人秀,在短时间内集中爆发。大家看到更多是感官层级的娱乐节目、真人秀居多,这是对过去这一类型相对稀缺的补偿,观众享受这种娱乐带来的快乐。但此前《见字如面》的导演关正文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坦言:“我不觉得真人秀不好。各类节目的发展,符合文化产业生态多元化的健康发展态势。娱乐至死也好,感官娱乐的短期爆发也罢,我们的文化产品、精神生活需要多样性的生态与品种。但是,现实情况是中国人均读书的时间太少了,用于娱乐的时间太多。人类精神文化生活一直有主流,跑偏的时间稍微一长,人类文化的自我修复能力就会起作用。”

《中国诗词大会》第二季不输前者,单一个武亦姝就掀起一阵热潮,截至目前,#复旦附中女生武亦姝走红#的微博话题有五千多万的阅读,一万多的讨论。收视率方面,也取得非常亮眼的成绩,从1月29日播出起,截止2月7日总决赛,《中国诗词大会》第二季首重播累计吸引4.87亿观众收看;10期节目35中心城市平均收视率为1.65%,总决赛收视率更是高达2.39%。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节目编导告诉记者:“现在国内综艺节目中,购买版权几乎是电视综艺的唯一模式,要不然就是模仿抄袭,因为承载了太多利益诉求,多数节目早已负担不起传承文化的使命。这类文化综艺节目至少是原创的,也只有原创节目才能承担传承中华文化的使命。”

除此之外,很多卫视也推出了文化类节目,如四川卫视的《诗歌之王》、浙江卫视《中华好故事》、贵州卫视《最爱是中华》、河北卫视《中华好诗词》、陕西卫视《唐诗风云会》、河南卫视的《汉字英雄》《成语英雄》、湖南卫视的《中华文明之美》、辽宁卫视的《中国好家庭》等,其中不乏口碑收视俱佳节目。

记者张静 实习生李家宁

缘何赢得超高人气

赛制、舞美、编排模式创新缺一不可

文化类节目年年都有,但引起全民关注的,主要是近两年推出的几档节目,比如《中国成语大会》和《中国诗词大会》。究其背后的原因,几位电视制作人和文化学者给出了自己的看法。

中国社科院世界传媒研究中心秘书长、《中国诗词大会》策划人之一冷淞表示,之前的很多文化类节目之所以没火,重要原因是它们大多以专题或纪录片的形式去呈现,典型的“旧瓶装旧酒”。但其实所有的传统节目都可以用娱乐的综艺的形式去呈现,用多对一的大场面去包装。

想要“旧瓶装新酒”,这个“新”字需要体现在节目的各个方面。例如赛制上,《中国诗词大会》独创“百人团击败模式”、“内循环搏击擂台赛”、“飞花令”三个竞技模式,提高了竞技难度,《中国成语大会》则将“解字”传统与全球最流行的猜词游戏相整合,又引进“高校PK”制度,让观众有了很强代入感;舞美方面,《中国诗词大会》抛开文化类节目“质朴”的风格,每一祯背景图都融入了一首诗,非常赏心悦目。

嘉宾选手的甄选上,冷淞提到,“虽然是纯素人节目,对素人要求也是要有明星气质的极致选手”,如武亦姝,不仅多才还貌美,这美是“腹有诗书气自华”的独特气质。当然,《中国成语大会》主持人张腾岳的风趣幽默、《中国诗词大会》上具有深厚文化底蕴的董卿也为节目吸引了一大批观众。

至于宣传渠道推广模式上的与时俱进,《中国诗词大会》过年期间抛开以往综艺节目周更的模式,选择在过年期间一气儿播完,“打排炮式的播出方式,比较符合观众看电视连续剧的心理”,这种编排模式也贡献了一定的收视率。同时,它“借助微信、微博等手段,运营推广做得也非常好。”中国传媒大学新闻传播学部电视学院副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曾祥敏说。

同时,《中国诗词大会》还将参赛选手的“诗词人生”植入节目内核,引起了观众共鸣。如最近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为弟弟唱着背诗的河北农妇白茹云。

