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bifa必发娱乐官网
印度人为什么不吃牛肉,走进佛教之雅利安人

图片 1

印度人为什么不吃牛肉?

2016/07/15 | 阅读次数:4210| 收藏本文

摘要:揭开印度教徒从荤到素的饮食习惯之谜

图片 2

作为一头牛,生活在印度是幸福的。众所周知,印度教徒祟拜牛与猴,它们拥有神一般的地位。街巷庙宇,城郊野外,悠闲逍遥的“神牛”、嚣张跋扈的“神猴”随处可见。牛儿四处乱逛,阻碍交通,猴儿欺凌小贩,骚扰人群的现象司空见惯,但印度人对这两样神物有着极高的忍耐度。

准确地说印度教所尊奉的“圣牛”为“印度瘤牛”,并非水牛。在教徒们看来,牛身上每个部位都住满了神灵。常有教徒在牛面前匍匐于泥地虔诚祈福;在一些节庆日中,人们还在牛群走过后扬起的尘土中下跪,畅快地呼吸,把牛粪涂抹于额头,尽一切可能沾染“福气”。

牛与印度政治密不可分,一个政党对待牛的态度影响着在印度教徒中的得票率。印度为联邦制,宪法提供指导性原则,供各邦立法机构参考,其中第48条规定应保护产乳牲畜,禁止宰杀牛与牛犊。

印度大部分邦有不同程度的牛保护法案,禁止屠宰牛。仅有东北部穆斯林和基督徒比重较大的西孟加拉、米佐拉姆等几个邦,西南部操达罗荼毗语的马拉雅兰人为主的喀拉拉邦,宰牛才是合法行为。印度教护牛主义者针对这些邦的抗议运动一直没有停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甚至引发大规模政治危机。

由于印度教徒祟拜牛,他们也不吃其他产奶牲畜,所以印度拥有世界最大的牲口数量,仅牛的存栏量目前就达3亿多头,位居世界之首。美国人酷爱牛肉,但美国的牛存栏量只有9000多万头,排名世界第四。很多宗教都有自己的饮食禁忌,印度人不吃牛肉看起来是宗教信仰所致,背后却有更多鲜为人知的故事

问:印度人为什么不吃牛肉? 印度人为什么不吃牛肉?

雅利安人从北方走来,其中一支进入南亚次大陆的中部平原,带去了拜火信仰习惯,并采取种姓制度,创造婆罗门教,利用埃及的灵魂不灭说,改造成业报轮回说,成立大梵为第一因,成为印度文化的主干。

印度教作为世界上主要的宗教之一,有着属于自己的宗教文化和图腾。而牛在印度教里是神圣的存在,印度人对于牛敬之如神。 那么,下面随小编一起来看一下印度教的牛文化、牛图腾吧!

印度教崇牛大观

一个虔诚的印度教徒会说:“牛不仅是神灵,还是母亲”,所以杀牛吃牛形同弑母,教外人士肯定很难理解这种情感。“当你母亲老了,你会把她送到屠夫那里去吗”?当外界有人批评病牛老牛造成的问题时,会听到他们如此回答。

牛与一个印度农民的关系非常紧密,肉体可以充当驮兽和耕畜,粪便可以当燃料,牛奶是一种有营养的食品,尽管印度国父甘地最后吃素修炼时已到了连牛奶也不喝的地步。从生活角度说,牛像农民的“衣食父母”也无可非议,所以很多农耕民族也有崇牛习惯。不过当代印度教的牛祟拜却登峰造极,形成奇特景观。

母牛的地位最为祟高,印度教神学家们宣扬说,从恶魔轮回到一头母牛,当中要经历86次转世,再转一次才能轮回成人;如果一个人杀了母牛就等于造了孽,必须回到最初一级,从头转起。

1991年印度开启市场化改革,同时迎来一波宗教复兴潮,原教旨主义者以他们的宗教狂热把牛祟拜推到新的高峰。他们认为当前印度社会一切问题,都可归结到背离宗教和传统,只要坚守印度教的传统价值观,什么问题都迎刃而解。

所有印度教派都承认“吠陀经典”的权威地位,基于吠陀经典衍生的医学称为“阿育吠陀”,民间的僧侣和吠陀医生不遗余力宣传牛的医用价值。原教旨印度教徒在他们的熏染下皆认为,牛的粪便与尿液具有强大的保健和医药功效,能包治百病。

一些企业发现当中的商业机会,生产与牛粪尿有关的食品、保健品和药物,俨然一个生机勃勃的产业,其消费群体以低收入、低文化的人口为主,农村亦是牛粪尿产业广阔的市场。激进印度教组织“世界印度教大会”创建了牛粪尿药物研制中心,专门开发各种声称能治疑难杂症的“神药”。最受欢迎的牛粪尿保健品,以“牛粪、牛尿、牛奶、酥油、凝乳”混合制成,称为“潘查加维亚”。

