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民族的情愫迎接文学创作的春天,2019年度青海作家读书班开班

 文学常识     |      2020-04-18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

青海省第五届土族文学创作会议举行

         11月21日至23日,云南省作家协会2017年年会暨云南作家探访普洱绿三角大型文学创作采风活动举行 

冬日的西宁,窗外银装素裹,室内温暖如春。在这个雪花和心语同时绽放的美好季节,“不忘初心、牢记文学使命”2019年度青海作家读书班如期开班了。

楚雄作家创作的佳作结集出版。

盛夏七月,惠风和畅,绿意盎然。7月11日,由青海省作家协会主办,互助县文联承办,互助县作协协办的青海省第五届土族文学创作会议在“彩虹的故乡”互助县隆重举行。

图片 5

11月25日,“不忘初心、牢记文学使命”2019年度青海作家读书班在西宁开班,来自全省各州、市的汉族、藏族、回族、土族、蒙古族、撒拉族等民族的80余名基层作家,满怀对文学的热爱之情,齐聚西宁聆听专家、学者、作家的授课。

8月12日,由中国作家协会少数民族文学委员会、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民族文学》杂志社、云南省作家协会共同主办,云南省楚雄彝族自治州文联、楚雄州作家协会协办的“楚雄作家群”暨余继聪、段海珍作品研讨会,在北京中国现代文学馆举行。文学界专家学者对以余继聪、段海珍为代表的“楚雄作家群”的作品进行了解析、探索和研讨。

青海省文联副主席、省作协主席梅卓,青海省作协顾问、青海省散文报告文学学会会长祁建青,西宁市文联副主席阿朝阳,互助县政府副县长梁岩涓等领导出席会议。来自全省文学界的知名作家、学者和土族作家骨干60余人欢聚一堂,共同就新时期青海土族文学创作的现状和发展的趋势进行了研讨。

采风团在澜沧县古茶林地区进行签名留念

青海作家读书班已连续举办十届,为我省中青年作家的成长和发展,提供了良好的机遇和平台,很多学员已经成为我省文学创作的生力军和新力量,部分学员已在全国文学大刊崭露头角。

“通过这样的集体亮相,让更多的云南作家走向全国,从而开拓视野,对作品加以审视和反思,是云南省作协不遗余力扶持少数民族文学创作的体现。”中国作协书记处书记、副主席吉狄马加表示,在党的十九大之前召开少数民族创作研讨会,正是民族自信和文化自信的具体体现。

研讨会上,省文联副主席、省作协主席梅卓首先肯定了近年来我省土族作家的创作成果,并指出在今后的创作中,要认真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四个坚持”要求,坚持与时代同步伐、以人民为中心、以精品奉献人民、以明德引领风尚。切实增强脚力、眼力、脑力、笔力,自觉承担起举旗帜、聚民心、育新人、兴文化、展形象的使命任务,要用深厚的民族情感,强烈的民族自觉意识从丰富、熟知的生活矿藏中熔炼素材,用手中的笔,创作出更多反映时代主旋律的精品力作。

为深入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总结分析一年来云南文学成绩,部署计划今后的创作工作,全面推动云南文学繁荣发展,11月21日至23日,由云南省文联、云南省作协、中共普洱市委、普洱市人民政府主办,中共普洱市委宣传部、普洱市文联承办的云南省作家协会2017年年会暨云南作家探访普洱绿三角大型文学创作采风活动在云南省澜沧拉祜族自治县举行。21日,云南省文联党组书记、常务副主席李勇,普洱市委常委、宣传部长王鸿彬,以及近百位来自全省16个州(市)的文联主席和作家参加了年会和采风活动启动仪式。会议由云南省作协副主席胡性能主持。云南省作协副主席范稳作2016年云南作协工作报告。

本期读书班为期五天,邀请了张玉良、王十月、周晓枫、彭学明、邵燕君、葛一敏、刘晓林等省内外学者、作家和评论家,从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专题、“新青海精神”专题、文化自信与文学使命、文学情怀与文学担当、文学创作与文学批评等方面进行授课,研讨内容既联系国家大政方针、省委工作大局,也紧贴国内创作前沿和青海文学发展实际。这样的课程设置对于开阔学员视野,丰富创作技巧,进而提升青海作家的创作自信具有重要意义。

