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人去的隔间_恐怖惊悚_好文学网,宿舍里有鬼

 小说     |      2020-01-06

两年前,有个失恋的男学生在宿舍公共厕所里面的隔间里割腕自杀了,据说,自杀现场非常恐怖,那男生也不知道哪来那么大的勇气,左手都几乎被他切下来了,那个血腥啊,就别提了!

宿舍里有鬼

编辑:看故事网来源:gs.kankanmi.com 点击:次评论

从自习室回来,已经快11点了,秀秀拿着洗脸盆等洗漱用具来到水房。

这几天不知道怎么了,天总是阴沉沉的,黑得厉害,凉风一股一股地从水房的窗户吹到秀秀身上,让她感到分外诡异和惊恐。

牙刷在嘴里搅动了几下,忽然一股腥味儿充斥了整个口腔。秀秀急忙把嘴里的牙膏吐了出来,但是随之被吐出来的,竟然是一股浓浓的鲜血。

奇怪了,怎么最近牙龈出血的情况这么严重,怪不得这几天脸色苍白,气色那么差了。照这样下去,男神该嫌弃自己了。

就在这时,秀秀从镜子里看到,身后的厕所隔间里走出一个长头发的女生,走向秀秀旁边的一个水池洗手。

水房里灯光很暗,那个女生的头发又披散在脸前,所以秀秀根本看不清楚女生的脸。但是她还是注意到,那女生的头发很脏,沾满了油腻腻的东西,看着很是恶心。

秀秀不禁感到诧异,怎么还会有这么邋遢的女生呢,真是让人觉得讨厌。

那女生洗了洗手,缓缓转过身看向秀秀。头发后面发出低沉的声音:“同学,你的洗发水能借我用一下吗?”

“不好意思,我没带洗发水。”秀秀是个爱干净的女孩子,她可不愿意跟这么邋遢的女生打交道。

女生似乎不愿意放弃,继续说:“求求你了,我已经好久没洗过头了!”

“你说什么?”不知道为什么,秀秀突然感到一丝凉气从脚底一直冲到头顶,让她不寒而栗。

那女生抬起湿漉漉的双手撩开面前的头发,缓缓地抬起了头。

秀秀瞬间就惊呆了,那哪是一张人的脸啊,青白的皮肤,血红的眼睛,一嘴大獠牙伸到嘴唇外面,上面还带着血丝!

“啊!”秀秀一个激灵坐了起来,大口喘着气,身上的睡衣已经被汗水浸透。

怎么回事,都一个星期了,每天晚上做噩梦,而且还都是这么恐怖的梦!难道说,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吗!秀秀心中感到非常不安。

看看四周,依然是自己熟悉的宿舍,旁边床上是熟睡的室友丹丹。原来只是一场梦啊,秀秀舒了口气。

不过很快,秀秀感到有点儿不对劲,丹丹平时睡觉很轻啊,自己刚才叫那么大声,丹丹怎么会一点儿反应都没有呢!

“算了,也许是丹丹今天太累了吧。”

第二天,天色依旧阴沉,很黑,就好像天根本没有亮起来一样。下了课,秀秀没有去自习室,因为她觉得有些累,于是就在宿舍里看书。

天色渐渐暗下来了,秀秀觉得有些累了,眼皮也开始打架。

就在她马上要趴下去睡觉的时候,忽然有一个影子在她的余光里一闪而过!

“丹丹,你回来了?”秀秀转头一看,没有人,丹丹也没有回来。

“怎么回事啊,是幻觉吗?”秀秀振作了一下精神,准备去洗脸。

就在秀秀刚拿起洗脸盆的时候,忽然看到一个黑色的影子出现在面前的墙上。抬头一看,那是一个人的影子,荡悠悠浮在半空,而那个人影的脖子上竟然悬着一根绳子!

秀秀吓得后退了一步,突然,她感到自己的后颈碰到了什么东西。冰凉冰凉的,软软的,好像是,人的皮肤!

