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称心痛但必须补

 故事寓言     |      2020-01-06

放假前的一个星期天,苗苗的学校召开家长会了。 他的爸爸特意请了假,坐在了学校会议室的后排座上,还拿纸笔不时地记着什么。突然,他听到校长提到了苗苗的大名。 校长赞许地说:“这位同学——一个农民工的儿子,之所以学习成绩突出,关键的是,他学习认真,有锲而不舍的精神。他虽然课余时间没有参加过任何的补课,但,同样取得了优异成绩,并且,在同年组的几百名学生中名列前茅。”又语重心长地说:“家长同志们啊,孩子学习的好坏,并不在于占用更多的时间去补课,引导孩子认真学才是关键的!” 苗苗的爸爸听了校长的讲话,既高兴又心存疑惑:“半年来,每个月都给了苗苗补课费,他却没有去参加补课,这可就怪了……”开完家长会,他便愤愤地往家赶。 原来,苗苗的爸爸妈妈已经在城里打工多年了。为了让孩子能够接受更好的教育,早就想让苗苗到城里念书了;可不菲的择校费成了大的障碍。所以,苗苗在农村里跟着爷爷奶奶一起生活、并在村小念了六年书。如今,农民工的子女在城里可以同样享受义务教育了,这才实现了他们多年的宿愿。苗苗便在半年前来到城里念初一了。苗苗的爸爸为了给孩子提供更多的学习机会,决意让他还要像城里孩子一样去补课。 苗苗知道爸爸妈妈赚钱不容易,执意不去补课,并保证学习成绩照样优秀,可爸爸坚决不肯。还说:“咱们差啥?一定要同城里孩子一样!”于是,他在工地干赃累的活,还经常加班,以多挣出给孩子每月的补课费。 苗苗每月都能拿到爸爸给的补课费,他便每到双休日就背着书包出去…… 看到儿子背着书包的背影,爸爸妈妈心中充满了无限的喜悦,并憧憬着孩子的锦绣未来。 日复一日,很快一个学期过去了。苗苗的期末考试成绩下来了。六科成绩总分在班级名列第一,全年组也是前五名。 爸爸妈妈乐得合不拢嘴,还特意给儿子做了他爱吃的红烧肉,以示奖励。 晚饭时,爸爸不无骄傲地说:“唉,我没有白挨累,孩子真争气啊!”又转而对苗苗说:“儿子,你补课没白补吧?今后除了上好正课,还要继续补好课!你老爸有得是力气,只可惜,没有多少文化的爸爸,只好靠力气挣钱啊……”他兴奋地呷了一口“老白干”,又絮絮叨叨地说:“儿子,你考出了好成绩也是给咱农民工争气啊!” 苗苗看到父母高兴,自己也很兴奋,就信誓旦旦地说:“老爸,你放心吧,我一定好好学习,就是不额外补课也照样拿好成绩!” “别,一定要补,咱不差钱!”爸爸又絮叨着。 今天的家长会上,突然听说苗苗半年来并没有参加补课,这怎么能不让他十分疑惑、并大为光火呐。 “小兔崽子,你给我交待明白……”他人还没有进屋,火气却已经烧到了屋里。 “你喊什么!你抽的是哪门子疯啊?”苗苗的妈妈惊诧地回应着。 话音刚落,人已经进屋里了。他揪着苗苗的耳朵质问道:“你说,这半年时间你没参加补课都到哪去了?” 苗苗毫无惧色地把爸爸的手轻轻推开。狡黠地说:“老爸,多大点事儿,值当你发这么大的火啊。”又一边乖巧地抚摸着爸爸的胸脯,一边说:“你先消消气,然后给我庆功吧!我的作文得了满分,还印成铅字登在校报上了呐!”接着又从容地讲述了这半年来,自己是到市图书馆阅览室里去“补课”了,在那里汲取了很多写作知识,才使自己的作文取得了更好的成绩。 苗苗的爸爸再联想起孩子受到校长的表扬,自己脸上也有光,火气也就消了,剩下的就又是“骄傲”了。于是,他又心平气和地问道:“那么——再问你,我给你的补课钱哪?” “嗨,老爸,你就别问了,反正我没有乱花……” “不行!那么多钱你得说明白!” 突然,门外传来了一老者的声音:“哦,我——能说明白……”苗苗的爷爷已经拉开了房门。 “爸爸……”“爷爷……”一家人惊喜地把老爷子让到了屋里。 老爷子接着说:“我明白了。每月给我邮去的药,原来就是我孙子用这个钱买的啊!看,我的病都好了!” “爸爸,怎么不早说哪……”苗苗的爸爸妈妈抚摸着老爷子的双腿,有些愧疚地说。 其实,要进城里上初中时,苗苗虽然高兴得睡梦中都“咯咯”地笑,但,他还是放心不下爷爷的腿疼病。于是,他就把爸爸给的补课费正好派上了用场。 爷爷看到孙子聪慧、好学又孝顺,高兴地说:“孙子,放假了,也该放松一下了。爷爷这次来就是接你回乡下玩几天的。呵呵!”