宗教上无限崇牛才会演化出禁食牛肉的禁忌,激进教徒甚至还积极参与护牛运动。护牛引起的大规模骚乱可以追溯到19世纪末,当代与护牛有关的暴力事件层出不穷。印度的穆斯林和基督徒吃牛羊肉,种姓制度时代留下来的“达特利”阶层生活于穷苦的最底层,为获取蛋白质也没有食牛肉的忌讳;但穆斯林和基督徒肯定不能当着印度教徒的面屠宰牛,达特利只能获得病死老死的牛尸体,拖回家后才敢悄悄处理。尽管如此,误会导致的暴力冲突仍时有发生。

新德里附近的加加尔镇,2002年10月,5名达特利男子抬着从邻村购买的牛尸体回家,他们从事传统制革业,这是他们获得牛皮的合法方式。一群高种姓印度教徒听信谣言——“有人要将一头牛剥皮,所以杀死了它”,将5名达利特男子围住并私刑处决。世界印度教大会的最高领导人吉里拉·克修尔听闻此事只轻描淡写地说:“根据我们的印度教圣典,牛的生命是非常重要的”,听起来似乎5个达特利人的命不及一头牛贵重。

2015年10月,东北的曼尼普尔邦阿格拉市爆发一场骚乱。闻听有4个人要杀牛剥皮,印度教徒聚集起来将他们打成重伤,其中有两人险些送命,随后暴徒又聚集起500多人发起骚乱,打砸抢烧抗议屠牛,政府动用了军警进行弹压。事后牛的主人出来解释,他的牛是自然死亡,是他交给别人处理的。

一方面极度崇牛护牛,另一个事实却让人相当难堪,印度拥有世界上最多的病牛、老牛、残牛,它们在城乡四处流浪,这个既可看成是护牛的一个“功德”,但也说明牛丧失生产劳动能力后,很多贫穷农民迫于经济压力无法继续饲养,只能放走它们任其自生自灭,造成社会问题。

图片 3

据拜火教经典——波斯古经《阿维斯陀》说:国王费里顿有三个儿子,大儿子图尔、二儿子萨勒姆和小儿子雅利安。国王年迈,三分帝国,由图尔统辖东部,演化成突厥人的祖先;由萨勒姆统辖西部,是罗马人的祖先;雅利安执掌中南部,演化成伊朗人,是雅利安人的祖先。此经成书较晚,但这个传说却由来已久。

一、古代印度社会生活中的“牛” 印度是一个多宗教的国度,其中,印度教占主导地位,印度教徒的数量达到人口总数的80%,从绝对数字上看,印度教徒的行为方式就代表了印度社会的生活风貌。印度教徒崇拜牛,尤其视母牛为他们的圣灵,所以牛在印度人的社会中就具有了神圣不可侵犯的地位:在城市,神牛可以自由自在地踱步于街头巷尾;在,神牛可以随便进入田间,它们饱食或践踏未成熟的庄稼却不受主人的驱赶。

编造“圣牛”神话

“圣牛”是印度教复兴主义者为当下目的用来编造历史的重要工具。禁食牛肉的教义和传统,其实为后来演化,并非与生俱有,这是令当下原教旨主义者不愿直面的尴尬事实,甚至声称遵奉经典的他们听到这些事实会勃然大怒。

公元前15世纪开始,肤色较浅的雅利安部落从南俄草原活动至伊朗高原、中亚草原一带,其中一些部族自西北部侵入印度,遭遇了肤色较黑的原住民抵抗,整个征服过程持续了数百年,印度教文化即“吠陀文化”就是征服者与当地文化融合而成。

为固化少数外来征服者贵族统治多数原住民和雅利安底层的政治体系,种姓制度应运而生,祭司或宗教学者即婆罗门处于种姓最顶部,军事首领即刹帝利处于第二等级,他们构成了精神与政治的统治阶层;属于平民阶层的农工商业者称为吠舍,处于第三级,以原住民为主的人群构成第四等级首陀罗阶层。后来还出现了在四大等级之外的“不可接触者”,即从事制革、屠宰、扫厕、埋葬等行业的达利特。

作为印度教的1.0版,“婆罗门教”也逐渐成形,婆罗门不断用宗教来强化统治秩序,尤其维持自身在种姓中的最崇高地位。

雅利安人原本是游牧民族,吠陀经典记载,他们的主要活动就是婆罗门领导祭祀,刹帝利指挥作战,他们不仅吃荤,更要吃牛羊肉。吠陀医学有三大医典:《罗迦集》《妙闻集》《八心集》,出自三位古代“医圣”之手,三大医典同样说过“牛肉和牛肉汤”是良药,并称牛脂可以治风湿。

