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8年国民政府为何炸毁花园口黄河大堤_军事历史_好文学网,中国唯一一次出乎日本人意料的败仗

 故事寓言     |      2020-01-06

国民党炸花园口黄河大堤后形成的黄泛区

事情还要从兰封战役说起,日军占领徐州后,日本大本营认为徐州会战基本结束。为扩大战果,继续突进,土肥原师团日军中的精锐,一向骄横,突出过快,将进攻的重点放在兰封。

1938年,蒋介石调集兵力,在豫东兰封县与日军展开了兰封战役,但功败垂成,中国军队前后共投入15万多人,没能消灭日军土肥原师团的2万人,整个豫东门户大开,中国军队被迫西撤郑州。1938年6月6日,开封陷落。

花园口决堤,又称花园口事件、花园口惨案,是中国抗战史上与文夕大火、重庆防空洞惨案并称的三大惨案之一。1938年5月19日,侵华日军攻陷徐州,并沿陇海线西犯,郑州危急,武汉震动。6月9日,为阻止日军西进,蒋介石采取“以水代兵”的办法,下令扒开位于中国河南省郑州市区北郊17公里处的黄河南岸的渡口——花园口,造成人为的黄河决堤改道,形成大片的黄泛区,史称花园口决堤。关于这一事件,至今于史学界仍存在广泛争议。

但守兰封的却偏偏是蒋介石的爱将,却又贪生怕死的桂永清。桂永清只守了不到一天,桂永清就逃命去了。

车站路,位于兰考县北部,经过改造后,这里已经成了兰考县的亮点之一。这里不仅有火车站、汽车站,商开高速公路和两条国道也经由此路与县城相连。8月11日,兰考县党史办退休干部胡殿儒指着车站路与迎宾大道交叉口,对记者说:“当年兰封战役,国民党第88师攻击兰封城就在这个位置。”

事件背景

但,桂永清是何应钦的亲戚,因此桂永清却没受到蒋介石的什么大不了的处分,另一个嫡系龙慕韩却当了替死鬼,桂后来反而官运亨通升任海军总司令。

1938年4月,当台儿庄大捷的消息传到中国战时首都武汉时,大后方的军民欢呼雀跃,纷纷揣测这次大捷会不会是大反攻的前兆,而这种情绪也使当时战略高层受到了感染。此时,冲动的蒋介石也匆忙把他的20多万中央军调到了徐州战场,他希望李宗仁的第五战区能借着台儿庄大捷的余威,再创一次大捷。

1938年4月,李宗仁指挥台儿庄战役大捷后,蒋介石从他着名的“抗战三日即亡国”论一下变成了速胜论。他匆忙把他的20多万中央军调到了徐州战场,计划借李宗仁等胜利的余威,和日军在徐州决战。

土肥原跳出包围圈后,程潜不得不再次调兵布阵,围攻土肥原。战斗正激烈进行,据程潜预计,再有两三天的时间,就有全歼土肥原的可能,不料正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守商丘的第八军黄杰所部又不战而逃了。因蒋介石嫡系部队将领贪生怕死,中国军队前后共投入15万多人,没能消灭土肥原的2万人。

中国军队在徐州地区大量集结,日军认为这正是消灭中国军队主力的好机会。5月初,日军迅速集结10多个师团30多万人向徐州地区夹击。中原重镇徐州战云密布,炮声隆隆。

对于中国军队在徐州地区的大量集结,日军认为这正好是消灭中国军队主力的好机会。5月初,日军迅速集结10多个师团30多万人向徐州地区夹击。1938年5月15日,日军在徐州的包围圈马上要形成时,蒋介石发现自己的主力部队有被包围在徐州的危险,就又匆忙决定放弃徐州。这样,所谓的徐州会战刚开始就失败了。而且,从各处调来的机动部队就这样被拉来拉去,毫无作为,对全国各地的战局造成不利影响。

