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划曝光,解放军训练有素

 故事寓言     |      2020-01-06

黄埔军东征时蒋介石发表演讲。

摘要: 50年前国民党军队秘密拟定反攻大陆的“国光计划”手稿,即将在桃园后慈湖曝光。5月1日起,桃园县政府将在老蒋时代的后慈湖战备办公室,展示包含“国光计划”、黑猫中队等纸本,游客可了解当年蒋介石如何计划反攻大陆。 据台媒报道,桃园县政府与“国防部”整修半年后,台军方50年前“反攻大陆”计划即将曝光50年前国民党军队秘密拟定反攻大陆的“国光计划”手稿,即将在桃园后慈湖曝光。5月1日起,桃园县政府将在老蒋时代的后慈湖战备办公室,展示包含“国光计划”、黑猫中队等纸本,游客可了解当年蒋介石如何计划反攻大陆。 据台媒报道,桃园县政府与“国防部”整修半年后,当年“国光计划”首领进驻的五个战备指挥所,将改为不同主题的展览馆。一号馆将展示蒋介石亲笔批示的“乌坵海战检讨报告”。 反攻大陆计划中,以乌坵海战一役最悲惨。1965年6月17日,蒋介石在陆军官校召集国民党军干部,以官校历史检讨会名义做精神讲话,预备发动反攻,所有干部都预留遗嘱。 8月6日,海军剑门、章江军舰运行“海啸一号”任务,运送特战人员在大陆沿海检测登陆作战所需情报,却遭解放军鱼雷艇伏击沉没,殉难官兵近二百人。11月14日,一艘海军永字号舰更在乌坵被解放军军击沉。乌坵海战后,蒋介石对反攻大陆逐渐死心。 反攻大陆计划始于1961年4月1日,蒋介石密令军方在台北县三峡山区设置“国光作业室”,由朱元琮中将担任主任,动员三军二百零七位精华研拟反攻作战计划。为了掩人耳目,军方另在新店碧潭成立“巨光计划室”,研拟与美军联盟反攻作战,避免被美方得知台军有反攻大陆的企图。 “国光作业室”成立后,提出包含敌前登陆、敌后特战、敌前袭击、乘势反攻、应援抗暴等五类26项作战计划、214个参谋研究案。所有计划都详拟到师的任务级别,也向蒋介石提报了97次。 每项作战构想都有预备演习,1965年6月24日在左营桃子园外海的仿真登陆演习,不幸有五辆两栖登陆车被浪打翻、数人殉职,是“国光计划”演练伤亡最大的一次。 接着1965年11月的乌坵海战惨败,让蒋介石的反攻梦醒,“国光计划”规模开端逐年缩减。 1972年7月2日,“国光办公室”裁撤并入“国防部作战次长室”,计划宣告终止。(编辑:英臻)

近日,大型军旅电视连续剧《沧海》在中央电视台一套黄金时间热播,该剧用艺术的手法,展示了人民海军60年的发展史。1965年的“八六海战”是该剧故事原型之一。这一战不但改变了大陆与台湾的海军力量对比,也让蒋介石“反攻大陆”的计划破产。从美国2001年解密、文件号为“SCNO.10078/65/a”的报告中,可以清楚地看出这一点。

50年前台湾军方秘密拟定“反攻大陆”的“国光计划”手稿,在桃园“后慈湖”曝光。在蒋介石的“反攻大陆”计划当中,以乌坵海战一役最悲惨。1955年6月17日,蒋介石在陆军官校召集台军干部,以官校历史检讨会名义作精神讲话,预备发动“反攻”,所有干部都预留遗嘱。8月6日,海军剑门、章江军舰执行“海啸一号”任务,运送特战人员在大陆沿海侦测登陆作战所需情报,遭鱼雷艇伏击沉没,遇难官兵近200人。11月14日,一艘海军永字号舰更在乌坵被击沉。乌坵海战后,蒋介石对“反攻大陆”逐渐死心。