  刘振声一眼没照顾到,孙子刘青云打开院门又跑了出去。他手里拿着一张花花绿绿的广告纸高高举起,一边摇晃一边高声呐喊:“我考进北大啦!我一步登天啦!”他边喊边向河堤方向疯跑。他中等个,光着上身,前胸肋骨显露,细长的脖子,蓬头垢面,一副深度近视镜用皮筋勒在脑后。邻居们都认识他,他是省拔萃中学的高材生,应届高考突然发病摔倒在考场上了。都知道他疯了,遇见的人都闪到路旁摇头咂嘴叹息:“唉!这孩子白瞎了!”
  拾荒的张凤梅背一袋子废塑料瓶刚走到胡同口就发现了儿子,她放下袋子撒腿就追,“青云!赶紧回家吃药,回来,回来呀!”张凤梅声嘶力竭地边喊边追。
  这是个刚四十出头的中年妇女,一米六的个头,蓝色的医护帽紧裹住头发,一个黑色的细发卡紧紧把帽子紧固在头发上。她脸色发黄,精瘦,眼睛挺大却少神,五官组合得恰到好处;身材比例还好,前胸很平,臀部无肉,胯骨清晰地凸出个轮廓。看得出她年轻时也是个标致的女人,是生活把她弄成这幅样子。她拼命追上河堤恨不得一把揪住儿子,娘俩的呼喊声渐渐消失在河提的林荫里。
  刘振声站在院门前急得直搓手。他今年六十六了跑不动了,没有去追。这一个多月看护孙子他也累垮了,头发全白了,背部明显地弯了;个头很高,宽宽的肩膀,浓眉大眼,络腮胡子刮得铁青,一脸正直忠厚相。
  这个家坐落在紧挨新开河的几千户的棚户区里,不远处就是塔湾公园;一排排低矮的砖瓦房挤挤压压,各家围成一个小院。他家住的是一间半房,半间做厨房,一间是卧室,院子里捡拾来的废铜乱铁,纸壳,塑料瓶等分类堆放着,院门旁盖一间砖底土坯垒成的房子,刘振声现在就住在门房里。
  他和老伴原住处在这片棚户区的最东头,离儿子家有一里多地的距离;因为儿子早逝,儿媳不愿改嫁,一心要把刘青云培养成人,企业倒闭下岗靠拾荒维持生计供儿子读书很困难,他和老伴把房子卖掉搬到这里,不幸的是老伴也不久突发心梗一命归西了,这个家全靠他的劳保工资才勉强度日。
  他站在院门前向河堤上张望着,孙子疯成了这样他心中油煎似的难受。孙子是他的心头肉,刘青云名字是他给起的,寓意是青云直上的意思。自从刘青云断了奶,父母工作忙就把儿子寄养在他家,周末才接回去。他早早对孙子进行启蒙教育,从咿呀学语到背诵唐诗宋词;从蹒跚学步到健康成人都倾注了他的心血。幼年的刘青云聪明过人,曾是他的骄傲。孙子幼年时的乖巧样子总会勾起他的回忆。
  小青云两岁就会流利地说话,长得白白胖胖,虎头虎脑,明亮的大眼睛,长长的睫毛,鼓鼻子鼓脸,活泼可爱招人喜欢。刘振声经常抱着在人群中显摆,“看!我这孙子多灵,才两岁啥都会说,大人似的。”回家就夸,“谁家的孩子也没咱家的孩子聪明,长得也俊,像电影明星似的。”不到三岁就教孙子背唐诗,教一遍小青云就能一字不差地背诵,十几首诗歌很快就郎朗上口倒背如流,邻家的人都说这孩子有天赋。小青云经常背着手站在爷爷眼前挺胸抬头郑重其事地板起小脸说:“爷爷!爷爷!你看我长大能当明星不?”“能当,能当,我孙子就带明星样!”说罢小青云就扑进爷爷怀里,刘振声抱起孙子爷俩搂在一起又亲又吻嘻嘻哈哈笑到一起。上了学刘青云学习成绩总是名列前茅,是这一片出了名的好学生,从小学到高中一直是尖子生。初中就考入了省重点拔萃中学,老师都说他是棵好苗子,一直是学校重点培养对象。
