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奶给我讲的奇闻异事3,啼笑婴缘

 小说     |      2020-01-06

在很久以前,有一位农夫干完活晚上回家去,他一手拿灯笼,一手拿着酒壶,边走边喝,走着走着,他忽然看见前面有一位白衣女子,正在一旁的坟地里哭泣,那位老汉以为他们家里死了人,过去看看她,安慰安慰她,可没成想,他刚刚才往前走了一步,那位女子却消失不见了,她揉揉眼,抬起头一看,那位女子又出现了,他又往前走了一步,那位女子又不见了,他心中一惊,心想,这个地方常年闹鬼,我是不是也遇见鬼了,不对,是鬼,我怎么能看见她,他又装起胆,径直往前走去,哪位女子一直在,一咋hi没有消失,他心中就更有了胆量,一直走一直走,走了将近半小时,都还没到,原本几十秒的路,现在还没走完,他以想,坏了,一定是遇见鬼了,说吧,他就要往回走,没成想,他刚一回头,远处还有一块坟地,还有一位白衣女子在哭泣,完了完了,这些完了,是真遇见鬼了,我卯足了劲,对着那个女子扔了一块石头,那位女子竟又消失了,突然出现在她面前,把那位老汉给吓傻了,那位女一共有七个眼,还都冒着火光,那个老汉回去以后,没过多少年就死了。

