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盐柠檬水_都市言情_好文学网

 小说     |      2020-01-06

因为林逸然的一句话,安小暖居然很受影响地失神了一整天。终于是熬到下班了,安小暖准备给自己提神,去超市狂购物,只有SHOPPing才能拯救一个女人。她去的是一个大型的购物超市,不同的楼层有不同的配备,特别地齐全。就在她提着一大袋东西准备坐扶梯上二楼吃点东西补充能量的时候,忽然对面扶梯擦肩而过的一个男人叫了一声,安小暖?安小暖?是安小暖对嘛?安小暖转头瞧了一眼,有点面熟,但,好像一时之间想不起来了。于是她就自顾自地看向别处,但对方好像不准备放弃,人随着扶梯下去了,又赶紧跟边上的人说了一声,找了上来,从后面拍了下安小暖的肩膀,嘿!你还记得我吗?安小暖惊吓过后,很认真地打量眼前的男人,一身西装革履,短平头,却也好看的那种,他的身材还好,在男生堆里不算高,但是也不是“娇小”版,他的脸有点圆……

以爱之名 某个咖啡厅内。 嗨!真是稀客啊!居然能被老同学邀请。只见一个上身穿着白衬衣,下身着包臀裙,踩着八九公分细跟的女人一手提着包,有些嘲讽似的看着对面的男人,她的脸上画着浓妆,一副悠然的样子坐在了男人的对面,翘着腿,这时女服务员走了过来,服务员,给我来杯咖啡,谢谢。女人朝着服务员说完话又转头对着男人,似笑非笑。 徐玉,别这麽看着我,跟仇人一样,老同学,要常叙旧。男人淡淡地笑,端起面前的咖啡呡了一口。 我看,我们估计连老同学的情分,都没有了。徐玉冷哼一声。 不至于吧!为了一个男人如此冷酷无情。 你不也为了一个女人步步为营吗?我真是搞不明白,她安小暖算什么东西,凭什么全世界都绕着她转,连你也是! 爱这种东西,可遇而不可求,尤其是一旦可以放在手心,便不能再放开。 我不管那么多,你快把路一南还给我!我当初蠢了才信你的话,其实我并没有得到任何好处,路一南走了,我什么都没有了。 徐玉,你还是那么燥,路一南他迟早会回来的,等到他回来,你们依旧可以顺理成章在一起,那时候他和安小暖也不贵有退路和瓜葛,你耳根也会清净许多不是吗?再说,他不回来,你也照样可以等他或者去找他,我可以给你一点旅游经费。 哼!你总是有理,我说不过你,当初你突然回来,第一时间找我,原来不是为叙旧,却为一个女人,让老同学陪你演戏! 也不算吧? 怎么不算?商场制造的巧合,让路一南彻底绝望不是吗?如果不绝望,一南他会突然走掉吗?如果不是他走掉,你和安小暖怎么可能有机会? 让我和安小暖再见面的可不拜你所赐吗?是你推倒了她,虽然很不情愿,但还是谢谢你无意的撮合,不过,以后你就离她远点吧!我不想你们争吵。 别诡辩了!张瑞阳,你是什么样的人,我徐玉怎么会不清楚?只是那些事已经同我没关系,我也不想理了。只不过,你为什么告诉她们我没怀孕? 她们迟早会知道。 张瑞阳!你太过了,当初是你教我假怀孕,帮我搞的化验单,现在又拆穿我,你当我徐玉是傻子好欺负是吗?徐玉气得眉毛都拧在了一块,恨恨地盯着张瑞阳。 别生气,我们初的盟约是,我答应让路一南不再同小暖见面的。 你……你…… 徐玉,我特别感谢你,聪明了一点,辞职了。张瑞阳还是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 难道,难道你不怕我也去拆穿你吗? 不会,这对你没什么好处,何况,我们毕竟还是老同学不是吗? 过了一会儿,徐玉才答道,算了,看在我们是老同学份上,不跟你计较。不过我还是想问一句,你难道不怕路一南知道了一切,万一和安小暖…… 不会的,没等徐玉说完,他道,他们不可能在一起,以前不会,现在更不会了。 你真是一个可怕的男人!张瑞阳! 路一南现在在湖北。这是我给你的回礼。 你怎么知道? 这不重要,我只是想我们之间友好相处而已。 好,我相信你,谢啦。徐玉顷刻间态度变得和气,拎起包,便匆匆忙忙地朝店门口走去,转身的刹那差点与端着咖啡迎面走来的女服务员相撞。 先生,这咖啡?女服务员问道。 放着吧! 好的。