面对这些事实,当代的吠陀医生和药商、宗教复兴主义者对信众绝口不提。印度受过现代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教育的很多知识分子,并不相信关于牛的神话故事,更不会相信牛的排泄物有药用价值。德里大学的历史学家吉哈博士曾撰写过一本书《圣牛的神话》,他详尽罗列了古代印度社会吃牛肉的事实。世界印度教大会主席反驳道,古代只有低种姓才吃牛肉,婆罗门绝对不吃,历史学家“不学无术”才会犯下认知错误。吉哈博士的书被人民党政府禁止,还有激进右翼青年号称要刺杀他,曾有一阵子,吉哈博士只能待在学校公寓里闭门不出。

实际上,印度教两大史诗之一的《摩诃婆罗多》就说,牛肉是美食,是部族首领犒赏武士和属民的“奖品”。相反在古代,高贵的婆罗门才是杀牛食牛的主力,底层民众哪能消费这种奢侈品,牛也是祭祀时常用的牺牲,而且由婆罗门来主持宰杀仪式,神灵可享用最精华的部分,其余部分可与族人分食。

印度人的饮食文化其实受宗教的影响很大。印度宗教占比最大的是印度教,

雅利安人原是乌拉尔山脉南部草原上的古老游牧民族。在此特指在公元前1500年后,进入南亚中部平原的一支。“雅利安”一词,源自伊朗的波斯语,意为“有信仰的人”,进入印度后演变为梵语,意为“高尚”。

印度教徒严禁宰牛,既不能吃牛肉,也不能用牛皮制品。这样的现象在印度几乎随处可见,现在的人们已经普遍接受了印度人喜欢牛这个特点,而实际上,并不是所有种类的牛都受到印度人的喜爱与崇拜,更不是全部的印度人都尊崇牛,将这一习俗放在历史长河中考察就可以非常清楚的了解到,牛一开始并没有受到印度人的喜爱,牛尊崇地位的形成过程是曲折漫长的。

禁食牛肉的真正原因

后来演化出婆罗门崇牛和禁食牛肉的习俗,其根源与环境改变以及宗教竞争有关。

雅利安部族从游牧生活改为农耕生活,随着人口增长,大量森林和草原减少,越来越多土地被开垦,因为食用谷物的农耕生活可以在单位面积内养活更多人,又使人口数量进一步膨胀。

一旦改为农业生活模式,农民以牛为耕畜,以谷物为主食,配合食用牛奶来维生,与农民的关系就更加紧密。未开垦土地减少,养牛的空间变得狭窄,在土地资源紧缺的条件下,人牛之开始有了“争食”的矛盾。若以谷物作为饲料来养牛,虽然有利于牛的健壮,但牛对饲料的转化能力远逊于猪和羊。猪能将饲料中35%的能量转化为肉,羊只能转化13%,而牛仅有6.5%,一头小猪每吃3至5磅食物就长一磅肉,一头小牛要吃10磅饲料才长一磅肉。

所以在农耕模式下,牛的作用被大幅度强化,随着人口越来越稠密,养牛和食牛的经济成本显得愈发高昂,这是造成平民大众食牛肉现象普遍减少的根本原因。只有富裕的婆罗门和刹帝利还可以保持食牛肉习惯,但也不能像以前游牧时代那样与部族成员分享。

以古代技术和生产力来说,当人口超过环境承载极限,总体生活水平会下降,容易爆发战争和瘟疫,并通过这种方式来调节人口与资源的矛盾。公元前六世纪左右,吠陀诸国进入大动荡时期。

贫富差距拉得过大,种姓矛盾尖锐,早已改变了饮食习惯的吠舍阶层对于婆罗门大肆宰杀牲口祭祀、大块吃肉的生活方式颇为厌恶,因为神庙经常会要求他们捐献牲口,若无牲口捐献就得提供赋役,在战争、干旱和饥荒的摧残下,平民阶层更加深了对婆罗门的仇视。高级种姓间也出现分化,刹帝利掌控着军政权力,地位上升,对婆罗门阶层凌驾于自身之上颇为不满,他们也垂涎于婆罗门占有的大量土地和财富。

人类也存在着“宗教市场”,根据“消费者”的需求而推出精神产品进行市场竞争。佛教正是在危机时代应运而生,它不杀生与寡欲的教义顺应了资源短缺的乱世平民不食肉的习惯,也适应了人们对吃牛肉的婆罗门阶层的厌恶情绪,受种姓制度压迫最苦的首陀罗和达利特更易被佛教所倡导的“众生平等”精神所打动而皈依。耆那教也迅猛崛起,它的教义禁止杀害和食用任何一种动物,甚至不能伤害昆虫。

其他宗教和思潮也纷纷涌现,都企图在宗教市场上分一杯羹,反婆罗门特权,抨击婆罗门宰杀和食用牲口是斗争的焦点,对婆罗门教造成了严重冲击。印度第一个帝国政权孔雀王朝的阿育王认识到,不杀生的宗教在民间颇得人心,所以扶持佛教的发展。