最近比较忙,都快忘了更新,不好意思了。

图片 1 老汉一直膝下无子,做梦也没有想到,在自己的晚年,竟然会无故飞来到一个儿子!不,还有一个孙子!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原来,这是一出啼笑皆非的诡异婴缘,亦悲,亦喜……——题记
  【1】坟林里的脚步声
  天色渐渐黑了下来。此时正是深秋的天气,吹过的风,凉气袭人,冷彻心扉。现在,这一阵阵带着袭人凉气的秋风,正吹入了一片幽深的树林子。
  树林子中,都是一些秃了枝干的枯树。枯萎的叶子飘落在林子间,积成了一个个的小堆,起起伏伏,如同一座座的小山,密密麻麻地排列在枯林之中。
  这些起起伏伏的堆积物,难道真的都是小山吗?
  不,当然不是小山。
  都是坟!这一个连一个的堆积物,竟然是一个个的坟!大坟,小坟……都是无碑的荒坟!
  这是一片坟林,一片座落在荒郊野外的坟林。
  天色更黑了,黑的,有些阴森,有些诡异。
  寂寞的坟林,也显得更幽,更深了……
  这样的一个黑夜,这样的一片坟林,难道,还会有人进来吗?
  就在这一个黑夜,就在这一片坟林,此时,竟然真的响起了脚步声。
  人的脚步声。
  由远而近,渐渐地传来……
  【2】飘然而至的白影
  神秘的脚步声,在走进坟林的时候,慢慢地停了下来。
  走进坟林的是一位老汉。挑着担子的白须老汉。老汉气喘吁吁地走进坟林,放下担子停了下来,准备休息片刻。
  担子里面,装的是卖剩下来的几个烧饼,还有几杯还冒着热气的豆浆。
  在每天的天黑以前,这位白须老汉都要挑着一担烧饼和几杯豆浆,到附近的村子里去卖。每天,他都要经过这一片寂寞幽森的坟林。
  当然,这片坟林也不是白须老汉的必经之路,却是一条近路。
  白须老汉是一个胆大的人,未曾怕过夜路。而且,也从来不信鬼魅。休息够了,老汉又挑起了烧饼担子,走着准备回家。
  忽然,在老汉的前方,竟出现了一抹模糊的白色影子!
  老汉一楞,又停下了脚步。
  白色的影子渐渐地近了。
  似乎是一条人影。
  这个白色的人影,越来越近,迎着老汉慢慢地走了过来。
  不,应该说,是飘了过来。因为,老汉听不见这白色人影发出脚步的声音。
  难道这白色的人影,真的没有脚步声吗?
  还是,轻的,让老汉根本听不见?
  这个白色的影子,真的是人影吗?
  【3】白衣少女
  这一个白色的人影,渐渐地近了。
  白须老汉使劲地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是老眼昏花吗?
  迎着老汉走来的,是一个貌若天仙的美少女。
  少女虽然貌美,但是眉宇之间,却又隐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淡淡哀愁。一身薄如蝉翼的连衣裙,在风里飘逸飞扬,紧裹着少女娇弱的身躯。连衣裙洁白胜雪,隐现出少女曲线玲珑的娇躯。
  白衣少女每走一步,都轻盈如絮。
  怪不得刚才这个白衣少女走来的时候,老汉听不见她的脚步声。
  “老伯,还有卖剩的烧饼吗?”
  “有啊。一元一个。天色这么晚了,你一个姑娘家还出来啊?穿这么单薄,不冷吗?”老汉随口问道。
  “这早就成习惯了。我的孩子现在肚子饿了,我特意出来给他找一点吃的。正好,就遇到老伯你了。今天的运气真好。”
  “哦。是吗?”老汉嘴上在应着,心里却在犯嘀咕:“看相貌,这姑娘才十八九岁,难道,就已经有了孩子?”
  白衣少女接过了老汉的两个烧饼。然后,递上了两张一元的纸币。
  “再拿杯豆浆吧。算送的。”老汉又取出一杯豆浆。
  “谢谢老伯!”说完,又接过豆浆的白衣少女便转过身,慢慢地离去了。
  手中捏着少女递来的两元钱,老汉不再多想了。
  弯身整理好了烧饼担子,老汉便准备回家。
  刚刚一抬头,白须老汉一下子又惊呆了!
  因为,他又看见了一件奇怪可怕的事!
  【4】两张黄纸钱
  老汉刚刚一抬头,那个买烧饼的白衣美少女,竟然就不见了!突然间,就一下子不见了。就在刚才,还分明慢慢地在老汉前面走,怎么等老汉一低头,这个白衣少女就突然不见了呢?
  老汉怀疑自己真的是老眼昏花了。反正也想不出是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索性,老汉也就什么也不再去多想了。挑起了烧饼担子,老汉径自回家了。
  一回到家中,老汉便把这件奇怪的事,说给了老伴听。
  老伴也不由犯疑:“在我们村子里,好象没听说,有这么一个年轻又漂亮的妈妈。难道,她是邻村的?”
  这一个夜晚,老汉和他的老伴,各自都在寻思着这件怪事,到很晚很晚,才各自睡去……
  第二天早上,老汉的老伴睡得正香,突然被老汉使劲地推醒了!
  “老头子,一大早干吗呢?”老伴生气地嘀咕着,睁开了惺忪的双眼。
  只见站在床前的老汉,一脸的纳闷。在老汉的手里,竟然拿着两张黄纸——也就是,烧给死者所用的黄纸钱!!
  难道这两张纸钱,竟是来自幽冥之府中?
  莫非,这两张黄纸,竟是夜鬼所用的钱币不成?
  【5】坟墓里的哭声
  老汉的老伴顿时傻眼了:“老头子!你?……你这是……”
  “昨晚,我把这两元钱放进抽屉里面的时侯,根本就没有这两张黄纸钱啊?”老汉的脸上,写满了疑惑和不解。
  “难道,是昨晚那……”老伴不由打了个冷战,不敢再往下想了!
  “但愿这回,只是别人的一场恶作剧。”老汉唯有自我安慰了。
  老俩口,谁也不敢再往下想了。
  ……
  到了快要天黑的时候,老汉依旧挑着他的烧饼,走到邻村去卖。
  回家的时候,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老汉的担子里,又留剩了两个烧饼,一杯豆浆。
  天色,又慢慢地黑了下来。
  老汉再一次走进了这片幽幽的,森森的寂寞坟林。这一次,老汉格外地留了心。他一边走,一边仔细地在观察着坟林的四周。
  坟林中渺无人影,也无风声。此刻的坟林,竟是出奇的安静。
  老汉心中暗想:“这一回,总该让我松一口气了吧?”
  蓦然,老汉的耳朵里,轻轻地飘进了几阵哭声!极其微弱的哭声!
  老汉干脆放下了烧饼担子,静下了心去听。这回老汉总算是听清了。
  这微弱的哭声,分明是一个小孩的哭声。而且,这小孩的哭声,若有若无,轻的就象是从地底下飘出来似的。
  不,应该说,这小孩的哭声,是从坟墓中飘出来的。林中的某一个坟墓中!
  “这个小孩,怎么可能会在坟墓中哭泣呢?”老汉刚想去寻找哭声的来源,忽然……
  【6】似露端倪
  “老伯,还有卖剩下来的烧饼吗?”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昨夜的那个白衣美少女,现在,竟又无声地站在了老汉的身后。而且,还是穿着昨夜那件薄薄的,隐现出少女玲珑娇躯白色连衣裙。