女服务员说完端着盘子走了。 张瑞阳眼睛一直看着徐玉的身影渐渐消失在人海中,他忍不住轻笑道,愚蠢的女人。 村上春树说过:“我觉得,好像年轻时越是四处碰壁,被社会打击得遍体鳞伤,等到上了年纪,就越快活自在。假如遇上烦心事,就盖好被子呼呼大睡。不管怎么说,这都是好的对策。加油干吧。” 待午后醒来,窗外已是有几许昏暗的天,白云虚无缥缈,一丝丝凉意的风吹了进来,将入睡着的贝夏夏挠醒,她醒来也不愿意动,就是坐起来,静静地发呆,这距离她同安小暖告别回到H城已有两个周了,听说安小暖已经出院还能活蹦乱跳,她心安了一点,是的,她越来越明白,尽管世界上没有感同身受这件事,一树一个根,但安小暖仿佛是同她一起从同一个树枝上伸展出来的枝,接触得时间越久,她们越是紧紧相依了,一个动作一个眼神,大抵明白了,要走,不许挽留。 因为安小暖的回避,所以她不谈路一南,一如当初她和林逸然闹矛盾的时候,贝夏夏其实从来都知道,安小暖从来没有忘记过林逸然,因此,她可以忽略包括路一南在内的所有靠近安小暖的男孩子,任何一个让安小暖难过的人都不适合同她在一起,很奇怪,贝夏夏很欣赏张瑞阳这样的人,虽然看起来有一点点深不可测,但是,起码他是可以让安小暖倚靠的人,只有经历漂泊多年的她才知道,安全感是一个男人给一个女人多么大的保护,能够有一个人妥妥地让安小暖倚靠,这有什么不好?只要安小暖,心里重新住一个人就好了。因为这样的想法,她们俩争执过,所以,在医院的时候,贝夏夏选择绝口不提情感的事,到底,许多事都会找到出口,感情也是一样。另外,当看见吴辰辰时,她其实是有点开心的,就算她不在安小暖身边,也有一个人陪着她,但是,她依旧忍不住说出了那番话,那般恶意的猜测,吴辰辰没有否认的那一刻,她反而有些愧疚。那是一个刚强的女孩子,可是她没有办法,为了更好地保护安小暖。她临时决定离开的原因,其一是因为她妈妈打来电话说是病了,所以她不得不回去,另一个原因是因为她不仅知道了徐玉是徐墨北的堂妹,而且,其实她没有告诉安小暖实话,徐墨北的妈妈对她并不是很满意,他妈妈提出条件叫她同徐墨北先去他舅舅家实习,意思很明显,贝夏夏的出身并不怎么好,再加上他妈妈对儿媳妇要求严格,所以为了徐墨北,她不得不屈服。 她很庆幸,体贴的安小暖什么都不问,乖乖地同她告别,她怕自己在安小暖面前哭。 回到H城,见到了自己的妈妈,才发现贝妈妈撒了谎,只是个小感冒,但她实在惦记女儿所以编了个理由,贝夏夏心疼妈妈,又觉得自己无能。当一个人想逃避的时候,就会下一意识地躲起来或者逃走,所以贝夏夏有时又想出远门,她想了下,的确,和徐墨北在一起,所有的问题都不是问题了,他可以帮助她解决所有的问题,就业、定居、婚姻。这就好像一下子就可以敲定了一个女人的青春,女人的一生,可她好像还是一个固执的小孩,还不能安分地待在一处。贝夏夏很爱徐墨北,那是后来的事。她还记得自己跟徐墨北初识的情景,那会儿只是答应了朋友,一起出去吃个饭,她没想过朋友还带了其他朋友,所以原本爱闹的她,倒在那样的场合,变得拘束和沉默,像个陪笑的陌生人,而那时徐墨北也在,那天他穿了破洞牛仔裤,上身一件素色T恤,剪着寸头,倒也十分阳光,可能是五官端正的缘故吧,但他不爱笑,然而因为这样的相貌在那堆人突出一些,贝夏夏就多看了两眼,然而,徐墨北真的太高冷了,瞧着别人,一副不屑一顾的样子,这让贝夏夏好感度“嗖嗖嗖”直掉价,不过也让从来都好强的她萌发了一个念头,她决意要逗逗他。 逗着逗着,贝夏夏就把徐墨北收入囊中,直到现在。原本那个看起来高冷的徐墨北也被她调教成了一个“智障”活泼少年,在她生气的时候会哄她,在她难受时会抱着她,在她想吃任何东西想去任何地方的时候,义无反顾地陪着她,把她原本独立的坚强的个性活生生宠成了一个愿意躲在他温暖的羽翼下的顽皮小孩。不管贝夏夏如何闹腾,有时贝夏夏会莫名生气,但是,徐墨北总是能笑着包容她的一切,所以贝夏夏时而庆幸,又时而骂他“智障”,不懂反抗,可他总是无邪地说,夏夏,你,我只愿意宠着,一辈子宠着。 想到这,贝夏夏有些无奈地笑了。 