由此,蒋介石只好决定孤注一掷,扒开黄河。扒开黄河之后,也并非毫无用处,日军被黄水阻隔,迟滞了行军。但到了1938年10月,花园口扒开后第4个月,武汉仍然失守。

徐州地区往西,就是程潜第一战区的防地,第一战区的防地主要是一马平川的中原地区。此时第一战区的任务有两个,一是在归德也就是今天的商丘附近集结10多万军队,准备随时策应徐州的会战;二是守卫郑州以东的黄河防线,阻止日军南下。

正在这时,日军土肥原贤二14师团约二万人却强渡了黄河,他的目的是阻止一战区的援军增援徐州。这样土肥原师团在陇海线附近就形成了孤军深入之势。

花园口决堤时,蒋介石以军事机密为借口严密封锁消息,没有通知老百姓疏散和迁移,黄水下来后,没有任何思想准备的老百姓突然陷入了一片汪洋之中。

5月15日,日军在徐州的包围圈马上要形成时,蒋介石发现自己的主力部队有被包围在徐州的危险,就决定放弃徐州。这样,所谓的徐州会战刚开始就失败了。

蒋介石匆匆飞往郑州程潜第一战区指挥部,决定亲自指挥豫东战役。此时豫东中国军队有6个军,6个军12万人包围土肥原1个师团2万人,程潜积极进行作战部署,称“就是吃也能把土肥原吃掉”。

图片 1

这时,一件让人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正当李宗仁接到撤退命令时,日军土肥原第14师团约两万人却强渡了黄河,他的目的是阻止第一战区的援军增援徐州。

1938年5月23日,土肥原开始突围,并把进攻的重点放在了兰封。镇守兰封的是蒋介石的爱将桂永清。桂手下的蒋嫡系第二十七军,装备精良,甚至有一个德式战车营的支援(装备德制Ⅰ号坦克,武器为两挺7.92MG13机关枪,使用穿甲弹可以在近距离击穿日军87式、95式轻型坦克,而日军坦克很难在Ⅰ号射程外将其摧毁。Ⅰ号坦克容易被日军火炮击毁),这是连日军的师团也未必有的,但桂永清军只守了不到一天,兰封就失守了。日军步兵还没有冲锋,桂永清所部就开始全线溃退,往兰封以西的地方逃去。

花园口决口,当时直接淹死和饿死的群众多达八十九万人

土肥原师团配有300多辆装甲车,是日军甲种师团。师团长土肥原贤二是日军陆军中将,能说一口流利的中国话,号称日军三大中国通之首。土肥原南下时,为炫耀武力,故意把战车在麦田里横着一字排开,东西足足有五六里宽。

土肥原跳出包围圈后,程潜不得不再次调兵布阵,围攻土肥原。战斗正激烈进行,据程潜预计,再有两三天的时间,就有全歼土肥原的可能,不料正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守商丘的第八军黄杰所部又不战而逃了。守军还未与日军先头部队交火,一枪未放就放弃了商丘,让位于商丘和兰封一带的中国军队又处于被日军东西夹击的危险境地。黄杰逃跑的“理由”是电台被炸,无法与第一战区联系。

蒋介石为逃避责任,宣传是日军飞机炸毁了黄河大堤。日本人也不甘示弱,一口咬定是国民党军队自己扒开了黄河。

土肥原一路上没遇到像样的抵抗,只一天多的时间就推进到了陇海线附近。恰恰在这时候,程潜也接到蒋介石的命令,让策应徐州的部队往平汉铁路一线后撤,这样土肥原的两万人马和程潜的10多万军队在陇海线附近相遇了。

蒋介石的两支嫡系部队不听指挥,临阵脱逃,彻底打乱了程潜的战略部署,歼灭土肥原的宝贵战机被葬送。因蒋介石嫡系部队将领临阵脱逃,中国军队前后共投入15万多人,没能消灭土肥原的2万人,连蒋介石自己也不得不承认兰封战役是“战争史上一千古笑柄”。

1945年8月15日,日本终于投降。而此时的花园口也被扒开了7年多的时间,决口处已经由最初的4米多冲宽到一公里多长,直到1947年3月15日,花园口堵口工程才终于完成。

土肥原的到来令在武汉的蒋介石十分兴奋。徐州不战而退让蒋介石很丢面子,这次能吃掉土肥原一整个师团,他认为是挽回面子的好机会。他匆匆飞往郑州程潜的第一战区司令长官部,决定亲自指挥发动“兰封战役”。