  正想要去寻找小孩哭声来源的老汉,一下子怔住了!
  看着站在原地发呆的老汉,白衣少女的脸上,顿时露出了失望的神色:“老伯,是不是烧饼全部卖完了?”
  “有,有……”老汉终于回过了神。
  白衣少女的脸上,又露出了欣慰的神色。
  老汉又接过了白衣少女手中的二元钱。然后,把仅有的两个烧饼和一杯豆浆,放在了白衣少女的手中。
  白衣少女接过老汉的两个烧饼和一杯豆浆,慢慢地转过身去,慢慢地走了。
  这一回,老汉盯住了白衣少女的背影。
  昏暗的夜色里,少女的白色连衣裙几乎是透明的。若仔细地去看,白色的连衣裙里面竟似赤裸着的!少女光滑如缎的后身,在模糊幽暗的夜色中,若隐若现。
  白衣少女每走一步,都能勾起男人们无限的遐想。
  不过,此刻在白衣少女后面站的,只是一个心无杂念的白须老汉。老汉现在所关心的,只是要看到白衣少女究竟要走到哪里。
  白衣少女越走越远,似乎到了一座坟前,便停下了。
  老汉几乎是目不转睛地盯着。但是这个神秘的白衣少女,突然又不见了!就在老汉的眼皮底下,突然地又不见了!
  老汉使劲地揉了揉眼睛,还是没有看见白衣少女。老汉立刻追了上去!赶到了白衣少女刚才站住消失的那一座坟前。
  徒见一座无碑的荒坟,坟上长满了乱七八糟的野草。
  是这座坟吗?
  刚才的白衣少女呢?
  小孩微若的哭声,是从这座坟里发出来的吗?还是所有的一切,都是老汉的幻听?
  【7】山重水复疑无路
  老汉的心中,满是说不出的狐疑。找不到白衣少女的影踪,老汉只好拿起遮烧饼用的布,使劲地扯下了一根布条。然后,老汉把布条系在了这一座荒坟前一株枯树的枝条上,留作以后自己辨认的记号。
  完事后,老汉便挑着烧饼担子回家了。
  一回到家,老伴急着迎上前去,第一句话就问老汉:“今天,那个年轻的女子又来买你烧饼了吗?”
  “嗯。”老汉从身上取出了刚才那白衣少女给的两元钱。
  分明是两张货真价实的一元人民币!
  难道,昨天夜里的那两张黄纸钱,真的是有人故意做了一次恶作剧?可是有谁,会做这种无聊的傻事?如果没有人做,那两张黄纸钱,又当做何解释呢?
  ……
  老俩口又各自胡思乱想到深夜,才各自勉强睡去……
  天终于亮了。
  这一回,又是老汉先醒。来不及穿上衣服,老汉就急急忙忙的起身,拿出钥匙打开了放钱的那一个抽屉。
  果然不出老汉所料!
  只见在这一个放钱抽屉里面,真的又多出了两张黄纸钱!加上前面的两张,一共是四张。
  一直胆大不信鬼魅的老汉,在此刻,面对着眼前这四张金黄的纸钱,也不由地倒吸了一口冷气!
  莫非那一个买烧饼的白衣美少女,真的是夜鬼?可是,有这么年轻、貌美、性感的女夜鬼吗?那几声小孩的微弱哭声,又怎么解释呢?
  难道那一个小孩,竟然也是一个鬼婴不成?可是,一个鬼婴,又怎么会要吃人间的烧饼、喝人间的豆浆呢?
  【8】守坟
  老汉很怕老伴也跟着他一起担心。于是就急急忙忙地把后来的那两张黄纸钱,藏进了自己的内衣口袋里。
  老汉的老伴醒过来之后,第一个反应,果然,也和老汉一样,马上急急忙忙地去打开放钱的抽屉。只见放钱的那个抽屉里面,还是静静地躺着原来的那两张黄纸钱。
  老伴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老头子,看来这件事,一定只是有人搞了一个恶作剧吧?”
  老汉没有回答,也不做解释。
  等到了黄昏时分,老汉又挑着烧饼担子,匆匆地来到邻村去卖。
  看着天色将黑的时候,老汉没等卖完,就挑起了烧饼担子急着回去了。不是赶回家中,而是赶去守在了那一座荒坟前。那一座,无碑、长满了野草的荒坟。
  此时,萧瑟的秋风乍然吹起,荒坟前那一棵枯树的枝条上,老汉系的那根长布条正随着乍起的秋风,轻舞飘扬……
  天色终于黑了下来。
  但是,老汉没有听见小孩的哭声,更没有看见那个神秘的白衣美少女!
  天色,已经完完全全地黑了。
  寂寞的荒坟在夜色中,有一种说不出的凄凉,更有一种说不出的诡异。
  白衣少女不可能忽然就从荒坟中飘然而出吧?
  老汉渐渐等不下去了。他很担心家中的老伴,如果再晚下去,家中的老伴只怕又要起疑心了。不得已,老汉不情愿地挑起了烧饼担子。
  这时候,天上的浮云正好遮住了那一轮清冷的月儿。
  夜色,更黑了。
  坟林中,刺耳的风声如同夜鬼在哭泣。
  但是,老汉的心中没有一丝的害怕,相反,倒是有些失望。
  就在老汉快要走出坟林的时候,忽然……
  【9】难拨的疑雾
  那一个神秘的美少女,又忽然出现了。又是有些诡异地,忽然就出现在老汉的身后了,还是穿着那近乎透明的白色连衣裙。
  于是,昨夜的一幕,又在此时重演了……
  回到家里,老伴又问起了白衣少女的事。
  “没遇上。一路无阻。”老汉只字不提此事。
  老伴也不再多问,安安心心地睡了。
  老汉却在辗转反侧,正思量着此事:“报案?有谁相信世上还会有这等鬼事?……”
  一觉醒来,老汉的内衣口袋里,理所当然似的又多了两张黄纸钱!
  老汉不再犹豫了,决定要尽快地弄清这件事情的真相。
  上午,老汉赶到邻村,逢人便打听,打听最近有没有出走未归的年轻女子。
  问到的村民都是摇头:“没有听说。”
  一个上午,就这么毫无结果地过去了。
  “这么打听下去,好象也不是个事呀。”老汉暗忖。静静思索了一会儿,老汉忽地猛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哎呀!怎么忘了还有那个小孩呢!”
  到了下午,老汉又匆匆地赶去了邻村。
  “最近,可有带着一个小孩,莫名失踪的年轻女子?”
  问过一家,又一家……
  直到天近黄昏的时候,这个问题还是不得其解!
  老汉只能选择回家。因为,他还要卖烧饼呢。而每一个来买他烧饼的人,他也全都不放过打听的机会。
  这样的日子,在一天天地过去。
  老汉收到的黄纸钱,日渐地增多了。老汉心中的疑雾,也一天天地转浓了……
  终于,在一个阴天的下午……
  【10】剥茧抽丝
  老汉怕要下雨,提了个早,挑着烧饼担子出去了。
  来到邻村,没等一会儿,就走来了一个老太太:“来两个烧饼。”
  “哦。”递过了两个烧饼,老汉不失时机地向老太太问起了白衣少女的事情。
  “失踪的年轻女子嘛,好象没听说过。不过……”老太太稍微沉思了一会儿,接着道:“在我自己的村子里,倒是听说过一个象你所描述的年轻女子。”
  “快点说来听听。”老汉仿佛一下见到了阳光。
  “这个年轻女子名叫白芊芊,但是已经去世半年多了。”
  “是么?那她又是怎么死的呢?”
  “听说,白芊芊似是得了一种怪病。但是我们村子里的人,都对此事抱着怀疑的态度。”
  “为什么?”
  “因为,白芊芊与她婆婆之间的关系有一些紧张。”

