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音频平台缘何青睐网络文学,走深度融合之路网络文学多领域发展势不可挡

 文学常识     |      2020-04-11

进入新时代,网络文学的发展也迎来新契机。近年来,在政府相关部门的引导下,网络文学无论从数量上还是内容质量上都迈向了一个新台阶。同时它的产业价值也因其内容价值的提升而不断凸显,它的商业可持续发展之路也更为顺畅。

音频市场正在吸引越来越多的玩家进入。

蜻蜓FM日前与纵横文学达成战略合作,宣布未来双方将实现文字及音频版权互授、联合打造文学IP等合作计划,聚合双方优质资源,助力有声精品内容的创作、传播和变现。

可以说网络文学的商业价值体现它在各个渠道互融中所产生的化学反应,因为在互联网时代和文化大发展的时代,网络文学的价值不仅仅局限于纸质出版物,而是以创作、文学为基础,不断开花结果,衍生出影视作品、游戏作品、动漫作品、有声作品等,形成强扩展性和序列化的产业模式。

这边厢,蜻蜓FM等头部音频平台开启生态战略,向产业链下游辐射;那边厢,阅文、B站争相入局,前者成立自己的听书品牌“阅文听书”,整合渠道、制作内容,后者被传收购音频平台猫耳FM,作为泛娱乐社区加码在线音频。

蜻蜓FM与纵横文学的合作并非业内首次。自2014年年底,蜻蜓FM并购由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控股的央广之声以来,蜻蜓FM又先后与中文在线、掌阅科技、酷听听书、朗锐数媒等多家版权方及有声书制作方达成战略合作。从合作方不难看出,网络文学企业受到互联网音频平台青睐。在蜻蜓FM与纵横文学的战略合作仪式上,《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记者就这一现象进行了采访。

尤其是当下文字消费已经扩大到动漫、影视、游戏等领域,依托互联网技术、数据及渠道,服务升级将为读者带来文字内容电子化、影音化的多元化消费体验。这就要求新时代下网络文学平台要捋顺产业链条,以更加融合的姿态来推动产业的发展。

在线音频从2010年开始发展至今,行业格局已经相对稳定,但是不同细分领域新玩家的加入,对在线音频行业来说,似乎将在2019年迎来新的曙光。

用户易形成收听惯性

网络文学与影视强强联动 释放强劲产业融合力量

B站、阅文为什么都要做在线音频业务?

互联网音频平台对网络文学内容的高需求首先反映在用户结构上。蜻蜓FM首席运营官肖轶告诉记者,目前,有声阅读用户结构呈哑铃形分布。“哑铃”的一头是包括高晓松的《矮大紧指北》、蒋勋的《蒋勋细说红楼梦》、梁宏达的《四大名著情商课》等深度内容,虽然栏目单价约200元,但依然吸引了大批用户购买。

1998年,《第一次的亲密接触》的网络小说让许多人津津乐道,而由它改编成的影视作品更是成为了许多人心中的“白月光”。时隔二十多年,网络文学发展已步入全新阶段,新生代的崛起伴随着IP化运营,网络文学与影视的联姻进入了一个新层面。

此前,音频行业的主要市场份额一直被喜马拉雅FM、蜻蜓FM、荔枝等在线音频平台占据。根据艾媒咨询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在线音频用户规模增速预计达19.5%,相较于移动视频及移动阅读行业,呈现较快增速。

“哑铃”的另一头就是网络文学聚集的庞大用户群体。“一个月前,我们推出了纵横文学作家天蚕土豆的《元尊》,一个月播放量将近5000万,这让我们很看好网络文学领域。”肖轶说道,收听网络文学作品的用户遍布一、二、三线城市,他们对网络文学内容的需求旺盛,并能保持长时间收听。

现在网络文学影视IP联动成为行业发展共识。从趋势上来看,随着网络文学产业进一步规范化发展,网络文学产业会不断与影视等领域实现融合式发展,这也是未来平台发展着力的方向。

