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哲族作家孙玉民的,3位赫哲族文化老人的新创作

 文学常识     |      2020-05-03

春节刚过,58岁的赫哲族作家孙玉民又琢磨起自己今年的“小目标”——动笔撰写反映赫哲族人捕鱼生活的小说。2018年,他创作的少数民族题材电影剧本《赫哲神舞》成为第27届中国金鸡百花电影节提名剧本。

新华社哈尔滨9月27日电 题:从苦难走向光明,赫哲人70载唱响新船歌

新华社哈尔滨5月25日电写作电影脚本、创作新伊玛堪、创办婚俗表演,在黑龙江省同江市街津口赫哲族乡,3位文化老人发挥各自特长,正在创作新作品,反映赫哲族生产生活方式变迁,弘扬赫哲民族传统文化。

仅有五千余人的赫哲族是我国人口最少的民族之一,主要分布于黑龙江三江平原和完达山余脉一带。赫哲族拥有独特的渔猎生活方式,以及闻名于世的民间说唱艺术“伊玛堪”等文化形式。坐在黑龙江省同江市街津口赫哲族乡渔业村的家中,孙玉民向记者讲起对小说的构思,细数赫哲族奔向美好生活的点滴。

新华社记者孙英威、何山、闫睿

孙玉民:写作电影脚本盼拍成电影

“我高中毕业后回到村里,与乡亲们一起划着双桨,用赫哲族传统方式捕鱼。”孙玉民说。

由仅300余人到5300余人,由居无定所到生活无忧,新中国成立70年来,渔猎民族赫哲族在党和国家的关怀下,从苦难的旧日子走向光明的新生活。记者近日走近广大赫哲族同胞,他们说,民族70年的变化翻天覆地,相信更好的日子还在后头。

两年前,街津口赫哲族乡许多道路坑坑洼洼,晴天飞土,雨天泥泞;如今,街路整洁,一栋栋具有浓郁民族特色的房屋映入眼帘,房屋上用油彩绘画着赫哲人捕鱼、生活场景,一排以赫哲少女迎客舞为原型的路灯整齐地列在路旁,特色餐馆、赫哲族手工艺品店在街边依次排开。

20世纪80年代,改革的春风吹到了乌苏里江,也吹进了赫哲族渔民的心里。就在那几年,国家向渔业村发放了新型柴油机,安装在村民们的渔船上。生产工具的改善,极大提高了赫哲族渔民的劳动效率,也让他们彻底告别了人力划桨时代。

新中国成立,让赫哲人迎来新生

赫哲族世世代代居住在黑龙江边,是一个渔猎民族,夏渔冬猎,以“上山能搏虎,下江能捕鳇”为傲。走进鱼皮画创始人、赫哲族作家孙玉民的家,他拉着记者的手坐下,随后拿出一本刚刚完成的作品。

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为加快赫哲族致富步伐,政府在赫哲族聚居区实行“渔农并举”政策。“我当时和村里的精干青年组成垦荒机务队,来到哈鱼岗。”孙玉民说,这是黑龙江畔一片未开垦的土地。“我们驾驶着政府拨给的两台拖拉机,在一人多高的草浪中拓荒。”

居住在黑龙江、松花江、乌苏里江流域的赫哲人,依山而猎,沿江而渔,性格中自带纯朴豪放。他们勤劳智慧,能歌善舞,但也饱经苦难。

“这是我今年花一个多月,创作完成的电影脚本《街津口之恋》,讲述一对现代青年男女打鱼过程中发生的爱情故事,他们从不相识到相识,再到相爱。”孙玉民说。

丰收时节,如山的大豆、小麦被孙玉民等机务队员们用麻袋扛上了开往远方的货船。汗水变成金子,流进了赫哲族人的腰包。经过数年奋战,机务队开垦了黑龙江畔几百垧荒原,分给了村里各户。村民们由此逐渐形成以农为主、以渔为辅的生产格局。他们的生活日渐宽裕,有的置办起小四轮配套农机具,有的盖起了大砖瓦房。

“当年,日本侵略者把赫哲人强行赶到远离江岸的沼泽地,编入部落。生活条件差,又缺食少医,不少人得病去世了。”生活在黑龙江省同江市的85岁赫哲老人尤桂兰回忆。

1961年出生的孙玉民过去以打鱼为生,上世纪90年代初,他还打过一条400斤的鳇鱼。后来孙玉民到乡文化站工作,与文字结缘并发表过大量小说、散文,2008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去年,孙玉民还出版了小说集《乌苏里船歌》。