扎根彝乡大地,开出绚丽文学之花

青海省作协顾问、青海省散文报告文学学会会长祁建青先生从创作规模、创作理念和创作成果等方面用自己独到的见解,对土族文学创作的发展现状以及未来的发展方向做了专题发言。他指出,只有各民族的文学创作呈现勃勃生机,青海省文学事业才能走向繁荣发展之路。与会的专家、学者也发表了各自的观点和见解,并就少数民族文学创作的未来发展提出了意见建议,对今后土族文学创作充满了信心和决心。专家学者们一致认为:土族作家植根于本民族生活的土壤,通过对民族心理细微而准确的感受和把握,以土族特有的民风习俗和厚重的文化积淀为底色,创作了大量的诗歌、小说和散文等优秀文学作品。他们用这样一种形式,反省多元文化背景下本民族的过去、现在和未来,表达土族人民的喜怒哀乐,既揭示了一种深沉而厚重的人生主题,又极大地拓展了土族文化的内专家学者们一致认为:土族作家植根于本民族生活的土壤,通过对民族心理细微而准确的感受和把握,以土族特有的民风习俗和厚重的文化积淀为底色,创作了大量的诗歌、小说和散文等优秀文学作品。他们用这样一种形式,反省多元文化背景下本民族的过去、现在和未来,表达土族人民的喜怒哀乐,既揭示了一种深沉而厚重的人生主题,又极大地拓展了土族文化的内涵和外延。可以说,这些作品既展示了土族生活风貌和民族的精神气质,又形象生动地表现了本民族的历史进程和美好理想。

李勇在讲话中谈到,云南文学界要深化思想认识,用党的十九大精神统领文学工作,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加强现实题材创作,不断推出讴歌党、讴歌祖国、讴歌人民、讴歌英雄的精品力作;各级文联、作协要增强文化自信,集中精力策划一批具有云南特色、表现云南民族历史文化的文学精品,发掘云南深厚悠久的历史文化和丰富多彩的民族文化;建立长期且行之有效的“推拔扶”人才培养机制,聚集优秀文学人才。

青海省文联党组成员、副主席,青海省作协主席梅卓在读书班开班仪式上讲话,希望青海作家们对总书记的重要讲话学以致用,积极锻炼脚力,不断提升眼力,持续增强脑力,潜心提高笔力,把握时代脉搏,聆听时代声音,讲好青海故事,创作出有筋骨、有道德、有温度、有高度的精品力作,努力筑就青海文学新的高峰。青海省作协副秘书长崔红霞、《青海湖》编辑部主任范红梅等全程参加读书班。

楚雄在历史上曾是云南文化交流和民族融合的核心区域,具有丰厚的历史文化、民族文化底蕴。楚雄拥有“世界恐龙之乡”“东方人类故乡”“中国彝族文化大观园”3张世界级名片,为文学创作提供了丰富的素材。

图片 6

王鸿彬希望作家们能够深入普洱秀丽的山水,了解当地民风民俗,收集素材,激发灵感,用文学的方式留下边疆人民团结拼搏、携手圆梦的时代烙印,推动普洱文化繁荣兴盛,将多彩普洱描绘得更加美丽传神。

楚雄这片神奇的土地,培养了一批批优秀作家,形成了门类齐全、数量较多、实力较强、具有显著区域特征的“楚雄作家群”:楚雄现有中国作协会员13人,云南省作协会员104人,州县级作协会员466人。其中,农民作者有170人,彝族作者有159人,女性作者为183人。

会议现场

范稳谈到,2016年是云南文学喜获丰收的一年,作家队伍不断壮大,作品质量显著提升,基层文学创作精品不断涌现,已经初步形成一支有创作潜力,包括“老、中、青”,“各民族”在内的梯次完整的作家队伍。和晓梅、何永飞、伊蒙红木、范稳、雷平阳、张庆国、张丽萍、胡正刚等云南文学中坚力量持续发力,佳作不断,斩获国内多个重要文学奖项。前辈作家创作活跃、成果丰硕,包括彭荆风长篇纪实文学《旌旗万里》、吴然长篇儿童小说《独龙花开》等,青年作家群体亦有不少优秀作品发表。为扶持和帮助基层作家文学创作,云南省作协开展了一系列活动,包括“深入生活、扎根人民”主题实践、首届农民作家作品研讨会暨文学创作培训班、首届长篇小说创作培训班等,极大鼓舞了作家们的创作热情,为提升云南省少数民族作家创作,加强文学交流合作渠道创造了良好条件。云南省作协还十分注重培养少数民族作家。2016年,245位云南作家在省级及以上文学期刊发表作品,其中以诗歌创作数量为最,已成为中国诗坛的一支有生力量;散文作品有生活、接地气,体现了云南大地上各民族火热的生活;长篇小说创作则相对较少。

“楚雄州文坛如大青树一般,历数十年而青碧如春,盘根远逾,愈长愈大,如群雕一般,矗立在滇中红土地上!”楚雄州政协原副主席、楚雄州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马旷源说,“楚雄作家群”以彝族为主,数量众多,他们所写的多是本地题材,有浓郁的乡土味、民族味。因其熟悉且融入了自己的血和泪,因而有根、有源。