危机推动改革,越来越多婆罗门意识到教义再不做出改变将会被时代淘汰,他们摇身一变从牛的宰杀者变成了保护者。婆罗门逐渐宣扬,神灵们并不吃肉,经典中的关于牺牲祭祀的文字只是一种象征和隐喻而已。为了推广放弃食牛肉,他们也开始以宗教之名制造更多崇拜牛的理由。

宗教改革起到了神奇效果,印度教先是巩固了基本盘,又经过长达近千年的博弈,最终战胜了佛教,因为佛教顶多提倡不杀生,却没有要求人们崇拜牛,婆罗门崇牛举措显然更适合大众的胃口。

印度本土王朝的统一时代比较短暂,从12世纪德里苏丹国到最后一个王朝莫卧尔帝国时期,统治阶层是穆斯林,莫卧尔之后进入英国殖民时代。占人口绝大多数的印度教徒在“异族”统治下,突显宗教习俗是强化认同最好的工具,近代随着印度教民族主义思想的崛起,牛崇拜又不断被推向高峰。

印度教徒崇牛和禁食牛肉习俗的起源,表面看是宗教信仰天然导致,其实则是古代印度教对付危机、顺应大众习惯而改革的结果。而大众这个习惯的产生是与生活、经济模式的改变有关,在资源与环境恶化的情况下得以强化,经过改革的宗教又反过来继续巩固人们的习惯。

印度的种族民族以及宗教复杂,准确地说,印度的穆斯林是吃牛肉的,是印度教徒不吃牛肉。常见的说法是,因为印度教把牛视为神物,所以有食牛肉的禁忌。没错,印度教现在是把牛当作神来祟拜,但这个解释没有道出真实的原因。其实我告诉你,印度教以前是吃牛肉的,而且吃得很香。吃牛肉的禁忌,只是遭遇了社会和宗教大变迁,后来才衍生出来的。

大约公元前15世纪左右,雅利安人不断南下,进入南亚次大陆中部平原。替代原有的哈拉巴文明,建立统治殖民,设计种姓制度,逐渐把古达罗毗荼人往南驱逐。这段历史被记录在《吠陀》及解释吠陀的《梵书》、《森林书》、《奥义书》并两部史诗中,开启了“吠陀时代”。

公元前1800年,雅利安人进入了南印度次大陆,并在此后一千年统治着北部印度。依据现代考古资料,雅利安人是一个游牧民族,他们与牛马羊等动物相伴为生,同时还留下了印度教最早的圣书——《梨俱吠陀》。这部吠陀经最早记录了印度种姓制度中的“婆罗门”祭祀阶层、“刹帝利”武士阶层,“吠舍”商人阶层和“首陀罗”贱民阶层这四个不同的社会等级。从出现祭祀阶层这一点上看,印度教最早的雏形已经出现。由于这时的宗教受婆罗门阶层控制,所以这一阶段的印度教又可以称作婆罗门教。

印度教徒祟拜的牛叫“印度瘤牛”,不是水牛,这种牛被美国人引进到美洲以后,经过育种改良,成为美国人的食用肉牛,让美国人大饱口福。

吠陀文明是雅利安人在进入印度的过程中创造的。在几百年间,类宗教颂诗被收编成集,编成《梨俱吠陀》。这部诗集不断修订,最后成书约在公元前1000年前,提供了解早期印度境内雅利安人的情况,被称为早期吠陀。而《娑摩吠陀》、《耶柔吠陀》、《阿闼婆吠陀》则成书较晚,大约在公元前900年至前600年间或更晚。

现在流传下来的“吠陀”经典书中并没有关于牛崇拜的迹象。当时的雅利安人崇拜的是各种代表现象和社会现象的神,有雷电和战争之神“因陀罗”、火神“阿耆尼”、天神“瓦鲁那”等等。而婆罗门种姓的宗教职责之一就是在祭祀时选择什么样的牛采用何种屠宰方法,这说明吠陀时期的印度人既不禁食牛肉也不保护母牛。这与当时的经济生活方式有关,游牧民族的生活中,牛是主要的驯养动物,牛肉、牛奶及其奶制品都是可以吃的,牛有时还充当货币来流通。

公元前15世纪,肤色较浅的雅利安部落从南俄草原活动至伊朗高原、中亚草原一带,其中一些部族自西北部侵入印度,通过数百年时间,征服了当地土著,与其文化融合后形成了“吠陀文化”。为固化少数外来征服者贵族统治多数原住民和雅利安底层的政治体系,种姓制度应运而生,祭司或宗教学者即婆罗门处于种姓最顶部,军事首领即刹帝利处于第二等级,他们构成了精神与政治的统治阶层;属于平民阶层的农工商业者称为吠舍,处于第三级,以原住民为主和人群构成第四等级首陀罗阶层。后来还出现了在四大等级之外的“不可接触者”,即从事制革、屠宰、扫厕、埋葬等行业的达利特。