我这个人喜欢看书,一来二去在书店中有了几个相熟的朋友。有一个朋友,特别喜欢鬼怪的故事,喜好翻阅笔记小说和志怪记载。他姓刘,我总戏称他为刘鬼狐。

无独有偶,在同样样的的方,发上过同样的事,那是一九七几年,一位出远门回家的人又遇见那块坟场,还有一位白衣女子在哭泣,因为他没有听过那个传说,所以不知道,遇到了他,就别管,也别看她,就管走自己的路,可他他没有听,也是过去安慰呢个女子,没成想,那个女子一转身,还是七颗眼,当场就把他给烧死了(此故事有所真实依靠,请大家夜晚走路小心为好)。

今天,我给大家讲一个关于民间鬼怪的故事。

有一天我回老家,在村子里散步,竟然碰到了他。原来他家在邻村有亲戚,随家人一同来探亲。在亲戚家中待的无聊,也是出来散心。

我家虽然处在浙江,算是平原,但离我们不远处有很多山。早年的时候,交通不发达,山里和外面几乎没有什么交流,唯一一条道路可能要走上大半天,甚至一天。

我把他邀至姥姥家,和他天南海北的聊了起来。刚巧看他那家亲戚的长辈与我姥爷是对棋友。他的家人也就放心让他呆在我姥姥家了。

那里也被我们称为山里,而我有一个干娘就住在山里面。山里群山环绕,植被茂盛,但山不高,不知道那个时候是污染少,有灵气,还是封建迷信依旧蔓延。精怪鬼神之事,总流传不止。