在快速增长的市场环境下,音频产业链上的相关领域企业,也看到了“耳朵经济”带来的巨大想象力。

网络文学更新速度快,用户容易形成收听惯性,这也是互联网音频平台看重网络文学的另一原因。“考虑到用户体验和碎片化消费的特点,我们会把一部音频小说的每一集控制在15分钟到18分钟之间。”肖轶为记者算了一笔账,一两百万字的网络小说至少有600集到800集。长篇的网络文学作品全部录制出来甚至超过1000集,但是直到最后一集时,还会有几十万的播放量,体现出网络文学作品的黏性之强。

伴随着近两年网络文学出现的IP降温、爆款难求的局面,粉丝众多的玄幻小说,改编为影视剧鲜有成功案例,这也急需网络文学与影视联姻策略升级。在此背景下,各网站纷纷启动IP一体化开发,深耕原创、夯实基础,完成更高层次可持续发展的良性生态构建,打造IP垂直生态体系,以“原创内容+IP运营+影视”跨区域发展模式也逐渐成熟。

实际上,B站和阅文对在线音频这块市场垂涎已久,早在2015年,B站就领投了猫耳FM的1400万元Pre-A融资。而阅文就更早了,自2008年起创始团队开始有声小说音频制作,2010年收购天方听书网,2015年投资喜马拉雅FM和懒人听书。

影游听读“四体”联动

2016年中文在线提出 “超级IP”战略以来,随着 “原创平台+IP运营+影视+游戏+动漫”的垂直内部生态体系的打通,在过去的两年中,中文在线广泛与业内头部公司开展合作,联合打造精品。不仅作品案例愈加丰富,IP一体化的势能也逐渐凸显。

阅文是IP的源头之一,作为数字阅读和文学IP培育平台,掌握着产业链上游庞大的文字内容版权。

以往在谈到网络文学的IP开发时,大家通常会想到影视和游戏。有声阅读的加入,则为网络文学从创作到推广带来新的模式。在纵横文学首席执行官张云帆看来,影视、游戏与网络文学是上下游的关系,有声阅读与网络文学则是共同创造价值的关系。有声读物的制作周期快,用户可以在追网络文学的同时追有声书,这就延展了作品的广度和宽度,并能够在第一时间放大作品价值。此外,影视和游戏作为艺术创作形式,无法完全忠于原著。有声阅读虽然也要经过再加工,却是把原著用一种更生动的方法表现出来,也更加接近原著。

同时随着网络文学与网剧、网络大电影的联动,网络文学IP的长尾价值得到了进一步释放,这必然会吸引更多优秀作者的加入以及用户的涌入,共同推进网络文学产业可持续发展。

一直以来,文学内容平台在有声书领域主要是版权方角色。但现在阅文要自己做内容了。阅文集团副总裁朱靖指出,“有声阅读更是凭借‘讲故事’属性强、粘性高等诸多特点,斩获了高流量,还培养了用户的连续收听习惯,成为了音频平台的内容标配。”

随着有声阅读被市场逐渐认可,有声化也成为推动优质网络文学作品走向全产业化的重要一步。张云帆认为,今后,会有越来越多根据网络文学IP改编的影视作品,先以有声书、广播剧的形态登陆音频平台。网络文学作品在出版前,也将优先做有声化的尝试,以内容付费或者广告的形式测试市场接受程度,再确定作品的开发方案。

去年6月阿里文学联手敦淇、王平、袁玉梅等知名制片人、导演成立IP影视顾问团,旨在全面提升IP衍生速度与质量以满足用户、产业对优秀IP的诉求。这也是业内首家以文学作品为核心,内容辐射影视衍生领域的专业团体。