早期吠陀时代又称“梨俱吠陀”时代,此时雅利安民族正处于军事民主时期。他们进入印度恒河流域,摧毁了原住民的定居点。一改祖辈赖以生存的畜牧生活方始,建立雅利安部落,开始种植农作物。商品交换行为开始出现,但仍是以物易物的阶段。

但应当明确的是,吠陀赞歌和梵书中的论述是由“婆罗门”而作的,婆罗门属于当时的上等社会阶层,他们的论述自然不会顾及他们眼中低等社会阶层的人们真正的生活及情感,这些低等种姓的人在宗教生活中是被忽视的,或者说在当时的情况下是没有宗教地位的。而正是这些人却占据了雅利安社会中的大多数,也正是这大部分人终日跟牛马等动物打交道,从事生产劳动,牲畜几乎就成为他们个人财产的全部。

印度教的前身“婆罗门教”也逐渐成形,婆罗门不断用宗教来强化统治秩序,尤其维持自身在种姓中的最祟高地位。 雅利安人原本是游牧民族,他们当然要吃牛羊肉,这肯定是毫无疑问的。根据吠陀经典记载,雅利安人主要活动就是婆罗门领导祭祀,刹帝利指挥作战,他们不仅吃荤,而且大吃牛羊肉。经典里还记载,牛肉还是用来褒励战士,犒赏有功之臣上好奖品。吠陀医学有三大医典:《阇罗迦集》、《妙闻集》、《八心集》,出自三位古代“医圣”之手,三大医典同样说过“牛肉和牛肉汤“是良药,并称牛脂可以治风湿。

早期雅利安人实行父权大家族制,部落事宜由公民大会决议,负责“祀与戎”之大事。此外还有部落长老会议和部落军事会议。随着战事增多与扩大,部落军事会议的权力日趋增强;另外随生产与经济能力发展,僧侣贵族的地位也在提高。社会开始分裂,氏族部落正式瓦解,一些部落开始过渡为世袭君主制国家。这个过程并不完全一致,如恒河上游的居楼国和般陀罗在公元前9世纪至前8世纪就已过渡成了国家,而更多地区则是在公元前7世纪以后才完成“建国”。

您可能还喜欢: 道教文化的内容及影响 深度剖析伊斯兰两大节日 伊斯兰文明的兴起及影响 中国信仰伊斯兰教的民族

雅利安部族征服印度以后,从游牧生活改为农耕生活,随着人口增长,大量森林和草原减少,越来越多土地被开垦,因为食用谷物的农耕生活可以在单位面积内养活更多人,又使人口数量进一步膨胀。一旦改为农业生活模式,农民以牛为耕畜,以谷物为主食,配合食用牛奶来维生,用牛粪当燃料,农民与牛的关系就更加紧密。所以,很多农耕民族都有祟拜牛的传统。

生产力提高,经济发展,导致私有制产生。黄金成为主要支付货币,另外高利贷也开始出现。大量穷人沦为债务奴隶,瓦尔那制度(即种姓制度)开始出现。雅利安人内部出现三个阶级:婆罗门、刹帝利、吠舍,再加上“亡国奴”首陀罗,称为四大种姓。雅利安人步入晚期吠陀时代。

共有12条信息1/121234...1112尾页

未开垦土地减少,养牛的空间变得狭窄,在土地资源紧缺的条件下,人牛之开始有了“争食”的矛盾。若以谷物作为饲料来养牛虽然有利于牛的健壮,但牛对饲料的转化能力远逊于猪和羊。猪能将饲料中35%的能量转化为肉,羊只能转化13%,而牛仅有6.5%,一头小猪每吃3至5磅食物就长一磅肉,一头小牛要吃10磅饲料才长一磅肉。

“婆罗门”掌控意识形态,属于拨拉图所说的“黄金”阶层。而“刹帝利”则是邦国的实际管理者(行政与军事),手握世俗统治权。“吠舍”为雅利安人的平民阶层,他们都是自由民,不若“亡国”之贱民。种姓间严格隔离,不准通婚、同餐、并行。

所以在农耕模式下,牛的作用被大幅度强化,随着人口越来越稠密,养牛和食牛的经济成本显得愈发高昂,这是造成平民大众食牛肉现象普遍减少的根本原因。只有富裕的婆罗门和刹帝利还可以保持食牛肉习惯,但也不能像以前游牧时代那样与部族成员分享。

基于体质上的优越感(高大且皮肤白皙),以及维护血统的需要,种族隔离成为设计种姓制度的原动力。另外雅利安人是外来政权,为了便于统治,运用宗教手段,结合本土文化,孕育出婆罗门教。其宣称最高神格之梵天是第一因,每一种姓都代表了大梵的意愿(团结),但唯有最高级的种姓才有神权代理人资格(特权)。所以婆罗门独具学习吠陀、教授吠陀、为自己祭祀、为他人祭祀、布施、受施之权能。其他阶级或只能自祈,或须由他助祈,甚或连“行贿”的资格都没有。