秀秀急忙回头看去,但是身后什么都没有,宿舍里空荡荡的。她又回头去看墙上,那影子还在,晃晃悠悠的,分明就是一个上吊的人!

突然,一只冰冷的手搭在了秀秀的肩膀上,透过余光,秀秀能看到,那是一只苍白的手,手指细长,长长的黑色指甲几乎要扣进她的肉里!

“啊!”秀秀再也控制不住了,拼命挣脱了那只手,想跑出宿舍。

刚拉开宿舍的门,秀秀一头撞进了一个人的怀里。抬头一看,是自己的室友丹丹。

“秀秀,你怎么了?”丹丹扶住秀秀的肩膀问道。

秀秀说了刚才的事情。丹丹笑了笑说:“你肯定是太累了,产生幻觉了。”

图片 1

某高校的女生宿舍里,有一个恐怖的传说。

从那以后,晚上去那个隔间上厕所的人,现实能闻到弄弄的血腥味而,紧接着,就能看到一只快要断掉的手,上面都是血!

女生宿舍楼道的尽头,是一间洗衣房,里面有一个大大的投币式滚筒洗衣机。很多女生都来这里洗衣服。

从那以后,再也没有人敢去那个隔间。

这天晚上,一个晚归的女生来这里洗衣服。那衣服和洗衣粉放好以后,就坐在旁边看杂志。

小伟一边说,一边眉飞色舞地极尽渲染之能事,旁边围着听故事的男孩子们都不禁觉得害怕。

忽然,洗衣机里传来一阵奇怪的声音,乒乒乓乓的,好像里面放了什么坚硬的东西。

然而,一向胆大的小中却不屑地说:“你行了吧,就喜欢危言耸听吓唬人,我才不信呢!”

女生觉得很奇怪,因为衣服的每一个口袋她都检查过,根本就没有什么别的东西。

“你可不能不信,这种事情有时候真的很奇妙!”旁边的一名男生对小中说。

可就在这女生一回头的瞬间,马上就惊呆了,因为她看到从滚筒门的缝隙里,正有源源不断的血水往外流,很快就在地上形成了一大滩!

小中说:“你可拉倒吧,打死我都不信!”

女生很害怕,但更多的是好奇,于是她慢慢挪到洗衣机前,缓缓打开了滚筒的门。

“早听说你胆子大,不知道是不是吹出来的!”小微不屑地说。

衣服马上就掉了出来。女生看了看洗衣机里面,虽然到处都是血迹,但是并没有别的什么东西存在。

小中自信地反驳道:“这你可不用怀疑,我要是认了第二,这学校里绝对没人敢认第一的!”

就在这时,女生注意到自己的衣服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轻微地蠕动着,而且还有一股股的血水从衣服里冒出来!

小伟想了想说:“既然这样,那我跟你打个赌。”

女生很害怕,但还是壮着胆子用一个衣架挑开衣服,想看看里面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不怕的就是打赌了,你说吧,怎么个赌法。”

可是,这一挑开不要紧,她看到衣服里面正裹着一个人头,那源源不断的血水就是从人头的嘴里流出来的!

小伟想了想说:“这样吧,今天晚上子时你就去那后一个隔间里待着,时间也不长,一个小时就行。只要你能待够一个小时出来,我给你五百块。可你要是提前出来,就给我五百块!”

女生一声没吭就晕了过去,直到第二天才被人送到医院。女生被救醒以后,战战兢兢地说了之前看见的怪事。

小中冷笑道:“这有什么的,别说一个小时,一晚上都没问题!”

但是送她来的同学都说,只看见她晕倒在洗衣房里,衣服散落一地,可是并没有发现人头和血水。

当天晚上快到子时的时候,小中来到了那个传说中恐怖的厕所隔间里。大概是因为那传说实在太恐怖了,所以真的很长时间没人来了,里面到处都积着厚厚的灰尘,空气中还弥漫着一股很难闻的味道。

自此,这件事情被人们越传越玄幻,只要天一黑,根本就没有女生敢去洗衣房,甚至晚上不得以路过的时候都会绕着走。

“这学校的保洁也太不像话了,就算没人来也应该打扫啊!”小中捂着鼻子抱怨道:“算了,不就一个小时吗,坚持一会儿就过去了!”