程潜刚一撤退,土肥原就重新占领了兰封,并立即向仅有50公里的开封进攻,开封失守已成定局。

正是因为以桂永清、黄杰为代表的所谓嫡系贪生怕死的行为,才使得兰封战役以至整个豫东战局不可收拾,才直接造成花园口决堤。

商丘是豫东的门户,程潜令黄杰的第八军驻守,黄杰,黄埔一期毕业,蒋介石的爱将之一,这里不但要防止土肥原的突围,更重要的是要阻止徐州日军的增援部队西下,为消灭土肥原争取时间。西边的兰封,蒋介石亲自点将,令桂永清第27军守防,桂永清是蒋介石的黄埔学生,又是何应钦的侄女婿,非常受恩宠。他曾被蒋介石送到德国学习军事,别人背后都叫他“德国将军”。

郑州岌岌可危。这么快被土肥原逼到城下,这是蒋介石根本没料到的。蒋介石决定孤注一掷,扒开黄河。1938年6月3日,土肥原猛攻开封,蒋介石怕开封失陷,再扒黄河就来不及了,就急忙打电话命令程潜掘堤,并告诫他“要打破一切顾虑,坚决去干,克竞全功”,不要有任何的犹豫。

花园口决堤事件简介:

6个军12万人包围土肥原1个师团2万人,程潜认为“就是吃也能把土肥原吃掉”。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花园口决堤,又称花园口事件、花园口惨案,是中国抗战史上与文夕大火、重庆防空洞惨案并称的三大惨案之一。1938年5月19日,侵华日军攻陷徐州,并沿陇海线西犯,郑州危急,武汉震动。6月9日,为阻止日军西进,蒋介石采取“以水代兵”的办法,下令扒开位于中国河南省郑州市区北郊17公里处的黄河南岸的渡口——花园口,造成人为的黄河决堤改道,形成大片的黄泛区,史称花园口决堤。

5月21日,第一战区部队开始向日军第14师团发起进攻。经激烈战斗,第74军和第71军收复内黄集等地。5月23日,又夺回西毛姑寨、杨楼等村庄,给日军以沉重打击。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5月23日,土肥原开始突围,并把进攻的重点放在了兰封。

这时豫东战场中国军队兵力占绝对优势,如果中国军队能抓住这次机会,在敌援军到来之前,完全有可能在兰封城下一举歼灭土肥原。但守兰封的却偏偏是贪生怕死的桂永清。桂永清平时虽然非常骄横,实际上软弱无能。他仅抵抗了三个小时,土肥原就突破了兰封的外围防线。日军第14师团集中力量向杨堌集、双塔集地区攻击。第27军阵地被突破,桂永清率领所属部队退向开封、杞县,日军于24日不战而占领陇海路上的战略要点兰封。土肥原跳出了包围圈。

军事委员会对兰封的轻易失陷,大为震惊。蒋介石于24日电令第一战区,命第19集团军总司令薛岳指挥俞济时第74军、李汉魂第64军、宋希濂第71军、桂永清第27军,由东向西;命第17军团长胡宗南由西向东,包围兰封、罗王寨一带的日军第14师团,并于25日开始进攻。

5月25日,薛岳指挥豫东兵团对日军第14师团发起猛攻。5月25日黄昏,宋希濂率第71军攻打兰封城,第87师负责县城东北面,第88师负责西南方向的攻击。守城日军负隅顽抗,战斗打得异常惨烈,“兰封城垣枪声大作,手榴弹的爆炸声尤为猛烈,守城日军进行反扑。激战两小时,枪声渐稀,日军已向西北方向逃窜”,中国军队乘胜追击,“击毙日军10余名,缴获步枪、轻机枪10多支及军马10余匹,留在城内作掩护的20多名日军全部被击毙”。

5月25日晚,第71军夺回兰封车站。26日,第74军夺回罗王车站,第71军猛攻兰封外围日军阵地。27日,第64军攻占罗王寨,第71军扫清外围据点,收复兰封。日军第27旅团残部逃跑。