眼见着赫哲族人生活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从小酷爱读书写作的孙玉民决定用笔记录这一切,将自己的见闻写在纸上,发表了一批反映赫哲族人生产生活的散文、小说。

“如果没有共产党,我们这个民族怕是早就不存在了。”在同江市街津口赫哲族乡民族文化村,68岁赫哲人尤秀云经常给游客讲起民族过往。

“我最大的愿望就是把《街津口之恋》拍成电影,让更多人了解赫哲族渔猎文化,从而促进当地旅游经济的发展。”孙玉民说。

与俄罗斯隔江相望的街津口赫哲族乡,山清水秀。进入21世纪,这里建成了赫哲族文化村,孙玉民也在文化村开起了赫哲民俗手工艺品店,制作售卖具有浓郁当地特色的艺术品——鱼皮画。后来,孙玉民面向村民免费开办鱼皮画培训班。如今村里主街俨然成了鱼皮画文艺店一条街。

赫哲人撒开千张网,船儿满江鱼满舱……尤秀云说,在她小时候,父辈们外出打鱼,一次就要十天半个月。集体捕鱼时,大家会选择一位有声望的人,主持全程生产和分配。

吴宝臣:创作一首新伊玛堪留给后人

“我们的鱼皮画不仅卖给了游人,还‘挂’到了网上。民族文化借力旅游产业,传播到各地。”孙玉民说,自己前几年到南方城市旅游,在机场还看见了街津口赫哲族文化的展示图片。

9月的一天,尽管凌晨3时就起来排队,但临近中午,尤双喜才等到出船的号。生活在黑龙江省饶河县四排赫哲族乡的他,打鱼已有43个年头,“上世纪80年代,国家给我们配发了机器船,赫哲人彻底告别了人力划桨时代。”

走进吴宝臣家里,他用赫哲语给记者唱了一段伊玛堪。“我刚才唱的大意是赫哲人生产生活方式发生了重大变化,从狩猎到农业,从狍子皮到现代服装,过上了幸福生活。”吴宝臣说,他正在准备创作一首新伊玛堪,主要表现赫哲人生产生活方式的转型。

这几年,国家为渔业村盖起了花园般的赫哲新村,暖黄色的楼房,一排排矗立在街津山下。街津口最后一批茅草房的主人,也全部搬进了赫哲新村。

后来,政府又在赫哲族聚居区实行“渔农并举”。1985年,赫哲人孙玉民和八九个年轻人,驾驶着国家拨给的两台崭新拖拉机,到哈鱼岗开荒种地,“从那时起,赫哲族逐渐形成以农为主、以渔为辅的生产格局,生活日渐富裕。”

赫哲族有语言无文字。伊玛堪是用赫哲语口耳相授的民间说唱艺术,是记录赫哲族历史、风俗的活化石,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得益于党和政府的关怀,我们跟全国各族人民一起奔向美好生活。”孙玉民说,新的一年,自己将把更多精力投入到采风和写作中,把赫哲族的风情、历史展示出来,让更多人了解、喜爱赫哲族文化。

70年来,赫哲族经历了从濒临消亡到定居渔猎,从单一捕捞到渔农并重、再到目前多业并举的跨越式变迁。

吴宝臣的三爷爷吴连贵是赫哲族着名的民间艺人,在国庆30周年时,还应邀到人民大会堂进行过表演。他从小耳濡目染,渐渐学会唱伊玛堪。

在祖国大家庭关爱中奔入“小康”

“我三爷爷去世前,给我留了一盘伊玛堪磁带,那时候天天听,对我影响很大。”从1983年开始,吴宝臣就致力于伊玛堪传承与发展。2008年,吴宝臣被授予“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伊玛堪传承人”称号。

在尤桂兰生活的同江市八岔赫哲族乡八岔村,整齐的街道间,并列着一排排花园式二层小楼。村内广场上,老人和孩子们饭后正沐浴阳光,遛弯打趣。

上世纪90年代,鱼类资源逐年减少,政府部门积极引导赫哲族群众转产。赫哲人由原来的以渔业为生,到现在逐步形成了种植业、养殖业、民族特色旅游业等多元民族经济结构。

“2013年8月,村里遭遇特大洪水,农田被淹,房屋被冲毁。灾后,国家帮我们重建了美丽家园。”同江市委常委、八岔赫哲族乡党委书记高学智说。

“转产给当地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让赫哲人过上了幸福的生活,我要用说唱的形式记录下来。”吴宝臣说,现在除了带徒弟,他已开始构思创作一部新伊玛堪留给后人。

