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前提是好内容好故事的回归,蜗居地下室送外卖补贴开销

 故事寓言     |      2020-03-14

网络文学和IP,近来是两个热门话题。二者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不少热门影视剧都是由网络文学改编而来。唐家三少、天蚕土豆等都是读者熟知的网络文学作家,身价不菲。

图片 1

北京地铁8号线,一路向北,将触角伸至五环以外更远的地方。90后网络写手“君不为”(笔名)就租住在8号线永泰庄站附近的一间地下室里,从2013年至今,他已在北京“漂”了3年,专门从事网文创作。对于以后的生活,君不为没有一个特别清晰的规划,“我还是想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比如写作”。

网络文学的热闹,令许多人跃跃欲试:有些想圆文学梦,有些觉得网络文学写作门槛低,希望通过码字来赚大钱……那么,在资本追逐的网络文学市场背后,作者们的情况是怎样的?

接受某大型新闻门户网站编辑朋友在线问答式采访,主要从网络文学行业本身的角度谈了四个很具体的问题,这些问题,都是细而微的,对网络文学编辑和网络文学作家,都很具现实意义。对网络文学评论家和研究者,也会有启发。

近年来,IP产业火爆,不少网络作品被改编为影视剧,这也让一批网络写手走到公众视线当中。而类似唐家三少、天蚕土豆等一大批网络作家的高收入更不少人咋舌:唐家三少以年11000万版税收入名列第十届作家榜子榜单“网络作家”榜首位。网络写手似乎逐渐摆脱了作家固有的清贫印象,变成了一个“有钱群体”。然而事实似乎并非如此。

快速发展的网络文学市场

1、问:我看到文章说有签约作者和非签约作者的区别,这对于网络文学网站来说,各自规则是什么?就是这个签约什么待遇,流程如何?

君不为是一名九零后。在上高中的时候,他迷上了网络小说,曾经为了看一部作品熬了两个通宵,“等更新等得难受,就开始翻看其他小说,慢慢喜欢上了网文,那会儿比较喜欢辰东、我吃西红柿等作者”。

在经历了二十余年的发展后,网络文学市场势头不减。日前,《2018中国网络文学发展报告》(以下简称《报告》)中便提到,2018年,各类网络文学作品累计达到2442万部,同比增长48.3%。

答:在我们网络文学网站来讲,确实分为签约作者和驻站作家两种。第一,签约作者,就是跟网络文学网站签定了作品版权协议的作者,享受网站的福利待遇,以及不同待遇的稿费收入。

“看到作品评论区读者留言、等着更新,我喜欢那种被关注的感觉。”性格有些内向的君不为想完成写小说的梦想,从2012年开始,尝试网文创作,“后来写出了一点儿成绩,第一次拿着稿费给爸妈看,很满足”。

图片 2

稿费待遇不同,主要是考虑到作品本身质量、与当下流行趋势契合度、作者过往创作经历、作者本身知名度等综合因素考量。

2013年6月,君不为来到北京。最初,他找了一份销售的工作,但因为种种原因,没能干下去。现在,他和几个朋友租住一间地下室里,每个月租金大约700元,陪伴他的有一台电脑,供码字所用。

资料图:此前,第三届中国“网络文学+”大会开幕式暨高峰论坛在北京举行,会上发布《2018中国网络文学发展报告》。主办方供图

第二种,驻站作者就是作品虽然发布到了网络文学网站上,但由于种种原因,导致没有签约,说一千道一万,归根到底,还是网站觉得不考虑签约。当然,不签约,就享受不到任何福利和稿费。

从小,君不为就对古老而又神秘的事物非常感兴趣,常常拉着听老一辈的长辈听他们的故事。进入网文界后,君不为的创作路走得并不顺利,连续几部小说都失败了。2016年8月份君不为正式签约长江中文网,连载灵异悬疑类小说《苗疆蛊域》一书,以苗疆作为主线,讲述主角身中家族诅咒,不得不背井离乡去找寻真相的故事。

《报告》还显示,2018年,中国网络文学用户规模达4.3亿,同比增长14.4%;同时,重点网络文学企业主营业务收入总计为159.3亿元,同比增长23.3%,继续保持稳步增长态势。

也就是说,签约作者,才有钱可拿;驻站作者,一毛钱也没有。说穿了,驻站作者,其实就是作者自己写着玩儿,也有一部分读者在跟读。但显然,无法跟签约作品相比。

“网络写手基本上是零门槛,当然,写得越多、经验才越多,身价也会随之上涨。”君不为不太擅长交际,在北京大多数时候是一个人对着电脑码字,和网文圈里的同伴也多是在网上交流。

一定程度上,网络文学的热闹,也让愿意进入其中尝试写作的人增加。《报告》提到,2018年,国内网络文学创作者已达1755万,其中签约作者61万,在签约作者中,兼职作者占比61.9%,较2017年提升了6.9个百分点。

客观来讲,签约作者,就是在众多驻站作者中选出来的,只有拥有庞大的驻站作者基数,才能够产生签约作者,这个挑选工作,就是由网络文学网站的网文签约编辑来挑选的。1700多万网文作者,真正每年的签约作者数,说百中都选不到一,毫不为过。