1.美中情局副局长当时正在台湾

近日,大型军旅电视连续剧《沧海》在中央电视台一套黄金时间热播,该剧用艺术的手法,展示了人民海军60年的发展史。1965年的“八六海战”是该剧故事原型之一。这一战不但改变了大陆与台湾的海军力量对比,也让蒋介石“反攻大陆”的计划破产。从美国2001年解密、文件号为“SCNO.10078/65/a”的报告中,可以清楚地看出这一点。

1965年8月5日,国民党军方下达“海啸一号”作战计划,在“剑门”号和“章江”号军舰的护送下,特别情报队准备突袭福建省南端的东山岛,以获取情报并破坏岛上的雷达。就在军舰抵达东山岛海域时,迎头遭遇由鱼雷艇和护卫艇组成的解放军南海舰队突击编队。8月6日1时许,海战爆发。经过4个多小时的激战,“剑门”号和“章江”号双双被击沉,“剑门”号舰长王蕴山等34名官兵被俘,史称这场战斗为“八六海战”。

美中情局副局长当时正在台湾

1965年8月1日,美国中情局副局长克莱恩(RaySteinerCline)秘密访问台湾,代表美方与蒋介石商谈“反攻大陆”事宜。“八六海战”爆发时,克莱恩恰好身在台湾。几天后,他特意向美国国家安全顾问麦乔治·邦迪递交了题为《台北攻击大陆的能力》的报告。报告文件号为“SCNO.10078/65/a”,原件藏林登·约翰逊图书馆,编号LAC99-34;2001年解密,归入“美国政府解密档案·政治类”。在报告中,克莱恩从“八六海战”谈起,分析了蒋介石“反攻大陆”的能力。

1965年8月5日,国民党军方下达“海啸一号”作战计划,在“剑门”号和“章江”号军舰的护送下,特别情报队准备突袭福建省南端的东山岛,以获取情报并破坏岛上的雷达。就在军舰抵达东山岛海域时,迎头遭遇由鱼雷艇和护卫艇组成的解放军南海舰队突击编队。8月6日1时许,海战爆发。经过4个多小时的激战,“剑门”号和“章江”号双双被击沉,“剑门”号舰长王蕴山等34名官兵被俘,史称这场战斗为“八六海战”。

克莱恩是美国中情局资深情报人员,抗战时期曾到中国工作,蒋介石败退台湾后,他作为美方主要情报人员长期驻台。1957年到1961年,克莱恩担任中情局驻台北站站长,直接负责美台间的情报合作。这一时期美台为反共的目的合作比较密切,克莱恩也与当时国民党方面主管情报的蒋经国过从甚密,据说两人经常通宵饮酒,关系极为融洽。可以说,克莱恩是蒋氏父子比较信任的美方情报官。

1965年8月1日,美国中情局副局长克莱恩秘密访问台湾,代表美方与蒋介石商谈“反攻大陆”事宜。“八六海战”爆发时,克莱恩恰好身在台湾。几天后,他特意向美国国家安全顾问麦乔治·邦迪递交了题为《台北攻击大陆的能力》的报告。报告文件号为“SCNO.10078/65/a”,原件藏林登·约翰逊图书馆,编号LAC99-34;2001年解密,归入“美国政府解密档案·政治类”。在报告中,克莱恩从“八六海战”谈起,分析了蒋介石“反攻大陆”的能力。

尽管与蒋氏父子关系良好,但对于蒋介石“反攻大陆”的计划,克莱恩的评估不带感情因素,对其实现的前景不仅悲观,甚至可以说是完全否定。

克莱恩是美国中情局资深情报人员,抗战时期曾到中国工作,蒋介石败退台湾后,他作为美方主要情报人员长期驻台。1957年到1961年,克莱恩担任中情局驻台北站站长,直接负责美台间的情报合作。这一时期美台为反共的目的合作比较密切,克莱恩也与当时国民党方面主管情报的蒋经国过从甚密,据说两人经常通宵饮酒,关系极为融洽。可以说,克莱恩是蒋氏父子比较信任的美方情报官。