“切,我才不信邪呢!”新入校的小云听完这个故事,不屑地说。

大概十几分钟以后,小中隐隐闻到空气中散发出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儿。

小雨是宿舍里的神婆,对于学校里流传的这些恐怖传说一向深信不疑,于是对小云说:“你可别不信啊,这种事情谁都说不好的,我觉得,之所以能流传出来,就是因为室友事实依据的。”

“怎么回事儿,谁大姨妈漏了?”小中抽抽鼻子,用手机当手电四处照了照。忽然注意到隔间的墙上留下了几道血迹!伸手一摸,冰冰凉凉的。

“你这就是自己吓唬自己。”小云一样不屑。

小中不由得心头一紧,想起了小伟之前讲的那个故事,难道说,这地方真的闹鬼!

“哎呀,胆子还真大,有本事咱们打个赌!”

小中暗暗吞了口口水,轻手轻脚地想推开门离开隔间,但是突然又想到了跟小伟打的赌。这可怎么办呢?输钱事小,但是就这样回去,就等于向小伟认输了,那多没面子啊,大学这几年肯定也会不好过,要被小伟笑死!

“怎么赌,你说。”小云很是得意,这丫头从小就胆子大,有时候甚至比男孩子还胆大。

小中虽然害怕,但是还是壮起胆子向着流血的那面墙壁看去。

小雨想了想说:“这样吧,你晚上如果敢去洗衣房待一晚,时间是晚上十点到早上六点。如果待够时间的话,我包你一个月的饭!如果你中途跑出来,你就包我一个月的饭!”

只不过这么一会儿,那血流得更多了,估计再过一会儿,整面墙都要被流满了!血腥混杂着臭味儿熏得小众几乎要昏厥,再加上无比紧张的心情,实在是让人难以忍受!

“没问题,你要破费了!”小云依旧一脸不屑。

“不行,我还是赶紧离开吧,这可是鬼啊!就算是被人嘲笑也总被死了好啊!”小中想着,轻轻推开隔间的门,

晚上十点钟的时候,小云拿了块毯子和枕头准时来到洗衣房,她不相信的就是这些毫无根据的恐怖传说,自己今天就要来这里证明这个恐怖传说究竟有多么虚假和无聊。

就在小中的一只脚刚刚踏出隔间的时候,突然有一只手从他身后搭上了他的肩膀!

大概过了一个小时以后,楼道里的人声消失了,安静地连呼吸声都能听见。小云看看身旁硕大的洗衣机,心中不觉也有些害怕,毕竟是个女孩子,一个人待在这种地方,要是一点儿都不怕,那绝对不可能。

小中一个激灵,回头一看,只见一只白如死灰的手正搭在自己的肩膀上,而在那只手的腕子上,被割开了一道深深的伤口,里面的肌肉骨头和经络清晰可见!

就在这时,忽然一个人推开门走了进来。

而那只手的主人,正从隔间后面探出头来,苍白的脸,一双大大的黑眼圈,乱蓬蓬的头发像是一堆乱草一样。

小云一看,只见来的是一个个子不高的女生,端着一个大大的洗衣盆,里面堆满了要洗的衣服。

“我死的好惨啊,我好孤独,你来陪陪我吧……”

“我去,这个点儿竟然还有人来洗衣服!”小云感到很奇怪,这里闹鬼的恐怖传说全楼的女生都知道,这女生胆子难道比自己还大!

“啊!”小中再也控制不住了,大声尖叫着,挣脱开那只手就往厕所外面跑。

但是,小云心中还是安定了一些,毕竟来了个人,可以暂时做个伴儿。

可是,刚跑到厕所门口,忽然有一个人闪了出来堵在门口,小中正好撞在了那个人的背上。

“同学,这么晚还来洗衣服啊?”小云主动搭讪道。

“同学,同学,这里面在闹鬼,快走啊!”小中抓着那个人的胳膊大喊。

女生看了看小云,只是淡淡一笑,却什么话都没有说。只见她小心地把衣服和洗衣粉放进洗衣机里,开动了洗衣机。

忽听“咔擦”一声,小中竟然把那个人的手臂硬生生地拽了下来!