初时,君不为最盼望的就是能和网站签约,成为一名“买断”作者,网站会按照一定标准跟他结算稿费,这样收入能更有保证,“现在我的待遇是小说‘千字十七元’,算是稳定一些”。

天下书盟小说网总编辑董江波也确认这个数字的准确性。他介绍,在网络文学网站,确实分为签约作者和驻站作家两种。前者跟网站签订了作品版权协议,享受网站的福利待遇(需要满足一定条件,比如每日都更新等等),以及不同待遇的稿费收入。

只是说,1998年网络文学诞生到现在20年的积累了,有70万余位签约作者了。实质上,签约作者跟驻站作者一比,就是一个零头。所以说,成为签约作者的门槛,也真的不低。

这个待遇,也不足以维持君不为在北京的生活。有一位跟他打过交道的人透露,君不为平均每个月写网文的收入还不足两千元,《苗疆蛊域》浏览量也不是特别高。因此,这个年轻人不时需要做兼职来维持日常基本开销,比如送外卖、发传单等等。

而后者享受不到上述待遇,就是作者自己“写着玩儿”。董江波说,能否成为签约作者,是由网络文学网站的网文签约编辑来挑选的。1700多万网文作者,真正每年的签约作者数,说百中选一毫不为过。

2、问:码字、更新其实很辛苦,这个我是知道的,我想说,网络文学作者,收入两极化差距这么大、很大吗?

“兼职也不稳定,今天有明天没的,还要自己买盒饭吃。”君不为算了一下帐,加上兼职所得,一个月平均总计能拿到3300、3400块左右,“如果有个生病之类的意外事件,就得靠父母接济。每年大概有四五个月需要跟家里要点钱,几百块到一千不等;如果我有结余的话,也会打点钱给父母”。

写网文,收入一定很高?

答:很大,确实很巨大。我这么说吧,第三届网络文学+大会上所说的网络文学行业直接总产值230亿,大概只有10%的产值,作为稿费,分发到所有签约作者手中了。

“好在我现在签约的网站没有文章日更压力,只要每个月写够15万字的稿子就好。”君不为叹了一口气,“我还是比较喜欢写作”。

或许是看到了资本对网络文学的青睐,或许只是为了单纯圆梦,不少人开始尝试网络文学写作。甚至期待,能通过码字、卖IP来“挣大钱”。在知乎上,就有大量类似“大学生怎样靠写网文赚钱”“可以辍学写网文吗”等提问。

也就是说,70多万人,分23亿。但要命的是前20名网络作家,就分走了至少15亿。剩下的8亿,又被前21-500名,分走了至少6亿。第501名到50000名,只能分剩下的2亿。

尽管日子过得紧巴巴,但在这三年里,君不为基本没考虑过回家乡,“父母思想传统,觉得我待在家里写小说不去工作,有些不务正业。所以,我一直告诉他们是在北京工作,兼职写小说”。

网络作家罗晓曾接触过一些具有类似想法的新人,“这可能是一种误解。他们看到的只是金字塔尖上那几个人的收入,加上网络文学写作门槛比较低,便觉得好像很容易可以赚到钱,但其实没那么容易”。

而剩下的65万名签约网络作家,基本上是得不到任何收益的,或者说是几年下来,只有可怜的几百块钱,甚至几十块钱,更有可能连稿费满200块就支付的条件,都达不到。

“我对家里报喜不报忧。”最初,君不为是有些受不了这样的生活,“但习惯了也无所谓,就当成是对自己的一种磨炼。如果回家,父母会给我找个工作,把我圈在身边;写东西也要灵感,我要跟外界接触,留在北京是个不错的选择。”

“个别的,甚至认为高收入作者的书不如他们写的,就前仆后继的写,然后前仆后继的‘扑街’。”罗晓有些无奈地说,自己曾经签约的某网站上,有大量作者的收入是靠“全勤奖”和极低的订阅,月入五千以下,更不要说未签约的作者。

所以,用收入两极化差距,冰火两重天,形容网络作家的收入,再恰当不过了。

“网文圈像我这样写了这么久才拿到这个报酬的,也算是进步慢了。”君不为有些自嘲地说道,“明年我有一个小目标,完成《苗疆蛊域》后,能达到千字二十五元的稿费标准。生活会更有保障些吧。如果再没有太大进步,可能会考虑回到老家了”。

《报告》中也指出,由于作者数量增长快、兼职作者较多,月收入高于5000元的作者占比仅为15.4%。董江波亦表示,在排名前500名的网络作家,也只有几十人专职从事网络文学创作。

当然,真正全职当网络作家的,在70多万名网络签约作者中,也真可以忽略不讲了。按我从业15年的经历,就算前500名的网络作家,也只有几十人,是专职从事网络文学创作的;剩下的,都有现实中的全职工作,网络文学创作,只是业余爱好而已。

图片 3

3、问:就您了解,新人们加入网络文学写作的行列,一般的目的都是什么?我记得您说过您也带过新人。是为了挣钱?好玩?