  “唉!好好的孩子怎么会疯成这样,要知道这样不如不去考试了。”刘振生悔恨又无奈地摇摇头。
  二
  刘青云重复呼喊着那句话跑进了塔湾公园。新开河在这里打了个弯形成一宽阔的秀湖,湖水清澈,波光粼粼,高耸的密檐舍利塔,古庙的红漆大门,石狮子,亭台楼阁围绕湖畔。这一切在刘青云的头脑中幻出北京大学的校园:博雅塔、未名湖、图书馆。“啊!北大校园到了!”他兴奋地喊起来,“北大我来啦!我来报到了。”
  北京大学的风光已经融进他的脑海里……
  那是二零零六年暑假,中考发榜,刘青云以全市最高分考上了省拔萃中学,这可是全省名校,每年都有考上中国最高学府北大、清华的学子。
  刘青云和几个要好的同学相约去北京旅游,是爷爷资助他去的。
  那年刘青云十七岁,到了北京首先去了北京大学校园参观游览。这座上承大学正统,下立大学主庭的中华第一学府,校园山水环抱,湖泊相连,古色古香的殿堂楼阁,末名湖、博雅塔、图书馆点缀其间,融北方园林的恢宏博大和江南园林秀色于一炉。优雅的学习环境吸引住了刘青云;数不清的国学泰斗,社会名流,国家政要都毕业于这座学府,浓厚的人文气息,名冠世界的学术氛围激励着他。他从那时起就立下志愿一定要走进这座学府。
  张凤梅看见了站在湖边的刘青云,“青云那!你站住,别跑了,妈都累不行了。”刘青云头脑还在北大校园的幻境中,对妈妈的喊话根本就没听见。他纵身一跃跳进了湖中畅游起来,清凉的湖水让他浑身清爽。
  几个好心人闻讯下湖把刘青云架上了岸搀扶到家。张凤梅给儿子擦洗干净,刘青云安静了些,吃过镇静药就躺在炕上睡着了。张凤梅望着日渐憔悴的儿子伤心地留下了眼泪,“多懂事的儿子,多上进的儿子!唯一寄予厚望的儿子成了这样,这是什么命啊!”扫一眼这个穷家对未来失去了希望。
  这是一间阴暗潮湿的房子,低矮而又狭窄,一铺火炕占去了半间房,地上摆放一套桌椅,桌面上放一盏台灯,堆满书和本,对着桌子的墙壁上贴着一副火箭冲天的年画;几张三好学生奖状和数学竞赛获奖证书挂在墙上;一张儿子站在北京大学校门前石狮子旁,手指北大蓝底金字大匾的英俊留影摆放在书桌上;照片上的儿子,挺拔的身姿,红润的脸庞,眼镜后面一对明亮有神的大眼睛。她清楚儿子的身体逐渐变坏是读高中后苦读,天长日久熬坏了的。
  张凤梅的目光又落到墙上挂着的落满灰尘的二胡上。想起刘青云上初中时就无师自通地学会了拉二胡,每天放学回家就在院子里拉胡琴,《赛马曲》《二泉映月》《喜洋洋》等名曲都演奏的悠扬婉转,悦耳动听,邻居们都来围观。不时他还约几个爱好乐器的同学在胡同口组成个乐队演奏,成了这片棚户区的一道风景。大家都夸刘青云有音乐天赋,将来一定能成为二胡演奏家。