以古代技术和生产力来说,当人口超过环境承载极限,总体生活水平会下降,容易爆发战争和瘟疫,通过这种方式来调节人口与资源的矛盾。公元前六世纪左右,吠陀诸国进入大动荡时期。

要成为这一特权阶级须有五项条件:血统纯正、传承文化、容貌端正、行止有节、 智力发达。婆罗门之特权表现在经济权与司法权,婆罗门是免税的,甚至可以逃避司法责任。这像极了中国的一句俗语,所谓“刑不上大夫”。这种安排无疑保障了贵族这一特权阶级的永固性。宗教文化权力,乃至政治经济权力,彻底被贵族垄断。

贫富差距拉得过大,种姓矛盾尖锐,早已改变了饮食习惯的吠舍阶层对于婆罗门大肆宰杀牲口祭祀,大块吃肉的生活方式颇为厌恶,因为神庙经常会要求他们捐献牲口,若无牲口捐献就得提供赋役,在战争、干旱和饥荒的摧残下,平民阶层更加深了对婆罗门的仇视。高级种姓间也出现分化,刹帝利掌控着军政权力,地位上升,对婆罗门阶层凌架于自身之上颇为不满,他们也垂涎于婆罗门占有的大量土地和财富。

在今天看来,种姓制度是落后的。但从客观结果来看,这种各安天命的阶层划定方法,相当于固定了(家族血统延续的)社会政经地位与分工模式。通过利用意识形态,使全民接受,自发遵守。从而消弭一切基于不平等的反抗心理,让大家在面对苦难的时候,寄希望于来世。

人类也存在着“宗教市场”,根据“消费者”的需求而推出精神产品进行市场竞争。佛教正是在危机时代应运而生,它不杀生与寡欲的教义顺应了资源短缺的乱世平民不食肉的习惯,也适应了人们对吃牛肉婆罗门阶层的厌恶情绪,受种姓制度压迫最苦的首陀罗和达利特更易被佛教所倡导的“众生平等”精神所打动而皈依。耆那教也迅猛崛起,它的教义禁止杀害和食用任何一种动物,甚至不能伤害昆虫。

“阶级”,是社会生产发展到一定程度(私有制与剩余物资),由资源分配不均而形成的产物。在古代社会其实并不罕见。比如埃及,法老与祭司同属上层阶级,官僚次之;奴隶是最底层,而中间则是分工不同的自由民。

其他宗教和思潮也纷纷涌现,都企图在宗教市场上分一杯羹,反婆罗门特权,抨击婆罗门宰杀和食用牲口是斗争的焦点,对婆罗门教造成了严重冲击。印度第一个帝国政权孔雀王朝的阿育王认识到,不杀生的宗教在民间颇得人心,所以扶值佛教的发展。

中国古代也有类似制度,比如宗法制:天子、侯、大夫是贵族,是土地的实际拥有者,也是国家政治的决策者;士族是贵族的附庸,而农工商则是平民。每个人首先是家族中的一员,家族地位决定了家族成员的社会地位。先天的社会地位,可以通过出仕以实现提升;而在宗法制家族内部,则可以通过德重年高与爵位世袭来实现地位提升。最初并未使用宗教手段,人在毕生的奋斗过程中抱有希望。

根据现在婆罗门的说法,牛不仅浑身都是宝,每个部分都住满了各种神灵。

政高于教,这是孔子时代儒家知识分子对“刹帝利”阶级的赞助与输诚。一般而言,神教作为思想高地,以领导军民的社会形态较为原始,因为人们对未知世界的恐惧,使得人们很容易就听信祭祀的话,而无容质疑。

危机推动改革,越来越多婆罗门意识到教义再不做出改变将会被时代淘汰,他们摇身一变从牛的宰杀者变成了保护者。婆罗门逐渐宣扬,神灵们并不吃肉,经典中的关于牺牲祭祀的文字只是一种象征和隐喻而已。为了推广放弃食牛肉,他们也开始以宗教之名制造更多祟拜牛的理由。

随着社会进步,人类改造自然的能力也在增强。当祭祀的信用开始破产,或者无法再统治过于庞大的“国家”的时候,便产生了军政与宗教的分庭抗礼。欧洲中世纪即是如此。但早熟的中国政治家们替人民作出了选择:“以神道设教”,这便从根本上断了宗教的粮路。

宗教改革起到了神奇效果,印度教先是巩固了基本盘,又经过长达近千年的博弈,最终战胜了佛教,因为佛教顶多提倡不杀生,却没有要求人们祟拜牛,婆罗门祟牛举措显然更适合大众的胃口。