会议期间,青海省作协还为互助县领导和土族作家赠送了《青海湖》土族作家专刊。会后与会人员分赴纳顿庄园民俗博物馆、卓扎滩生态园等地开展了对土族民风民俗的采风活动。大家纷纷表示,通过此次活动,加深了对土族文学创作历史的了解,只有真正进入现实生活的腹地,体察人民群众的心灵世界,才能在更深的层面上实现文学创作的新突破。今后将努力以真情实感观照生活、反映现实,用手中的笔书写新时代精彩的人民生活。

会议期间,“云南省年度优秀文学作品奖”揭晓,彭荆风《旌旗万里》、雷杰龙《斗鸡》、祝立根《春风恶》、李达伟《暗世界》、吕翼《鹤儿飞呀飞》获奖。

回族评论家马旷源,本身也是楚雄州较有成就的高产作家,著有《春水桃花旧板桥》《老木寒云满故城》《飞红婉转托春波》等作品集50多部。彝族老作家杨永寿也是高产作家,先后出版报告文学、诗集、小说集等25部。女作家黄晓萍的长篇小说《绝代》、报告文学《真爱长歌》等,在文坛都有一定的影响。其中,《真爱长歌》还荣获了2010年中宣部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

图片 7

此次采风活动由范稳带队。采风团集中探访了普洱“绿三角”地区,深入澜沧、西盟、孟连三县,采访和调研“老达保”文化扶贫、勐卡镇马散村精准扶贫工程,走访孟连县景信乡回俄村一二组,听取“宾弄赛嗨”族际互助机制情况,了解佤族、拉祜族等少数民族传统文化和生存现状。通过采风活动,作家们对“绿三角”地区绚丽多彩的民族文化和亲如一家的民族关系称赞不已,纷纷表示要从此次活动中汲取灵感,积累素材,创作更多独具“云南特色”的作品。(摄影/何为强)

近些年,“楚雄作家群”中涌现出的中青年作家,其创作成就也不容小觑——余继聪、李学智、胡正刚、李夏等人的一批作品,荣获了冰心散文奖、梁斌小说奖、扬子江青年诗人奖、边疆文学奖、滇西文学奖等奖项。彝族作家张永祥(笔名:米切诺张)的长篇小说《建文帝与武定罗婺》,2015年被评选为中国作协重点扶持项目;彝族女作家段海珍的长篇小说《天歌》,2016年被列入中国作协“中国多民族作家丛书”,由作家出版社出版;李学智的长篇小说《达布的金山》,被评选为2017年中国作协少数民族文学重点扶持项目。另有一批作家的作品,被列入云南省文艺精品创作项目等。

合影留念

“楚雄作家扎根彝乡大地,坚守文化家园,创作了大量的优秀作品,在文学的道路上开出了绚丽多彩的民族之花,文学的光芒照亮了彝乡大地。”楚雄州委常委、宣传部长徐晓梅说。

贴近时代和民族特色,反映现实火热生活

“楚雄作家群”的创作相当注重贴近时代、关注现实。“他们的创作中,有大量的作品是反映现实火热生活和人民的情感与心灵变迁的。”中国作协创研部副主任李朝全说,如黄晓萍的报告文学《真爱长歌》,讲述了感动中国人物罗映珍用爱精心护理600多个日夜,最终唤醒植物人丈夫、缉毒英雄罗金勇的故事。“这是一首爱情的颂歌,也是一曲生命的礼赞!罗映珍这个真实人物的故事,可以感动所有的读者。”

少数民族文学是楚雄文学创作的优势。彝族作家张永祥的散文集《情感高原》荣获了第七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骏马奖”,极大地激励了楚雄少数民族作家。

楚雄作家擅长从本地的、本民族的生活习俗中取材,写出了不少具有民族特色和地域风格的作品。对彝族文化、宗教、习俗等的书写,也是他们坚持的创作方向。如李长平的诗歌《毕摩祭》,表现了毕摩日常祭祀活动;胡正刚的散文《梅葛音乐:诗意的生活现场》,为读者介绍了美好而动人的古老彝语音乐梅葛,他还用诗歌和散文诠释了毕摩及其为亡灵祷告的《指路经》……

“70后”彝族女作家段海珍,因出版过短篇小说集《鬼蝴蝶》,给人的印象太深刻,鬼蝴蝶移作了对她的“美称”。任职姚安县文联主席后,人称“鬼主席”。由于熬夜太多,她的一双眼睛经常是红的。但她的成就也是有目共睹的:近年来,她出版了小说集《红尘宝贝》、散文集《到梅葛的故乡去》,2016年又出版了长篇小说《天歌》。