有声书因此也成为阅文IP变现的拓展之一。据了解,目前阅文在IP变现上,已有阅读付费、影视改编、游戏改编、动漫改编,有声书则能增加版权出售和内容付费的变现通道。

这种听读互动,也是互联网音频平台与内容方通常选择的合作方式。据肖轶介绍,一部网络文学作品每天更新几章,听书制作就同步追上进度。“我们会把一些网络文学作品录制成音频,用付费的方式上线,先吸引一部分用户收听,提升作品知名度,之后再把全部作品免费开放,不但满足音频平台用户阅读需求,也能为内容提供方带去流量。”

同时这种IP运营形式必然带来高质量文学的发展,因为内容升级将改变作者的创作方式,进一步提升收入来源。这种背景下,高质量的文学作品让整个行业有了可持续发展的动力。

而B站对音频的布局,则被认为是补足ACG产业链上音频一环,此前,B站已经投资布局了动漫制作、虚拟偶像、文学、手游、衍生品、动漫社区等ACG产业链上40多家公司。

带来新的商业模式

赋能泛娱乐产业 打造健康生态圈

其中,猫耳FM又称M站,成立于2014年,是一个专注ACG内容的二次元音频社区。平台收纳有声漫画、广播剧、电台等泛二次元音频内容,与动漫IP平台达成合作,将IP制作成有声漫画,在站内长期播放。

随着用户对于优质内容付费习惯的养成,网络文学为互联网音频平台带来新的商业模式。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蜻蜓FM推出付费有声书已接近两年,大部分有声书定价为每集0.2元,以网络文学为主的有声书成为蜻蜓FM付费音频中复购率最高的类别。

作为泛娱乐生态的主力军,近两年网络文学IP在动漫、游戏、有声等领域不断发力,激发产业链上下游的多维联动,全面拓展IP生命力。在为受众持续打造丰富多彩文创世界的同时,更为产业繁荣发展提供新引擎。 

目前来看,与音频平台的布局不同是,B站和阅文的音频布局都是基于自己的用户属性和平台的特色出发。阅文出发点是挖掘网络文学价值,B站则是补足内容生态链上下游各个环节。

今年4月23日,蜻蜓FM推出超级会员,一年198元的售价并不算低。“令人意外的是,超级会员数量每周都在翻番,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已经突破百万。”肖轶表示,付费有声书一方面体现出用户提升阅读体验的需求,更激励有声阅读产业链上下游共同为用户提供更为优质的内容服务。

这其中,不少头部网络文学平台发挥了主要力量,它们重视优质内容生产投入,大力扶持有想法、有能力的优秀作家,聚焦培育精品内容,更好地引导服务优质内容生产。而相关政府部门也注重引导,促进了一大批突出社会价值、文化价值、艺术价值作品产生,在泛娱乐化的产业进程中拓宽了IP全链路发展,发挥网络文学内容在泛娱乐化产业中培育、运营、衍生上的优势,推进产业产业内容精品化和主流化。

一位业内人士表示,如果B站能基于自己的二次元特色,发展ASMR音频内容,会有很大的市场空间。(ASMR中文译名“自发性知觉经络反应”,特征是:对视觉、听觉、触觉、嗅觉或者感知上的刺激而使人在颅内、头皮、背部或身体其他范围内产生一种独特的、令人愉悦的刺激感。)

目前,蜻蜓FM超级会员体系核心是有声书。在平台已有的1万余本有声书中,有7000余部为网络文学作品。通过此次合作,纵横文学将为蜻蜓FM每年独家开放优先选择作品的权利,作品由蜻蜓FM按照高品质的音频作品、广播剧形式做出来回馈给双方,形成双向互动。

在其中,一个个极具产业活力的生态系统逐渐形成。以中文在线为例,它打造了“天空宇宙”计划,缔造一个属于全平台用户的视听盛宴。重点IP游戏《天空之门》会与三部已出版的、全网10亿+点击量的超级IP作品无缝对接,构成一部世界观通用的虚拟世界。基于此,中文在线还将搭建一座服务全平台阅读用户的IP游乐园。而其打造的 “百神大战”集结令计划会与百位网文大神级作家联合,组成一个属于中文在线的IP宇宙。