  高中的班主任吴老师来家访看到了严肃地对她说:“高中学习任务重,别的爱好都放一放,不要影响学习,想考上好大学就要一心一意读书。”听话的刘青云从此把二胡挂在墙上再也没动过。优美的胡琴声在这平房里消失了,窗帘上深夜经常映出刘青云灯下苦读的身影。刘青云就守在书桌旁没完没了的看书,做习题,读外语。身体一年比一年瘦弱,近视眼镜的镜片加厚了,脸笼罩着一层晦暗的神色。
  第二天清晨,张凤梅看儿子安详地沉睡着,轻手轻脚穿戴好作业服在门房向公公交代几句,拎起蛇皮袋出门去翻街上的垃圾箱。刘振声起身开始做早饭。
  刘青云一觉醒来感觉头脑挺轻松,看日历是星期日,见时钟指针已经快指向七点了,赶紧洗漱照镜子梳了梳蓬乱的头发,穿起校服背起书包就要出门。爷爷在院子里拦住他,“还没吃早饭呢,你这是要去哪?”“补课啊!吃了饭就晚了。”刘青云很认真地说。刘振声知道孙子在说疯话,堵在门前说:“今天不补课了,快回屋里去吃早饭,吃过早饭我领你去公园。”刘青云瞪大了眼睛争辩道:“老师说了,就要高考了,补课是必须的,重要的课都是补课才讲的,不去补课考试会丢分的。”
  刘青云挣脱着爷爷抓自己胳臂的手,刘振声硬把他拖进屋里。“放开我,今天老师还给押高考题呢!”刘青云吼起来。刘振声费了很大的劲才把他稳住。刘青云安定下来翻出一本外语书嘀里嘟噜读起了英语。
  一提起补课的事,刘振声就气不打一处来,孙子读这几年书光补课费就化了好几万,没完没了的补课连节假日都不放过,老师课堂上不讲正题,学生不参加补课就跟不上学习进度,赚补课费成了老师们的发财门道。他妈妈没有钱交昂贵的补课费,卖房款几乎都交补课费了,念这几年书几乎是用钱堆出来的。
  刘青云放学回家吃过晚饭就忙写作业直到深夜,每次考完试眼睛盯着自己在班级和全校的排榜名次,稍有落后就发奋比拼,分分分小命根,考考考没完没了,忘记了休息,童年那个活泼劲儿消失了,变得沉默寡言起来。刘振声看在眼里疼在心上,抱怨这种应试教学方式。教育局发布了严禁老师课外时间补课的文件,刘振声听了一百个赞成。为补课的事他还班主任王老师在家长会上争辩了起来。家中还因此起了不小的风波……
  三
  去年放寒假前的家长会是刘振声去的。
  刘青云正在教室里给来参会的家长们端茶倒水做接待工作。小伙子衣着整洁,浑身上下没有星点污渍,礼貌地称呼:“叔叔好!阿姨好!”依次给报到的家长们安排好位置,然后斟上一杯茶水。刘振声瞄了一眼孙子,见他脊背微有点驼,现出一副病秧子样。他知道近半年孙子总爱感冒,春节前还带他去医院做了全面体检,各项指标还都正常,但他还是为孙子的身体担心。
  开会了,吴老师首先讲话。她四十岁,五官端正,表情严肃。头发往后一拢扎成一束马尾巴垂在脑后,白净的脸上泛着光泽;桃红色的羊绒衫,内衬一件碎花衬衫,浅蓝色牛仔裤整洁地套在他那修长的腿上,半高跟黑皮鞋擦得锃亮。她是教语文的,是刘青云的班主任。
  她说高考临近,学生到了学习最紧张的时候,家长要配合老师关照好学生的生活和学习,然后评价了班里学生们在校表现,重点表扬了刘青云,说他品学兼优,是棵好苗子,号召家长们都和刘青云家长交流一下培养孩子的经验,然后话锋一转讲起了假期补课的事。