 

答:客观的来讲,绝大多数新入加入网络文学写作,是为前100位网络文学大神的经历、知名度、名声和拿到手软的稿费,给吸引住了,自己也想通过写作几年,一朝封神,名利双收。这个不用讳言。在新加入网络文学写作的人群中,七八成的人,都是这样的心态。这个,也确实无可厚非。

资料图:网络文学作家唐家三少在某公开活动中致辞。

所以,绝大多数网络作者,最后都不写了,留下一本或几本没写完的书,就离开了网络文学行业。这也是为何驻站作者多,签约作者稀少的主要原因。

他举例道,有一位签约作者,平均每个月写网文的收入不足两千元,这个年轻人不时需要做兼职来维持日常基本开销,比如送外卖、发传单等等。而且,这样的作者并不是孤例。

另外,有二三成的人,实是本着业余兴趣来写的,主要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写作表达的想法,同时,也有数量或多或少的粉丝,鼓励着他。

高收入作家的自述:熬夜、头痛是常态

但文学创作就是这样,以兴趣为驱动,而不是以赚钱为驱动。最后成功的,反而绝大多数,都是以兴趣入行,至少坚持八九年以上的作者。

收入较高的网络文学作者,日子过得其实也不轻松。与其他人相比,罗晓发展得比较顺利:靠着写网文,2010年他的月收入已经有一万多块。

所以,网络文学作者有1700多万之巨,但能够最终成功成名者,只有寥寥数百人而已。

“一开始就是看别人的网文,有时候断更了,就设想如果自己是作者会怎么写。然后就想尝试写一下。”2009 年,罗晓成为某网站签约作者,开始连载《超级黄金左手》,慢慢有了一点起色。

4、问:这个,很多网络文学报告也提到了,预测网络文学市场规模、发展潜力还很大,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新加入的人要想分一杯羹,是不是最终还要看作品内容?

大多数网络文学网站都有更新的压力。为了维持人气和粉丝数量,罗晓尽量坚持日更三千字以上,每天写作时间不低于5小时,熬夜则几乎不可避免。

答:网络文学是上游,下游是出版、有声、游戏、影视、漫画、动漫等衍生行业,没有上游,下游就是无源之水。纵观这几年以来,下游产业的失败,最根本的原因,就是没有好的故事,或者拿到好的故事,不顾规律的乱改,类似原著作者告改编方的官司,真的不要太多了。

“有一次是连续写了十七八个小时,累得手指疼。”出名之后,罗晓一些事务性的活动增多了,他经常找机会多写点内容,没时间更新时,就把存稿发出来,维持更新。

随着我国游戏、影视、动漫行业的回归理性,小鲜肉经济的不再灵验,作品回归到好故事本身,将非常重要。

长期伏案写作,后果“很严重”。罗晓的手掌起了一层厚厚的茧子,腰椎、颈椎都出了问题。有一次头疼到难以忍受,勉强更新小说后,随即就进了医院。

这也直接,让最大的内容供应端——网络文学,迎来了新一轮的春天。

“病痛、大量的时间被写作占据,没有时间陪家人孩子……圈里很多有名的作家几乎都是这样。”罗晓说,看上去收入也许比较高,但背后付出了难以想象的辛苦和代价”。

相比其他行业,至少是上千亿级,甚至万亿级的市场规模,网络文学直接产生230亿的规模,真有太小了,跟传统出版行业零售端相比,也还是零头,更别提整个传统出版行业了。

网络文学写作,没那么简单

所以说,网络文学行业,未来潜力实在巨大。但潜力的前提是,好内容好故事的回归,内容为王,要真的为王了。

确实如董江波和罗晓等人所说,有相当一部分作者写网文,是抱着“赚大钱”的目的;但其中绝大部分作者,根本无法实现这个目的。

作品《网络文学十六讲》第五讲:网络文学作家转行当编剧的问题 第二节:网络文学行业潜力巨大,但前提是好内容好故事的回归。)

“客观讲,多数新入加入网络文学写作的,是被网络文学‘大神’的经历和拿到手软的稿费吸引了,也想通过写作几年名利双收。”董江波说,但文学创作应该以兴趣为驱动,而不是以赚钱为驱动。最后成功的基本都是以兴趣入行,至少坚持七八年以上的作者。

“把写网文当赚钱工具,而不去认真写作、不重视写作本身,这个想法是错的。”罗晓说,必须是为了写出好故事而创作,写得好自然会出成绩,有成绩才有好收入。

对未来中国网络文学市场的发展,董江波依然十分看好,“在整个产业链上,网络文学是上游,出版、游戏、影视等衍生行业是下游。随着游戏、影视等行业回归理性、‘小鲜肉经济’不再灵验,作品回归到好故事本身,将非常重要”。

“网络文学行业潜力巨大,但如何搭上这个顺风车,作者们就需要多从自身实力下功夫了。”董江波说,毕竟说“内容为王”,口碑和收益要靠实力和好作品去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