罗王车站和兰封的收复,使陇海路恢复了通车,被隔离于商丘附近的42列满载物资的火车遂得以撤至郑州。日军第14师团被豫东兵团压缩、包围于三义寨附近。

据薛岳预计,再有两三天的时间,就有全歼土肥原的可能,不料正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守商丘的黄杰又逃跑了。

日军第10师团混成第3旅团,5月28日正向涡阳进攻中;第16师团及混成第13旅团,26日攻占虞城,同时向商丘外围阵地进攻。当夜,黄杰第8军退至商丘郊区一带。27日,程潜电令黄杰,务必死守商丘,在兰封地区日军被击歼前,不得放弃。但黄杰根本不执行战区司令长官的命令,竟于28日擅自率第40、第24师退向柳河、开封,将第187师留防商丘。29日拂晓,师长彭林生率第187师退走,商丘要点被日军不战而占领。

蒋介石这两支嫡系部队有恃无恐,不听指挥,临阵脱逃,彻底打乱了薛岳的战略部署,歼灭土肥原的宝贵战机就这样被两位逃跑将军葬送了。

商丘一失,豫东门户洞开。土肥原盼望的援军源源不断而来,严重地威胁了进攻日军第14师团的薛岳军之侧背,第一战区被迫调整部署。

蒋介石这时看到兰封的败局已定,就电令各部队向平汉路以西后撤。撤退令一下,豫东战场军心涣散,士兵开始大量溃逃。兰封战役就这样无果而终。

因蒋介石嫡系部队将领贪生怕死,中国军队前后共投入15万多人,没能消灭土肥原的2万人,连蒋介石自己也不得不承认兰封战役是“战争史上一千古笑柄”。

86岁高龄的老人张振祥是当年这场战役的见证人,回忆起了当年那场惨烈的战役。他亲眼目睹了不少群众被日军所杀的场面,日军所到之处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同时他也看到了抗日战士奋起攻城、顽强抗击日军的英勇场面。当时的战斗相当激烈,火炮攻城声不绝于耳,战斗结束后,战场鲜血尽染。

走在兰考县城的大街上,战争的硝烟已离我们远去,当年的土城墙已经找不到丝毫历史的痕迹,取而代之的是颇具现代气息的城镇和美丽实用的居民小区。昔日被日军铁蹄践踏的土地,如今已是一片片碧波荡漾的庄稼,一棵棵泡桐树郁郁葱葱。

薛岳,1896年生于广东省乐昌县。1910年加入中国同盟会,曾担任孙中山警卫团的营长,后在国民革命军李济深第4军任师长。抗战开始后,薛岳主动请缨杀敌,率部参加了“八一三”上海抗战。1939年任第9战区司令长官,负责指挥两湖和江西部分地区对日作战。

广州、武汉相继陷落后,日军于1941年12月23日,又发动了第三次对长沙的进攻。薛岳总结前两次会战的经验教训,提出了一套利用湘北复杂地形,与敌决战的“天炉战法”。敌军很快攻至汨罗江南岸,进入守军预设之决战区域。薛岳向所部官兵下达手令:“第三次长沙会战,关系国家存亡。岳抱必死决心、必胜信念。”他要求“各集团军总司令、军长、师长,务必亲往前线指挥,捕捉战机歼灭敌军”。薛岳指挥中国军队最终取得了第三次长沙会战的大捷。整个战役共歼灭日军5万多人,沉重打击了日本侵略者的嚣张气焰。

1945年5月1日,中国国民党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代表、国民党河南省党部执行委员燕化棠在重庆对《大公报》记者说:“全省除全陷、半陷县份外,尚有11个完整县。”

抗战期间,河南全省的111个县,绝大多数都曾遭到日军铁蹄的蹂躏。1937年10月21日即被日军攻占的临漳县是河南省第一个沦陷的县。燕氏所说的11个“完整县”中,大多数在1945年以前都曾沦陷过,未沦陷过的县城仅有新蔡、沈丘两个。

上一篇:白袍巫医,厉鬼冥婚_恐怖惊悚_好文学网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