“《天歌》以彝族创世史诗《梅葛》和云南汉族地方戏《花灯》为题材,反映了彝族的民族文化与宗教、爱情、死亡及灵魂的观念,展现了彝汉文化交融的场景,被认为是楚雄题材长篇文学作品的一个新突破。”李朝全说。

作为“楚雄作家群”年轻一代的领军人物,余继聪也创作了不少佳作,出版了散文集《炊烟的味道》《收藏阳光》等。余继聪原是中学老师,因为痴迷于文学,近年来改投文联,主要进行乡土题材散文创作。

“割不断的乡思,忘不掉的乡味,诉不完的乡愁,挥不去的乡音,抒不完的乡情,这是读余继聪《乡村记忆》的第一印象。”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秘书长、《民族文学》副主编赵晏彪说,“那浓浓的妈妈的味道、难以割舍的家乡味道,被他写神了,写醉了。好的文章是应该引起读者共鸣的,他的乡土散文做到了。”

在著名评论家牛玉秋的眼中,楚雄散文四家(黄晓萍、苏轼冰、张永祥、余继聪)在年龄上形成梯队,已成后浪推前浪之势——出生于上世纪40年代的黄晓萍是社会的歌者,她的社会责任感体现在对楚雄山川万物、风土人情的热爱上;苏轼冰是生活的歌者,他的作品以平易质朴见长,不少作品的内容从题目便可窥一斑,如《喜爱南瓜》《难忘红薯》《看电影》《小人书》等;余继聪是一位文化的歌者,他承继了中国现当代文学乡土的神韵,记录了当下乡村的心灵变迁;张永祥是民族的歌者,由于对民族身份、民族文化的自觉,使得他的散文在平易质朴中有了一种硬度。

“这种硬度是一种顽强,是一种坚持,是少数民族文化流传至今的基本依据。”牛玉秋说,“对于张永祥来说,威胁来自本民族文化在不知不觉、无声无息中的消亡。他需要在城市与山村、汉族与彝族的双重对比中不断强化、发掘民族文化的滋养,保持一个民族歌者的自觉。”

强势崛起,希望能够从高原走上高峰

在云南,近20年来比较引人注目的是出现了以雷平阳、夏天敏、潘灵、胡性能、刘广雄为代表的“昭通作家群”。如今,“楚雄作家群”也在强势崛起,成为文学界需要关注和研究的“楚雄现象”。

“这种文学群一旦形成,便会制造出文学的‘马太效应’,从而使该地域的文学创作呈现出全面崛起之势。”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副会长、著名评论家尹汉胤说。

“楚雄作家群”的强势崛起,不仅得益于楚雄是历史文化、民族文化的沃土和富矿,彝族文化是楚雄的根和魂,而且还得益于这块土地上有着良好的文学生态。

楚雄州委、州政府历来重视文学创作、文化建设,州级财政每年预算安排100万元文学创作扶持专项资金;楚雄州文联出台了文学创作奖补、公开出版图书奖补、签约创作实施办法、文学创作扶持等9个文件扶持文学创作。

各级作协、著名作家对民族地区的重视、关怀和帮助,对“楚雄作家群”的形成也起到了重要作用——中国作协长期关注、关心楚雄州的文学创作,给予具体的指导帮助;云南省作协2017年把推介宣传“楚雄作家群”作为重点工作,在资金、项目上给予倾斜;著名作家邓一光,从2014年开始义务指导、帮助楚雄州文学创作……

“在云南这个多民族省份,出现了不同地域的作家群。他们就像多彩土地上出现的一个个小小高原。”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常务副会长、中国作协少数民族文学委员会副主任叶梅表示,希望通过各民族作家的共同努力,使中国多民族文学早日从高原走上高峰。

在此次研讨会上,楚雄州文联党组书记、主席,楚雄州作协主席李茂尊也表示,目前,楚雄文学创作还存在一定差距:缺精品力作,缺拔尖人才;原创水平低,虽有丰富的创作资源,但不能很好反映其所蕴含的巨大价值,讲不好楚雄故事;对作者的培养、创作指导、保障等还有差距。他指出,今后,楚雄作家要按照习近平总书记“胸中有大义、心里有人民、肩头有责任、笔下有乾坤”的要求,进一步增强使命担当,创作出更多无愧于时代、无愧于人民的优秀作品。

令人欣慰的是,在楚雄这片文学高原上,一大批文学新人正满怀自信和锐气呼啸而来。相信在楚雄作家们的共同努力下,楚雄州文学全面崛起的时代即将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