从秦始皇到汉武帝,政治与学术不断合作,终于使得儒生取代了教职,成为新的贵族。这一新贵重新采用宗教惯用的“种姓”原则,以血统与家族垄断了贵族的钥匙——知识。

印度人大部分信奉印度教,宗教对饮食有着很大的影响。众所周知,牛在印度人心目中极为神圣。尽管很多牛在大街上游荡,但在餐馆里,在任何招待会上,你是决不会吃到牛肉的。在印度去吃麦当劳,别忘了不要点牛肉的“巨无霸”,因为那里只有羊肉的。外国人要想吃牛肉,只能到穆斯林聚居的专门店铺去买,拿回家自己做。  

隋唐以前,大门阀垄断了贵族阶级(士族难以从平民家族中产生),使得社会阶层固化。但随着制度的不断改良,统治者用科举制度与宗教力量,有效疏导了社会各阶级间的流动压力。最大程度降低了社会结构的变动成本,也避免了由各种不平等所导致的民怨,保障了社会稳定。相比之下,同属游牧民族的蒙古人在这一点上就做得差多了,以致后来被各个征服地区的文化、族群所同化。

由于宗教的原因,印度的素食者特别多。请印度人吃饭,先要搞清楚对方是不是素食者,否则会很尴尬。严格的素食者,是连鸡蛋也不吃的,但牛奶一般都喝。有些虔诚的印度教徒,吃饭前还要做祷告。有一次,请印度朋友来家吃饭,大家落座后,突然发现一位朋友闭上了眼睛,嘴里好像还在默念着什么,片刻之后,才睁开眼睛开始吃。

雅利安人实行种姓制度,在印度这片土地上生根发芽。此后虽然不断有来自西北方的入侵压力,但其社会结构、文化传统并无多大变化。对于后来的那些征服者来说,从根本上改变种姓制度这一庞大的社会体系,是一项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社会成本大到难以承受)。

大约是:1印度教饮食习惯,2牛的神圣性

此外,他们在文化上不具备优势,很难想到有更好的办法来改变什么。在权衡利弊之后,新的征服者最终都会选择在掌握实权的(政治与军事)阶层中,加入一个代表自己民族的“亚种姓”。这样既能架空身为神职阶层(教权)的婆罗门,又能保障新旧贵族势力的利益;并利用文化与宗教力量,保障社会正常运转。只要自己能够获得最高权力与最大利益,其实没有必要破坏这种平衡。

首先信奉印度教的民众持有不杀生的信条,所以大部分都是素食主义者(特别是高种姓)。不仅牛肉,什么肉他们都不碰,每天喝奶吃饼饼

掌握意识形态的婆罗门,相当于拨拉图所说的“哲学家皇帝”,他们为雅利安人的统治正名。参考雅利安人的拜火与多神信仰,加上印度本土的宗教习惯,设计了专为贵族阶级服务的婆罗门教。

然后,为什么其他答案里圣牛的原因我要放在第二位呢。当然,牛是克里希纳神最喜爱的动物,公牛南迪又是湿婆的坐骑,所以也具有一定的神性。但——敲黑板——只有印度的瘤牛是被尊为圣牛的,水牛不算在内。你在一个不严守素食的印度人面前,放上一块大牛排,然后告诉他这是水牛肉,他是会吃的

婆罗门教信仰原始的自然(多神)崇拜,有大梵天之主神,还有毁灭与舞蹈之神湿婆,以及光明之神毗湿奴。此外,婆罗门教还宣扬善恶轮回观,主张梵我一致。这些理念与雅利安人的原有信仰有极大关联。

这个事还有一佐证,就是印度是个牛肉出口大国(不是整牛是牛肉),年出口量都在180万吨以上。如果牛都是神圣的,他们怎么可能会屠宰圣牛,还杀出180万吨肉来

早在四千年前,以游牧为生的雅利安人就已经创造了自己的文化和信仰。雅利安人特别信奉火神,并实行烦琐的祭祀仪式。密特拉是主要崇拜对象之一,火、光明、太阳神崇拜都源自密特拉崇拜,它是古埃及多神崇拜文明之外较早具有一神论萌芽倾向的宗教信仰。密特拉在早期印欧文化中非常重要,如今虽然很陌生,但是他的文化因素被印度教,尤其基督教多所吸收。

以上

在《伽泰》神话流行的时期(公元前11世纪),仍有诸神信仰存在,还没有一个“唯一造物主”的概念出现。但在众神之中,已经有了地位非同一般的,代表了光明与善之神的“阿胡拉•玛兹达”,并将之视为“主神”。

直到公元前6世纪,琐罗亚斯德(查拉图斯特拉)才真正完成了一神论性质的宗教改革(拜火教)。阿胡拉•马兹达(意为“智慧之主”)成为唯一的、最高的、不被创造的主神——光明神,而它的原型密特拉则被降格为阿胡拉•马兹达在人世中的代表。