2.蒋介石孤注一掷计划被美否定

尽管与蒋氏父子关系良好,但对于蒋介石“反攻大陆”的计划,克莱恩的评估不带感情因素,对其实现的前景不仅悲观,甚至可以说是完全否定。

在当时,蒋介石“反攻大陆”的构想是,在广东沿海实施大规模登陆,然后切断大陆与越共联系的主干线,进而占领广东,从而替正在越南作战的美军分忧。

“反攻大陆”计划始于1961年4月1日,蒋介石密令军方在台北县三峡山区设置“国光作业室”,由朱元琮中将担任主任,动员三军207位精英研拟“反攻”作战计划。为了掩人耳目,军方另在新店碧潭成立巨光计划室,研拟与美军联盟“反攻”作战,避免被美方得知台湾有“反攻大陆”的企图。

在报告中,克莱恩回顾说,早在1963年,蒋介石就有一个类似的计划。不过当时的计划更加“雄心勃勃”,那就是准备出动海陆空三军的全部精锐,共计53.8万人,在广东沿海实施大规模登陆。这个计划可谓孤注一掷,所以美蒋双方的高层都曾仔细考量一番。

蒋介石孤注一掷计划被美否定

结论是,此计划在许多关键的地方存在严重不足。比如,国民党用于两栖作战的运输工具不够,而且也缺乏训练有素的登陆舰船员,这些当然都得靠美方提供。另外,国民党用来提供空中保护的飞机也不够。即便美方提供军事装备,国民党也缺乏相应的专业飞行人员。

在当时,蒋介石“反攻大陆”的构想是,在广东沿海实施大规模登陆,然后切断大陆与越共联系的主干线,进而占领广东,从而替正在越南作战的美军分忧。

即便是这些欠缺都能得到弥补,美方高层也认为,国民党军虽然能在广东海岸成功登陆,并控制汕头,但如果没有美军的参与,国民党军仍不能实现预定目标。此外,一旦国民党军遭遇抵抗,国民党军的士气能维持多久也是个问题。在前线有约85%的士兵出生在台湾,这些人对“反攻大陆”没热情,很可能迅速失去斗志。

在报告中,克莱恩回顾说,早在1963年,蒋介石就有一个类似的计划。不过当时的计划更加“雄心勃勃”,那就是准备出动海陆空三军的全部精锐,共计53.8万人,在广东沿海实施大规模登陆。这个计划可谓孤注一掷,所以美蒋双方的高层都曾仔细考量一番。

结论是,此计划在许多关键的地方存在严重不足。比如,国民党用于两栖作战的运输工具不够,而且也缺乏训练有素的登陆舰船员,这些当然都得靠美方提供。另外,国民党用来提供空中保护的飞机也不够。即便美方提供军事装备,国民党也缺乏相应的专业飞行人员。

即便是这些欠缺都能得到弥补,美方高层也认为,国民党军虽然能在广东海岸成功登陆,并控制汕头,但如果没有美军的参与,国民党军仍不能实现预定目标。此外,一旦国民党军遭遇抵抗,国民党军的士气能维持多久也是个问题。在前线有约85%的士兵出生在台湾,这些人对“反攻大陆”没热情,很可能迅速失去斗志。

“国光演习”各部队完成行动时限表。“国光作业室”成立后,提出包括“登陆、特战、袭击、乘势反攻、应援抗暴”等五类廿六项作战计划、214个参谋研究案。所有计划都详拟到师的任务层级,也向蒋介石提报了97次。每项作战构想都有预备演习,1965年6月24日在左营桃子园外海的模拟登陆演习,不幸有5辆两栖登陆车被浪打翻、数十人殉职,是“国光计划”演练伤亡最大的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