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bifa必发娱乐官网
当前位置: 88bifa必发娱乐官网 > 诗歌 >
聊斋志异

滨州一秀才读书斋中,有款门者,启视则一老翁,形貌甚古。延入,通姓氏,翁自言:“养真,姓胡,实狐仙。慕君高雅,愿共晨夕。”生故旷达,亦不为怪。相与评驳今古,殊博洽,镂花雕绘,粲于牙齿,时怞经义,则名理湛深,出人意外。生惊服,留之甚久。

Alex二年级时学了一篇选自《聊斋志异》的课文,回来颇感兴趣,找出原文后却有些意兴阑珊。后来趁着新鲜有空会挑几则和他一起读,虽说其中不乏狐仙鬼怪, 不过其中一部分似乎并无年龄限制,而且有些篇目三观颇正。闲来不妨灯下夜读聊斋一篇,不亦快哉。今天的故事叫做《雨钱》,讲述山东滨县一位秀才和狐仙的故事。

一日密祈翁曰:“君爱我良厚。顾我贫若此,君但一举手,金钱自可立致,何不小周给?”翁默然,少间笑曰:“此大易事。但须得十数钱作母。”生如其请。翁乃与共入密室中,禹步作咒。俄顷,钱有数十百万从梁间锵锵而下,势如骤雨,转瞬没膝,拔足而立又没踝。广丈之舍,约深三四尺余。乃顾生曰:“颇厌君意否?”曰:“足矣。”翁一挥,钱画然而止,乃相与扃户出。生窃喜暴富矣。


顷之入室取用,则阿堵化为乌有,惟母钱十余枚尚在。生大失望,盛气向翁,颇怼其诳。翁怒曰:“我本与君文字交,不谋与君作贼!便如秀才意,只合寻梁上君子交好得,老夫不能承命!”遂拂衣去。

滨州一秀才,读书斋中。有款门者,启视,则皤然一翁,形貌甚古。延之入,请问姓氏。翁自言:“养真,姓胡,实乃狐仙。慕君高雅,愿共晨夕。”秀才故旷达,亦不为怪。遂与评驳今古。翁殊博洽,镂花雕缋,粲于牙齿;时抽经义,则名理湛深,尤觉非意所及。秀才惊服,留之甚久。一日,密祈翁曰:“君爱我良厚。顾我贫若此,君但一举手,金钱宜可立致。何不少为周济?”翁默然,似不以为可。少间,笑曰:“此大易事。但须得十数钱作母。”生如其请。翁乃与共入密室中,禹步作咒。俄顷,钱有数十百万,从梁间锵锵而下,势如骤雨,转瞬没膝;拔足而立,又没踝。广丈之舍,约深三四尺余。乃顾语秀才:“颇厌君意否?”曰:“足矣。”翁一挥,钱即画然而止。乃相与扃户出。秀才窃喜,自谓暴富。顷之,入室取用,则满室阿堵物皆为乌有,惟母钱十余枚寥寥尚在。秀才失望,盛气向翁,颇怼其诳。翁怒曰:“我本与君文字交,不谋与君作贼!便如秀才意,只合寻梁上君交好得,老夫不能承命!”遂拂衣去。


正在书房读书的秀才,忽然听见有人敲门,开门看见一位衣着容貌比较古雅的老人站在门外。请进屋后他自我介绍说是狐仙,名叫胡养真,因为仰慕秀才的才学品行,希望能结识秀才跟他朝夕相处。秀才不以为怪,和他一道谈论古今。不想胡养真学识渊博,谈吐不凡,秀才内心深为敬服,于是把他留了很长一段时间。

一天秀才悄悄跟胡养真商量,希望他能够施展法术在金钱方面对自己有所帮助。胡养真起初不为所动,思考片刻笑着告诉秀才此事容易,只需要母钱若干。秀才准备好母钱两人同入密室,胡养真念咒做法之后钱如雨下,顷刻之间地板上的钱一直堆到了秀才的膝盖。走出密室的秀才心满意足,以为从此暴富,过了一会去密室拿钱却发现除了他的母钱之外,变出的钱全都消失了。面对秀才的诘难,胡养真愤怒不已:与你结交是因为文采,倘若你想得到钱财的便利,不如去结交梁上君子!言罢竟拂袖而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