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蚤

 文学常识     |      2020-01-29

跳蚤妈妈、跳蚤爸爸和他们的三个孩子黑皮、胡皮和哈皮都庄在棕色的老狗身上。他们喜欢住在老棕狗身上。因为它身上的毛很软,它走路很慢,住在上面很舒服。它太老了,不能多跑,白天它大部分时间是在太阳底下睡觉。
“这里很好,是养育我们孩子的安全地方。”跳蚤爸爸说。
“是的,在老狗身上很安静。”跳蚤妈妈说。
“这儿太安静了。”黑皮说。
“这儿太安全了。”胡皮说。
“这儿太烦人了。”哈皮说,“我们想去冒险。”
正在这时候,他们听到李太太说:“来呀,老棕,该是喷跳蚤药的时候了。”
“哦!”跳蚤妈妈说:“赶快走吧。”
于是,跳蚤妈妈跳,跳蚤爸爸跳,黑皮跳,胡皮跳,哈皮也跳起来。他们都跳进站在旁边的一只长着好看的毛的腿上。
“这是什么呀?”黑皮说,咬了咬腿。
“它不怎么好吃。”胡皮说。
“它的味道不如老棕好。”哈皮说。
那只腿上下跳起来,并且开始搔痒。
李太太说:“你也有跳蚤的吗,波西?到这儿来,我也给你喷点药。”
“赶快走!”跳蚤爸爸说。于是,跳蚤爸爸跳,跳蚤妈妈跳,黑皮跳,胡皮跳,哈皮跳,他们都跳到一只毛腿上,这只狗正在拜访老棕。
有人打了一声口哨并且叫道:“里普,到这儿来!”大狗带着他身上新来的跳蚤一家跑了过去。
“这儿真不错!”黑皮说。
“真干净!”胡皮说。
“我们也许还会有几次冒险的。”哈皮说。
跳蚤爸爸和跳蚤妈妈互相看着,摇摇头。他们喜欢宁静的生活。
里普是一只大狗,她的主人带她去丛林打野猪。跳蚤们不得不在里普闯过灌木丛的时候紧紧抓住她的腿。
“躺低一些,紧贴着皮躺着。”跳蚤爸爸叫道。
里普来到一条河边。
“跳高一点!”妈妈喊道,她跳起来,爸爸跳起来,黑皮跳起来,胡皮跳起来,哈皮跳起来。他们都跳到里普的肚子上。
水渐渐深了,跳蚤们都转移到里普的背上。水越来越深,他们都跳到她的头上。
里普游过河,在一片高草里打起滚来,她把身上的水弄干。
“救命!”胡皮说。
“抓紧!”跳蚤爸爸喊道,“她不会总是这样打滚的。”
这时候,里普已经完成了一天的打猎,跳蚤妈妈和跳蚤爸爸精疲力尽,黑皮、胡皮和哈皮一点也跳不起来了。
“哦,这就是一次冒险。”黑皮说。
“这是许多次冒”胡皮说。
“我们冒够险了,”哈皮说,“我希望我们还住在老棕的背上。”
跳蚤妈妈和跳蚤爸爸互相看了看,摇了摇头。现在太晚了。
“让我们坐下来吃饭吧,宝贝们。”跳蚤妈妈说。“我们今天冒了许多险,一直没有时间吃东西。”
“你们喝点血会感觉好一些的。”爸爸说。
当他们吃饭的时候,里普和她的主人慢慢地走回家。他们经过一天打猎后也累了。然而他们还不至于累到不能去看他们的朋友——李太太和老棕狗。
“跳!”跳蚤妈妈说。她跳起来,爸爸跳起来,黑皮跳,胡皮跳,哈皮也跳起来。他们都跳到老棕狗的背上。虽然老棕狗身上还散发着跳蚤药的味道,但是跳蚤一家并不在乎。又回到了家里,太好了。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