此时的阿胡拉•马兹达已经具有最高神格,是全知全能的宇宙创造者,它具有光明、生命、创造等德行,也是天则、秩序和真理的化身。马兹达创造了物质世界,也创造了火,即“无限的光明”,因此琐罗亚斯德教把拜火作为他们的神圣职责。

他们不建神庙,不造神像,但有专职祭司。因为火是阿胡拉•马兹达的儿子,是神的造物中最高和最有力量的东西。火的清净、光辉、活力、锐敏、洁白、生产力等象征神的绝对和至善,因之火是人们的“正义之眼”。

与一切宗教类似,拜火教同样有关于世界观的论述。据《创世纪》所载,开辟之初有精神、事物两大因素共同作用,因而形成世界,也规定了人类的命运。世界创造之后,此二大因尽责退职;善恶二大原理随后出现,各分治其领域,世界化为善恶正邪不断争斗的场所。

这是典型的善恶对立论。在这善与恶的斗争中,人有选择自己道路的自由,或以善念、善言、善行参加善的王国;或者相反,参加恶的王国,死后各有报应。善人即被赐予快乐心并进入天堂,恶人即被赐予痛苦心而堕入地狱,而那些善行和恶行相抵消的人留在“中间地带”,无痛苦亦无快乐。

在伦理与道德劝善方面,拜火教强调善行,善行的目的是为了“厚生”,即要使生活富足。必须努力工作,这是高尚的行为。《破邪篇》提出的理想生活是“成家立业,牲畜、妻室、子女都兴旺。旱地灌溉,洼地排水。”它反对斋戒禁食,理由是“吃不饱就不能完成宗教的艰巨任务;吃不饱就不能拼命劳动……宇宙以食而生,以不食而死。”

不过这种“二元说”只是说明了现象世界与人类社会的成因,并未真正解决“第一因”问题。因此,早在阿黑门尼德王朝时期(公元前550至前330年),有些神学家们为了解决马兹达与曼纽对立的矛盾,在理论上和逻辑上又假定了在他们两者之上还有一个最高的实体。

雅利安人最初进入印度时,为早期密特拉信仰流行的时期。因此波斯神话中的光与真理之神密特拉(密多罗),被记录在《吠陀经》中,成为婆罗门教、印度教中的昼神,图腾“卍”为其标记。

琐罗亚斯德的二元论学说对于以后在波斯和中亚地区流行的摩尼教,中东地区的闪族宗教、犹太教,基督教中的异端诺斯替派,希腊罗马哲学中的毕达哥拉斯、赫拉克利特等都有过不同程度的影响。在基督教尚未成为罗马国教之前,罗马国内流行的摩尼教就是该教的一个分支,奥古斯丁皈依基督之前,是摩尼教的信徒。佛祖释迦牟尼悟道后招收的第一批弟子中就有琐罗亚斯德教徒。

还有两个例子,可以说明后期许多地方文化中的一些因素,是有可能受到了拜火教影响的。比如行“特净礼”时,要用牛尿沐浴。而其教徒在行葬礼时,是用“天葬”(或称鸟葬),举葬时,神职人员与抬尸者将尸体赤身裸体移至塔顶,听任鹰鹜啄尽尸肉,然后将骨架投入井穴。

历史上的印度,总共遭到外族入侵达数百次。除了在孔雀王朝时期(也是雅利安人),有过一次打平,其他的都败了。从目前所知最早的哈拉巴文明开始,一旦进入农耕生活模式,就会有军事能力低下的情况出现。

说到底,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尤其军事能力。雅利安人得益于此,摧毁了四大文明古国中的三个:古巴比伦、古印度、古埃及。雅利安人入主后,融和了古代传统信仰,包括对太阳神与火的崇拜,还有灵魂不灭说(对古埃及神话的继承)。

古埃及人主张灵魂不灭,相信人的灵魂可以脱离肉体独立存在;人要行善,因为死后将会面临审判(这与中国的民间信仰很像)。使得宗教更加具有社会性、伦理性、道德性,也便于政治统治与管理。最后建立种姓制度,发展婆罗门教,进一步改进灵魂不灭说,形成了《奥义书》中的业力轮回思想。

到了中世纪,随着各种宗教思想层出不穷,商羯罗改良了“大梵”信仰。用形上手段,使得印度教更具“吞噬性”。佛教为要生存,避免拜火教在印度的结局,不断引入外部因素,终于被他收编。既然大梵能来拜佛,那么佛为什么不能是大梵的负面化身呢?终于使得佛教在印度销声匿迹。

有人说,佛教在印度灭亡是因为异族入侵,那么印度教为什么仍旧兴盛?还有人说,佛教打败了印度教,成为印度最大宗教,所以才会遭受灭顶之灾。那只能说是一厢情愿的美好愿望了。因为佛教在印度始终只是异数,昙花一现罢了。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