   “今年下学期开始,主要是复习学过的知识,全力迎接高考,想要你的孩子考个好大学,平时学习成绩不理想的学生,家长就要想点办法给补习一下功课了,别耽误了孩子的前程。我应好多家长请求找了几个高级教师准备假期开个补习班……学生补不补课成绩是不一样的,你看刘青云同学,学习成绩好除了自身努力和坚持补课有很大关系。有的家长心疼钱,不愿意参加补习班,舍不得一个假期交五千元的补课费,这个账就没算明白,如果因为没补习差几分没考上理想大学,或者因为分数不够读自费大学那可要花好几万那……刘青云同学家庭生活比较困难,人家家长就明智,全力支持孩子假期参班。我办这个班都是为学生好,再多的话我就不说了,还有愿意参加补习班的会后就找我报名。”
  刘振声在下边一听来气了,到家长发言的时候他毫不客气地说:“既然老师是为了学生好,为什么还要收钱那!我看就是老师想方设法捞钱,学生不赚钱哪来的钱,这不就是勒家长大脖子吗?你知道工薪阶层供个学生上学有多难吗?教育局已经下令不让补课了,为什么还办补习班呢?现在孩子们学习负担太重了,这样会给孩子累坏的,放假还补课想把孩子们累趴下呀?你都说了下学期主要是复习,利用好课堂时间老师们给辅导好不就可以了吗?”此言一出,四座皆惊,他说出了家长们想说又不敢说的话。
  吴老师脸顿时涨红了,她感到老人的话触到了痛处。她牵头办班,确实也有利用假期多创收的意愿。老师们每月就那么点工资,除了教学没有其他来钱道,想致富就得在课余时间多捞点外快。她原来是反对增加学生课外负担的,后来见好多老师都通过办班补课买了房买了车,自己也耐不住了。她通过补课也赚到了钱,还成了有房一族,一发而不可收了。她还差些钱就可以买辆车了,看到同事们都天驾漂亮的坐骑进出校门,自己还是骑个电动车心里很不平衡。尽管上边发文禁补,可很多家长还是愿意让孩子补课,校领导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老师们还都在暗里补课创收。法不责众,只要没人举报大家都平安无事,所以这个寒假她还是找到几个名教师准备假期开课。
  刘振声道出了憋在心里的话痛快了许多,睁大眼睛等待老师的回话。吴老师想和他理论却当着这么多家长的面又找不出合适的语言。他想说,现在社会上谁不在想尽办法捞钱那,当官的能贪,生意人能赚;老师也是人除了教书没有别的本事,面对的就是学生,既然补课是两厢情愿的事,当老师靠多付出劳动赚钱不应该吗?可又觉得这理由又拿不到台面上说。她喉咙动了动,咽下几口唾液,收住了要说的话,冷静一下说:“参加补习班是自愿的,你家不同意补可以把钱退给你,开完会咱们单独聊聊,看其他家长还有啥要说的。”会场鸦雀无声,有的家长想跟着说两句又担心得罪老师影响孩子和老师的关系就把话咽了下去。家长会在不欢快的气氛中结束了,散会前她还特意说了句:“下次开家长会不要让孩子的爷爷奶奶来,必须父母亲自到场。”
  刘振声留下来准备继续和吴老师理论,他非要论出个里表来才罢休。吴老师没有说更多的话,而是从兜里掏出一沓钱点出五千递给他说:“把钱退给你,你点一下吧。”