那天用完了晚饭,他起身要走,我也不好挽留。我心知干什么-他哪个村到我这个村之间是一片荒坟,这小子看志怪传说入了迷,大概想去见见真正的鬼。

盐在当时是一样非常重要的物资,这也就催生了一种职业,挑盐人。他们为了赶早市,往往要半夜出发,走夜路,才能买到盐。

我暗笑,他不会成功,没想到第二天中午他又来找我面色惨白的讲的这么一段事。那天他被吓得不轻,几乎语无伦次,我把他的叙述整理了一下,打算用第三人称写下来:

话说,有这么一个老汉。这天,他刚从家里出发,挑着一旦子走。老汉走了好几年的路,闭着眼睛都能走出去。

那天,刘鬼狐果然打定主意,在坟地中见见鬼。为此,他甚至收集了牛眼泪。(传说,人眼涂上牛眼泪就能看见鬼)

一边嘴中念叨着,一边快速的走着。看到这里,你们是不是要以为老汉遇到了鬼打墙!哈哈,错了。老汉走的十分顺利,但快出树林时。

乡下的晚饭通常吃的早,那天他走到坟地时,刚到黄昏。浅浅的地平线,盛不下太多夕阳。夕阳溢出来,在天地间流淌。坟间的小草被夕阳抹上了粉红的胭脂,给这片土地带来一种凄惨的美。

老汉看见前方的石块上坐着一位身穿白衣的女子,女子背对着老汉。老汉心里一阵嘀咕,这大半夜的怎么会有女子在这。

坟地周围有一片树林,按照许多古书中的说法,鬼是要到晚上才出来的。

老汉咳嗽一声道:“喂,你谁。”

刘鬼狐呆的无聊,一边在夕阳下漫步,一边吟诵着李商隐的诗:向晚不适意,驱车登古原。

女子依旧没有转头,但开口了,幽幽的说道:“快回去,快回去。”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小说和电影中常有的情节,一个甜美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老汉还在疑惑着呢,不知道女子为何这样说。但白衣女子突然飞了起来,到了半空中道:“快回去!马上回去。”

回头一看,一个清纯的女孩,正站在身后。乌黑亮丽的头发,盘成一个马尾,一双清澈的眼眸,仿佛上好的宝石一般。清凉的短袖是天蓝色,皮肤白的赛过天鹅,站在夕阳之中,没有任何不妥,还为天地间增添了一份景色。

老汉何曾看过这一架势,立即想到了传说。老一辈传说这林子中有精怪,有狐仙,有白娘娘,有大仙。

"李商隐的诗很有境意。"女孩说。

听是仙气的东西,但就是狐狸,蛇和黄鼠狼。只是山里的人表达对未知的敬畏罢了。

我那朋友,刘鬼狐,着了魔似的点头。也顾不上找鬼了,就在树林边,和女孩聊了起来。

老汉撒腿就跑,隐约的回头看去,发现已经不见了白衣女子。但还是怕啊,只是还是要生计,老板过了几天,壮着胆子再走路,但这次没有见到白衣女子。就连那块巨石都不见了,从今以后,老汉再也没有遇见过什么。

二人聊得很尽兴,直到我的朋友提起他的目的,看鬼。女孩听了,脸色一变。当时天已黑了,刘鬼狐借着月光看到了女孩脸色一变,只以为她是害怕。又想起来这的目的,让女孩等他一会儿,打算看了鬼,再接着聊。

更别提后来开发了,大肆的毁林和造路。留下来的也就是这些传说故事了。

他走进坟地,涂上牛眼泪,在坟地中四处观望,月亮很大,他边走边看,坟地巡视了一圈,也就两分钟,没见到鬼,失望的打算回去再和女孩聊会儿天,回头一看,这心就凉了。女孩刚刚站地方,没人。四处一看,也不见女孩的身影。

我当时就很疑惑,在什么白狐要阻止老汉出去。我一直都相信这些精怪都是善的,也许她阻止老汉,是预料到老汉这一趟会有危险,前方有大虫?

他想:不应该呀!她才刚刚没有要走的意思,就算走,2分钟也走不远呀!这人怎么就没影了呢?他突然想到,牛眼泪还有另外一个作用,让人见不到化成实体勾人魂魄的鬼。难道的女孩是鬼吗?