不过,在今年6月,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约谈网易云音乐、度盘、B站、猫耳FM、蜻蜓FM等多家网站负责人,要求各平台大力清理涉色情低俗问题的ASMR内容,加强对相关内容的监管和审核。目前来看,这类音频的市场空间尚不明朗。

虽然网络文学作品数量、用户需求均在互联网音频平台呈现高速发展态势,但肖轶认为有声阅读行业发展并未达到爆点。“在今后的3年中,会有更多的场景与有声阅读融合。我们要做的是厚积薄发,储备优质作品和IP,与内容提供方加强合作,创作出更好的作品。”肖轶说。

除了构建生态系统,网络文学也为其他领域发展提供了途径,这其中最明显的就是动漫行业。现在“网文+动画”的组合,既是网络文学大IP全产业链开发中重要的一环,也成为了国产动画发展的一个突破口。阅文集团为契合国产动漫近几年的发展热潮,阅文推出了如《全职高手》等动画,获得了市场的一致好评。

头部音频平台在求变

为了给助力网络文学在泛娱乐领域发展,不少政府部门也给予了很大的支持。为了形成网络文学人才集聚优势。如牡丹江引入了黑龙江古道网络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投资2000万元建设了古道网络文化创作基地,现已入驻网络文学作者40余人。不断巩固和加强与当当、阅文等业内领军企业的深度合作,努力向国内领先的网络文学创作基地迈进。

行业里来了新玩家,而且还是背靠互联网巨头、手握强大资源的成熟互联网企业,这让垂直的音频平台面临了不小的压力。

开拓有声读物蓝海 网络文学“掘金”逐有成效

其实绝大多数的互联网产品其实都是在争夺用户时间。虽然音频用户在增长,据CNNIC《第42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6月,国内有声阅读用户已达2.32亿,占网民总数的28.9%。但另一方面,除了短视频、直播、视频平台等互联网产品的分流,不同特色的音频产品也一定会瓜分用户时间和注意力。

2018中国有声书市场专题研究报告显示:2016年到2018年,有声书市场规模年均复合增长率34.8%,其市场规模从2016年的23.7亿元增至2018年的45.4亿元,预计到2020年将会超过78亿元。随着市场的逐渐成熟,以及用户对内容付费的接受程度不断提高,未来有声阅读付费空间潜力巨大,堪称一座待挖掘的金矿。

不过,目前行业竞争并未呈现出特别激烈的状态,相反的,行业玩家在谈到竞争的时候,提及更多的是合作。阅文集团副总裁朱靖谈到竞争时就表示,“我们用阅文听书品牌来表达这个海量作品库,与目前市场上的各种移动音频App是开放的合作关系,不存在竞争。”而另一位音频平台从业者也表示,新入局者带来的竞争压力还不算大,大家更多会寻求合作。

随着有声阅读被市场逐渐认可,有声化作为网络文学打造IP的试水动作,已成为优质文学作品走向全产业化的重要一步。因为在碎片化的移动互联网时代,个性化内容最容易成为产品。移动互联时代更强调满足听众个性化需求,只有个性化、私人化、启发式而又独具魅力的产品才能脱颖而出。从大众收听到个性收听,人们对于阅读产品个性化的呼声越来越高,以来获得不同的、独特的、有品的阅读体验。

比如同属腾讯系的喜马拉雅FM就是阅文内容输出的重要渠道。据朱靖介绍,阅文和喜马拉雅是战略合作关系,合作包括内容分发、IP改编。

可以说 “耳朵经济”风口的到来,让有声阅读成为网络文学多领域发展的重要拼图。《斗破苍穹》全网收听率破20亿、《超品相师》单平台播放量超23亿……一部部有声小说的火爆不仅吸引了一批音频平台、网文企业杀入,甚至一些专业配音团队也闻风而来。如阅文集团正式发布“阅文听书”品牌,布局有声阅读市场,希望依托阅文集团旗下海量作品储备,通过与更多作者、配音团队、有声书制作团队、音频平台合作,打造IP改编音频开发与分发合作矩阵。