“同学,你听说过这洗衣房里的一个恐怖传说吗?”小云继续搭话。

拿在手里一看,小中惊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因为眼前的,就是刚才那只搭在他肩膀上的手!那伤口依然触目惊心。

那女生依然没有说话,从口袋里摸出一本杂志,坐在椅子上看了起来。

人的心理承受能力也不过如此,小中终于受不了了,一闭眼倒了下去,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太沉默寡言了吧,真无聊!难道她不觉得我在这里很奇怪吗!”小云撇撇嘴,坐在自己的毯子上玩儿着手机。

等小中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在宿舍里,室友们围在床边,焦急地看着他。

过了一会儿,洗衣机里传来一阵乒乒乓乓的声音,小云猛然想到那恐怖的传说。急忙回头朝洗衣机看去。

“小中,你没事儿吧?感觉怎么样?”小伟见小中醒来,急忙问道。

可是,洗衣机里并没有像传说中那样流水血水,还是很正常的样子,只是那声音依然不断。

小中深深喘了几口气,他从来没觉得,或者竟然是这么美好的一件事情!

“同学,你是不是放了什么硬的东西进去了?”小云急忙问道。

过了好一会儿,小中才起身叹了口气说:“小伟,我服你了,这次是我输了。”

可是那个女生却神态淡定地继续翻着杂志,似乎根本就听不到洗衣机里传来的奇怪声音。

小伟关切地看着小中,并没有说话。

小云正在奇怪,那洗衣机里的声音变得更大了,开始嘈杂起来。

“我是真的没想到,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谢谢你们把我带回来,要不然我可能真的会死在那个恐怖的地方了!”

“喂,同……”小云话还没说完,忽然闭了嘴。因为她看到,那女生不见了,她刚才坐着的地方放着一个大大的洗衣盆,里面还堆着衣服。

小伟抿抿嘴唇,不好意思地说:“小中,其实这件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原来,那天晚上在小中去厕所隔间之前的十几分钟,小伟偷偷摸进去在隔间的墙壁上掏了个暗洞,放了一大块被冰冻起来的猪血,之后因为夏天气温高,猪血冰块很快就融化了,也就形成了顺着墙壁留下来的血迹。

而就在小中进入隔间以后,小伟和另外一个同学迅速画好鬼妆,拿着两只被割了腕子的假手进了厕所,准备找到机会好好吓一吓胆大的小中。

“好啊,你们这些家伙!”小中气得站了起来,指着小伟他们,气得直喘气。

“小中你别生气,我们只是跟你开玩笑,又不是故意的!”小伟急忙解释。

“人吓人吓死人,你们知不知道?”小中大声说:“幸亏老子今天是没事儿,要是老子今天有了什么事儿,做鬼也不放过你们这帮缺德玩意儿!”

小伟急忙陪着笑脸说:“我们知道错了,这次赌约不算,晚上我做东,请你吃顿好的!”

毕竟都是年轻人,一顿酒喝下来,还是好兄弟。晚上回到宿舍,小伟来到卫生间,准备接点儿水洗漱一下。就在他准备去厕所顺便方便一下的时候,忽然有一只手从身后搭上了他的肩膀。

小伟回头一看,只见一只被豁开腕子的手正搭在他的肩膀上。

“小中,心眼太小了吧,报复我啊!”可就在小伟转身看向身后的时候,忽然惊呆了,因为他看到那只手的主人的身体开始迅速萎缩,不到一分钟就变成了一具白森森的骷髅骨!

“啊!你,你是什么……”

骷髅骨的上下牙齿摩擦着,发出非常难听的声音:“你怕什么,不是你把我召唤出来的吗!”骷髅骨说着,下颌骨突然一拧,露出了诡异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