图片 4

董卿

文化类节目获政策支持

户外真人秀迎来产业升级

除了央视“大会”系列,其他节目也曾做过一些创新。如四川卫视的《诗歌之王》选择将受众比较多的音乐与诗词结合起来,诗人写诗,歌手谱曲,让节目的流传度更广;又如最近热播的读信节目《见字如面》,选择将明星元素与书信结合起来,观赏度变得更高。

除了以上原因,观众对于户外真人秀节目的审美疲劳以及政府对于文化类节目的大力支持,也是这类节目获得成功的两大原因。近几年,各种户外真人秀节目层出不穷,节目中频频出现的红火明星、娱乐游戏、真人活动等新鲜形式,不断吸引着观众眼球。但随着这类节目遍地开花,户外真人秀同质化、节目模式创新不足、“有意思无意义”等弊端逐渐显现,观众开始对其审美疲劳。

冷淞认为,这是一个正常现象。“中国人看节目的审美变化频次比外国人快,外国达人秀可以做十几年,中国不行,就像连续两天吃同样的午餐都会觉得腻。真人秀多季之后,也迎来了一个产业升级和转型,不然的话,会被人诟病,没有创新。”

电视节目制作人陈坤表示,“一个项目的生命周期它大概在3年和5年分别有两个坎,因为不论是观众还是节目模式都面临创新”,而观众“在吃了那么腻的东西以后,总归想喝点茶解解腻。”

政策或播出渠道的支持,让文化类节目也迎来新的发展契机。曾参与《诗歌之王》制作的节目制作人陈坤就表示,当时在制作《诗歌之王》时,四川政府给予了大力支持。而如今正在热播的《中国诗词大会》一开始是在央视CCTV-10科教频道播出,今年春节期间“移师”央视一套。

图片 5

《诗歌之王》海报

娱乐节目招商过亿文化类“裸奔”

文化类节目需要“新瓶”

传统文化类节目有繁荣迹象不错,但面临的问题依然也不少。

首先就商业价值而言,传统文化类节目始终处在一个“叫好不叫座”的局面,大多数节目口碑不错,但招商却举步维艰。娱乐节目广告商以“亿”起步,如《歌手》5.5亿、《中国好声音》近10亿、《爸爸去哪儿》3季共9亿、《奔跑吧兄弟》4季下来12亿入囊,相反,书信类节目《见字如面》看似红火,但却没有任何冠名商,直接“裸奔”上线。而像“诗词大会”这样的成功案例,商业价值也无法达到类似于《奔跑吧兄弟》那样的程度。

对于这种现象,业内人士都认为是正常现象。曾祥敏说“文化类节目的商业价值要想达到明星真人秀那样火,这本身就是悖论,因为文化类节目定位和诉求就决定了它不可能像追求浅层娱乐消费的明星真人秀那样,迅速走红。文化类节目有内涵,有积淀,这么说不是说文化节目要曲高和寡,而是说它的‘火’是相对的。”

“你看看中国的KTV有多少,你再去看看中国的诗社有多少?”陈坤说,“诗词属于小众节目。”群众基础决定了传统文化类节目很难像真人秀节目那样获得广告商的青睐。当然,当然,“尽管文化类节目商业上没有获得那么理想的价值,但文化价值远远超过商业价值。”冷淞说。

其次,能够获得成功的文化类节目只是凤毛麟角,并未形成一股“强流”。究其原因,跟大多数文化节目,形式老套,说教口味浓烈有关,即使是比赛模式的文化类节目,很多节目在主持人选择、舞台设计、比赛模式等方面也都中规中矩,这显然与当下年轻观众的欣赏水平不一致。

对此,冷淞提出意见,“传统文化节目的综艺表现形式不外乎几点,需做到对抗、悬念、阵势、气势,另外一个很核心的点,在于增强竞争性、紧张感,如倒计时的压力设计、人物的真实跟命运相关的情感更迭、双方紧张的对抗态势,掌握了这些,再把传统文化装进来,产生的效果就很不错。”曾祥敏教授建议三点,“一、节目要学会讲故事,懂得如何深入浅出,懂得如何挖掘人背后的故事;二、真实、真诚、不装,善于去现场发现故事和精彩点而不是设计和发明;三、善于推广运营,尤其是新媒体的手段。”

而当文化类节目跳脱出原有束缚和桎梏后,商业价值可能不能跟顶级真人秀相比,但领先一般音乐类节目,还是可以绰绰有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