这就不知了,也可能是老汉乱说的,毕竟除了老汉,没有人看见过白狐。但白娘娘倒是有

"娃子,你站在坟地里干啥?"远处走来一个扛着锄头到老汉。

白娘娘在我们这就是大蛇,大白蛇。老一辈的收到了许仙白娘子的影响,认为蛇都是有灵性的。但蛇是冷血动物,教科书上写着。

"我⋯看见鬼了。"刘鬼狐胆子不小,可见鬼和根鬼聊天是两个概念。

我们家后面有一颗百年的香樟树,现在被列为了保护的树木。在我小时候,有一天雷雨大作,雷很大!我现在都有印象,那风都把我家的窗户给吹走了!

"这哪有鬼。"老汉一摆手说。

真事,那时我家穷老房子多年了。窗户边的粉石灰早就剥落了,被这风一吹就倒下了。

"刚才,就是这,有一个和我一般大的女孩儿,我和她聊天,才离开一会儿就不见了。"他说。

而第二天,有人就发现百年香樟树破了一个洞,洞有十几厘米宽。

老汉一听就变了脸色,忙他赶快出来,告诉他说:你脚边的坟,埋的是刘家的闺女,15岁就得病死了。

众人都不理解,香樟树下方是一条大河,后来就在下游的人传出看到一天很大的蛇游过,本想抓,但根本来不及。

刘鬼狐怕的要死,拔腿就跑。

真的是大蛇了。

这事儿还没完,第二天一早,他被噩梦惊醒,也睡不着了。就在他那个村子中散步,走着走着进了一片大林子。恍恍惚惚之间,看到了一个白色的倩影,仔细一看就是昨晚的女孩。那女孩穿着一身白裙,如同一朵白百合,比起昨日更是清纯,就连树叶上的露珠也比不上她。

现在留下来的就是那个洞和那棵树。也许那条大蛇一直生活在香樟树内,只是那天的雷是在太大了,大蛇害怕了,钻了出来。幸运的被人发现。

按说刘鬼狐应当拔腿就跑。可是女孩太美了,真的像夺走了他的灵魂一般。

讲完了,是不是感觉特无聊,特平凡。

刘鬼狐也是怕了,忙把牛眼泪涂到眼上,睁开眼一看,那女孩儿仍在远处,并未消失。刘鬼狐想到大白天不会见鬼,忍不住跟上去。

但就是这样,这就是故事。一个平凡的老人家,给我讲的她所认为离奇的故事。

他终究慢了一步,女孩转了弯,就找不到了。忽然,一道黑影从前锋斜蹿出来,好家伙,一头大白狐狸。没遇上鬼,竟然碰上了狐狸。刘鬼狐这名字算得上是名副其实了。

那条蛇是真事

我安慰了他,又同他到他亲戚的村子里去,他依然六神无主。谁知,半路上我们又见到了那个女孩。

图片 2

他大叫着想逃走,我拉住他,壮着胆子和女孩交谈。才弄明了事情的原委。

那棵树,那个洞在侧面

原来,女孩也是来走亲戚,昨晚,接到电话说出了事,才急急忙忙跑回去。为了走近路,穿了树林,所以刘鬼狐才找不到她。女孩儿昨天的手机调成震动,刘鬼狐说自己来见鬼时,女孩的手机震动起来,你还知道有人打电话,所以才面色一变。

出的事儿,就是女儿亲戚家中丢了鸡,以为是跑出去了,找了半宿也没找着,早上女孩又去找(一只鸡,对于女孩的亲戚,是一比不小的财富。)所以刘鬼狐早上在树林里见到了她。只是他碰巧没有追到女孩,反而见到了附近养狐厂里,跑出来的狐狸。这狐狸也是杀害鸡的凶手。

本来只是巧合,吓得刘鬼狐不轻,实际上主要原因在于他精通鬼怪故事。受到了已知知识的误导。

但也可以这样说,鬼狐也反映了人的心态,他第一次遇到女孩,也许心有非分之想,所以以为见到了鬼。第二次,对女孩还有不尊重的想法,所以以为见到狐。不过刘鬼狐并不是坏人,大概只心中有朦胧念头罢了,不过在晚上和清晨头脑不清晰,又处在寂静的地方,大脑判断失误罢了。

顺便一提,那女孩正是刘鬼狐的现任女友。那这一系列事件,也可以说成是冥冥中的缘分了。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