不过,据一位音频硬件厂商透露,音频领域站队比较明显。或许,随着几家布局逐渐扩大,行业竞争格局会更加明朗,而版权、分发渠道的竞争也会更加激烈。比如阅文就牵头组建了一个IP改编音频开发矩阵。包括阅文内部的IP改编音频开发团队,来自喜马拉雅、懒人听书、企鹅FM等音频平台的团队,也包括由季冠霖、周建龙、孙悦斌等组成的专业配音团队。

据悉,目前,阅文旗下《斗破苍穹》、《武动乾坤》、《鬼吹灯Ⅱ》、《全职高手》、《凰权》、《超品相师》等作品均被改编为高人气有声书,截至今年上半年,阅文累计对外授权有声书近五千部,自有小说改编音频作品的新增音频时长约25万小时。中文在线旗下《官途》《橙红年代》等也被改编成有声小说,并已经累计拥有了28万集/部、8万小时的有声书资源。

相比较还在内容端发力的新玩家,这些互联网音频的头部平台已经开始向其他方面积极求变、转换思路。

这种背景下,不少头部平台还是寻求强强合作。去年8月,纵横文学与蜻蜓FM在京举办战略合作签约仪式,双方达成文字及音频版权互授、联合打造文学IP等计划,纵横文学将为蜻蜓FM每年独家开放1000本作品的优先选书权,作品由蜻蜓FM旗下央广之声制成有声书,在蜻蜓FM及纵横文学旗下熊猫看书APP播出。

在线音频产业主要包含四个环节:文字内容授权方;有声内容制作方;平台运营方;服务支撑方。目前,喜马拉雅FM、蜻蜓FM等音频平台,不仅仅是平台运营方,也延展到了有声内容制作方和服务支撑方。

可以说有声阅读更是凭借‘讲故事’属性强、粘性高等诸多特点,斩获了高流量,还培养了用户的连续收听习惯。而网络文学天生的内容优势,会为其提供源源不断的内容动力,双方的联合必然会在未来碰撞出更多的火花。

蜻蜓FM2019年的思路就是构建生态,并于近日推出儿童智能硬件生态内容服务方案,联合了众多智能硬件厂商合作。其COO肖轶还曾在一次采访中指出,从2019年开始,知识付费不再是蜻蜓唯一命题。

结 语:融合必然会带来环境和秩序的变化,对网络文学就会提出更高的要求。更高的要求就是从野蛮生长的阶段向带有价值观的文学来发展。随着传统文学与网络文学的融合发展,文学产业的内容结构将发生根本转变,这种态势也将催生出更多精品内容的涌现。

过去几年,知识付费的出现拯救了发展低迷的在线音频,不管是从内容还是商业化方面。未来,随着行业扩大、寻找新商业化模式的需求强烈,知识付费也将不再是音频产业的唯一命题。对在线音频来说,找到下一轮竞争的核心竞争力,将变得至关重要。

同时伴随着基础设施的日益完善,网络文学逐步形成优质内容生态,整个产业也将完成新一轮的升级。网络文学的融合发展还是和当下时代一体化。当下的时代就是文化产业和内容产业的一体化,内容产业的一体化包括网络文学、实体出版、游戏、电影、电视剧,甚至互联网经济、互联网思维、知识经济。

在这样巨大的融合中,网络平台方来说,最核心的还是要抓住自己的优势,抓住对内容的理解,同时顺应时代的变化,进一步让网络文学更有价值观,三观更正确,更能够推出主旋律正能量的精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