第五篇(年后冲刺)

张强说这样的安排不公平但只能接受,老师说上补习班“恶补”会让学生对学习产生厌恶感

         耀英耀红马上就要考中学了,他们都在努力学习,耀英每天早上很早就起床背书,写卷纸,由于爸爸要做工养家糊口,妈妈要种地,管理庄稼,几十亩农田全靠韩母一个人管理,所以耀英每天下学回家都要帮着妈妈照看侄女,这个已经不是新鲜的事儿了,因为小耀英在十岁多点儿就开始照看侄女了,还经常要做晚饭,即便在这样艰苦的条件下,耀英还是没有放弃学习,校长是他的数学老师,深知小耀英家庭情况,不支持耀英报考县重点中学,但他同时也看到耀英的聪颖,于是经常把耀英叫到自己的办公室,给耀英讲一些人生哲理,并语重心长的告诫耀英:你智商过人,另校长另眼看待,但是你的不足,足以毁掉你的所有,所以以后碰到什么事,一定要考虑周到后再行事,记着,你的情商不高,一定不要过于得罪人,这样你以后上了社会,会吃大亏。

为了这张试卷能有一个漂亮的分数,来看看他们都怎么做:

         小耀英也深知这个问题,于是暗下决心,好好学习,收敛一点自己的脾气,争取在自己成长的道路上,不要让太多的羁绊阻碍。

学校1月18日正式放寒假,可沙坪坝一所市教委直属中学初三学生张强(化名)20日又背上沉甸甸的书包,起早贪黑上课去了。

         在年后这段时间,校长经常把耀英叫到自己的办公室里,帮助耀英调整思想,他也明白耀英要考县重点中学的决心,虽然耀英家里经济不好,但他也不想就这么让一个男孩儿的梦断了线,每每想到这,校长都会心寒。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昨日,张强爸爸苦恼地说,迫于升学压力,刚放假他们就给儿子在一家培训学校报了数、理、化三门学科一对一寒假冲刺班,补课费花了接近15000元。

         日子过的很快,期中考试到了,耀英的数学成绩99分,名列年级第一名,这么以来,校长并未高兴,反而更加显得焦虑,因为他一直在考虑这么一个孩子,聪颖过人,但他家庭是否能支付的起县重点中学的学费生活费呢,乡里中学教学水平确实不是太好,不像耀红家里条件好些。耀英的爸爸妈妈却坚持让耀英上县重点中学,不能委屈了孩子,尽管自己再难,也不能难孩子。耀英也很是争气,他的梦想就是去县重点,这个事情韩父韩母老师们都明白,最后老师和家长都持了统一的意见,让孩子报名考试,录取了就上,不行就去卢保乡一中。

他的一天>

         参加考试的那天,是6月20日,韩老爷子带着耀英耀红乘车去的,参加考试的人都是全县各地的尖子生,耀英耀红上了考场,艰苦奋斗了两个小时,终于出考场了。考试结束的时候,天下着端锅往下倒的大雨,耀英耀红一时傻了眼,好不容易才找到了爷爷,爷爷拍拍孩子们的肩膀说,你们都是好样的,我相信我的孙子都是一顶一的棒,等车来了,他们回家的时候,雨越下越大,几乎看不见路了,车在泥泞的油路上越开越慢,而这时小耀英陷入了沉思:自己家庭条件没有耀红家里好,兄弟三个,到底自己能不能去县里上学呢,爸爸妈妈会作怎样的决定呢,雨越是下得大,是不是说明我将要面临的困境就越大呢,于是摩羯座的小耀英就开始自卑难过起来。当然也只是默默的,没有让其他人感知。

早上8:30开始第一堂数学课。接近上午11点,完成了当天一门学科的补习。

         7月14号这天终于来了,韩老爷子满怀希望的给县中学的一外甥打电话,让他帮孙儿们查查成绩,果然没有让韩老爷子失望,孙子们都被录取了。

中午,回家吃饭,休息了不到半个小时,张强又背着书包往补习班赶。

图片 1

13:50开始上物理课,在4点左右下课。之后在补习班做寒假作业。

在外面随便吃点东西后,晚上7:30,张强还要上一堂化学课,晚上9:30结束。

爸爸:

不仅要补课,而且还要让儿子彻底与电脑游戏绝缘。

妈妈:

开完家长[微博]会,她给儿子报了三个冲刺班。

儿子:

从早到晚都要到补习班上课虽然不公平,但父母用心良苦。

老师:

寒假里学生应合理安排学习时间,但上补习班“恶补”会让学生对学习产生厌恶感。

开完家长会

她给儿子报了三个冲刺班

为何?开了家长会后,张强妈妈觉得升学形势异常紧迫,而儿子的短板是数理化

一直以来,张强的学习成绩在班上处于中游,这次期末考试发挥不太好,成绩排名后退了一些。

上周的家长会是张强妈妈参加的,老师着重谈了今年的中考[微博]政策和升学形势。当场张强妈妈就感到,儿子升学形势异常紧迫,“如果不快马加鞭,留在本校希望渺茫。”

当得知,数学、物理、化学是儿子学习的短板后,她来到一家校外培训机构,一口气就报了三个一对一寒假冲刺班。

冲刺数理化

补习费已花了近15000元

为何?一对一的培训费最高:名校骨干老师一个课时收费800元

昨日早上,张强8点出门,来到补习班,直到当天晚上9:30,他这一天的补习课才全部结束。

张强的寒假补习班分两段上课,节前,从20日到28日;节后,初九开始上课,直到开学报到前一天结束。

据了解,目前培训学校开设的寒假冲刺班一般针对初三和高三毕业年级,从培训费来看一对一是收费最高的,一般行情是:名校骨干老师一门课一个课时(2小时)收费在800元,而一般重点学校老师收费约300元。张爸爸说,给儿子报名,补习费已花了近15000元。

补课有出路

父亲说看着心痛但必须补

为何?因为他对儿子的要求是:中考升入重点高中,高考[微博]考进211大学

这几天,张爸爸看着儿子每晚疲惫的样子,也很心痛,1.5万的补课费,也相当于他三个月的工资。但他始终坚持:“要补下去才有出路。”

他对儿子的要求是:中考升入重点高中,高考考进211大学。他表示,近日传出消息说会适时取消中考,这样看来期末和平时考试成绩将有可能对升学产生更大影响。

“幸好提前去报名了,不然又落后了。”昨日,张爸爸告诉记者,寒假这样安排是有点压得过重,但当他们去补习班报名时,发现儿子班上好些同学都已经在补了。

张爸爸说,从这个寒假开始,他们一家全面备战下学期的中考,“不仅要补课,而且还要实施让儿子彻底与电脑游戏绝缘计划。第一步家里电脑设密码,第二步收缴IPAD,第三步,控制手机上网。”

  反抗中接受

儿子说不公平但只能接受

为何?张强说,从早到晚都要到补习班上课虽然不公平,但父母用心良苦

当爸爸、妈妈提出寒假上补习班的想法时,张强曾有过“反抗”,他找爸爸谈判说:“这样做,不公平。我的寒假,应该由我自己安排。”

张强喜欢打篮球,因为从早到晚都要到补习班上课,让他根本没有多余的时间跟同学约起打场球。对此他很难受。

在寒假上补习班是张强第一次遇到,尽管他接受起来有些被动,但还是能理解一些父母的良苦用心,“上初三了,学得好累哟。我不想这样过寒假,但身边好多同学都这样,好像不上补习班成绩就没有赶上去的希望。”

张强说,考重点高中不仅是爸爸对他的期望,也是自己的一个目标。

不提倡恶补

老师说恶补对学习并不利

为何?兴趣是最好的老师,上补习班“恶补”会让学生对学习产生厌恶感

张强的班主任陈老师昨日表示,初三毕业年级,寒假里学生应该合理安排自己的学习时间,比其他时候更抓紧一些是有必要的,对于成绩没考好的同学,这也是一个“补差”的好时机。

但他不提倡寒假里进行“恶补”,兴趣是最好的老师,高强度的学习,上补习班“恶补”会让学生对学习产生厌恶感,对下学期的学习并不利。

孩子的寒假应该怎样过?对此,市教委主任周旭在接受重庆晨报记者采访时说:“寒假是假,老师和家长应该给孩子放假,让孩子真切感受到寒假的意义。”

对于部分家长过于看重孩子学习成绩、不敢放手让孩子玩耍的现状,周旭说:“孩子的学习是长跑而不是短跑,未来升学不再单一看成绩,而要看专长,看综合素质,所以基础教育重要的是发掘培养孩子的兴趣爱好,发展特长,这样以后才能跑得更远。”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