村里醒目处展示赫哲族发展变化的一处展览,不时吸引来访者驻足。照片无言,印记着一个少数民族“旧貌换新颜”、率先奔入小康社会的70年不平凡岁月。

吴玉梅:创办一支赫哲婚俗演出队

“小时候,一家人住在地窨子里,土话讲‘在地上挖坑就住’,住了10多年。后来和叔叔家一起盖了3间平房。”75岁赫哲人尤玉凤指着展板照片说,“没敢想,这辈子还住上二层小楼了,打开水龙头就有水,冬季有地暖,脚踩地板也不怕。”

赫哲族传统婚俗传承人吴玉梅办了一次婚俗展览,没想到引来大量群众驻足参观。“赫哲人结婚多用现代婚礼方式,婚俗展演让赫哲人找回了过去的感觉。”吴玉梅说。

走进孙玉民所在的街津口赫哲族乡渔业村,这里三面环山,一面临水,景色秀丽。这几年,村里给大伙盖起了赫哲新村,当地最后一批茅草房的主人也搬了进来。

吴玉梅喜欢跳舞,今年虽已60岁,但跳起舞来仍欢快如飞。2011年,为了传承赫哲族文化,吴玉梅牵头成立了赫哲族伊玛堪民间艺术团。

从捕鱼到务农再到写作,孙玉民近年来专注于记录赫哲风采。去年,他创作的少数民族题材电影剧本《赫哲神舞》成为第27届中国金鸡百花电影节提名剧本。

艺术团立足乡土,除传承赫哲族文化之外,还根据赫哲族伊玛堪等文化精髓,创作了《赫哲族人的婚礼》《江畔赫哲渔歌》等文艺节目,在赫哲族民族文化村为游客演出。游客多时,他们每天要有四五场演出。

“从‘活下来’到‘过得好’,赫哲人和全国各族人民像石榴籽一样紧紧相拥,奔向美好生活。”孙玉民说,自己要把赫哲族70年的精彩变化更多地讲给大家。

赫哲族传统婚俗具有渔猎文化特色,为了恢复传统的赫哲族婚俗,吴玉梅牵头成立赫哲婚俗演出队。她拿自己的侄子做实验,侄子和侄媳妇都很乐意,结婚当天引来众人围观。吴玉梅说,她最大的愿望是更多的婚礼选择赫哲传统婚俗形式,发展赫哲族民族文化。

把民族优秀文化永续“传唱”

“自从来了共产党,我们的生活多美好。”八岔赫哲族乡伊玛堪传习所内,大家载歌载舞,唱起民族歌谣《乌苏里芒目》。尤玉凤说,他们一周来学习两三次,学员从10岁孩子到70多岁老人都有,大家已经会唱10多首传统歌曲了。

赫哲族有语言,无文字。源于生产生活的伊玛堪艺术,亦唱亦说,主要颂扬赫哲族民族英雄和精神,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急需保护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从口口相传到规范化传承,同江已建立起伊玛堪国家、省、市、县四级传承人体系,为学员们开展现场教学和微信授课。“伊玛堪是世界艺术瑰宝,努力传承好伊玛堪是我的荣耀。”国家级传承人吴宝臣说。

晾晒大马哈鱼皮,制作鱼皮衣、鱼皮画、鱼皮挂件,赫哲人从渔猎文化中衍生出的传统生活方式,如今正成为发展经济的卖点,也让赫哲文化得到保护和传承。

“去年合作社线上线下接单,销售额50多万元。”在海珠手工艺品合作社,赫哲人王海珠告诉记者,社员们参与热情很高,有的人一年就挣了1万多元。

近年来,赫哲族聚居区发展起民俗体验游,一些人家把住宅改成了家庭旅馆。2016年以来,仅八岔、街津口两乡就接待游客100余万人次,实现旅游综合收入2亿多元。

全国人大代表、赫哲人刘蕾说,赫哲人走上幸福路,人民的江山万万年,幸福的生活仍在传唱。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