这时,徐墨北进来了,现在的他已经把前阵子搞的非主流发型给换回来了,一如当年他们第一次见面时留的寸头。 夏夏,你醒啦? 嗯,这样看你顺眼多了。 好的,贝娘娘说的在理,小北子不敢不从。 真乖!想要什么赏赐?贝夏夏不是第一次同他用这样的怪腔调搭话,觉得这样的徐墨北真的很可爱。 Kiss!这,这。徐墨北用纤长的手指指了指那性感的嘴唇,像个讨要糖果的小孩模样。 哟~小北子还会洋文啊? 娘娘教得好!娘娘,奴才等着领赏呢! 贝夏夏看着徐墨北那个傻傻的样子,凑过去,只是蜻蜓点水般亲了一口,然后笑着望着他。 徐墨北也静静地在那里,两个人四目相对,过了好一会儿,他忽地把她抱在了怀里,紧紧地抱着,缓缓道,我愿意一辈子跟你在一起。夏夏,有时候我觉得听话的你,也让我十分着迷。如果你以后一直乖乖的,和我在一起,那我也无憾了…… 望着他深情的眼神,贝夏夏突然问道,你想过,有一天我们会分开吗?如果分开了我们…… 嘘!你不要说这样的话,我从来不敢那么想过。 我是说如果……这两天,我一直在想安小暖的事,我是一个不称职的朋友,在她需要的时候,都不能在她身边…… 夏夏!徐墨北一下子封住了贝夏夏的嘴,以唇贴着唇,又轻轻放开,你知道你说出这样的话,我有多害怕吗?也许安小暖能够理解你的离开,但我不能,永远都不能,你一定要记得这一点。 房间里忽然安静了下来,只隐约察觉到一股空气在流动,贝夏夏一时之间特别心疼徐墨北,心疼他太过于爱她了,所以受不得一丁点的惊吓,大概他已经是走近了她生命深处了,把她的心底都吃透了,什么都知道,什么都明白。 我怎么从来没听你说过徐玉是你的堂妹啊? 我说过,不过我都是唤她乳名可可,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的,我妈妈尤其喜欢的就是她。 难怪,不过我也看得出来,你看起来也宠着她。 那当然,我是哥哥嘛!怎么,你吃醋啦? 少臭美!我就是不喜欢她,你看那天一起吃饭,她那个娇滴滴的样子。 她还小,以后相处多了你会跟她关系很好的。 徐墨北,如果有一天,我跟她或者你家里人起了矛盾,你会站在谁那边? 你想多了。 跟我的好朋友安小暖抢男人的就是她,徐玉,所以我觉得我会跟你堂妹成为闺密?我贝夏夏一向直爽,就在那天,你按照你妈妈的嘱咐去探望她的前几刻钟的时间里,我去把她骂了个狗血淋头。 夏夏,你别激动,我回去把那不懂事的妹妹骂一顿好不好?别气了啊! 所以,可能有一天你妈妈也会不喜欢我,就像网上流行的一个问题,我和你妈妈同时掉进水里,你打算救谁? 我,我不知道。 听到徐墨北的回答,贝夏夏反而有点坦然地笑了。 直到后来,贝夏夏看见了徐墨北的那个样子,才十分惶恐地意识到,她之于徐墨北,是个什么样的存在?

安小暖,你从来都不是一个人。 一大早,安妈给安小暖准备了一份营养早餐,并亲了她一额头,我的乖女儿,生日快乐!今天要吃什么,妈妈给你准备。安小暖还记得同吴飞飞的约定,婉拒了安妈妈以后,赶紧简单的梳洗之后吃完早餐,匆匆忙忙去上班,因为是自己的生日,所以心情也变得特别地好。刚走到办公室,屁股才坐下没多久,徐玉就走过来了,抱着一些资料,笑盈盈道,小暖,生日快乐噢!谢谢,安小暖平淡地回答,自从上次因为路一南的事两个人起了争执以后,便基本上没说过话,除非有工作上的事,安小暖对其不冷不热,有时甚至把她当成空气。 怎么?小暖,你还在生我的气啊? 没必要。 我们和好吧!毕竟我们曾经是朋友啊! 还有事吗?我还有很多事要忙。安小暖说完就真的自顾自整理起桌上的东西,没有再看她,徐玉讨了个没趣,有点愤恨地走了。 中午下班过后,安小暖和吴飞飞真的一起再次回到大学的兰州拉面馆吃面,大叔一听说今天是安小暖的生日,就自己亲自下厨,而且很快煮好了两大碗的拉面,那上面的一层鸡蛋,今天煎得也格外漂亮,大叔笑嘻嘻端上来,说道,小寿星,生日快乐!今天这两大碗面当是大叔请你们吃了,别客气噢!多吃点。安小暖回了个灿烂的微笑,大叔你太好了,谢谢。那现在,要不要考虑看看,这里有没有你钟意的小伙子,嫁到我们家来啊?大叔再次戏弄道。大叔,你就赶紧给她介绍一个吧?吴飞飞笑着也参了一脚。你们俩就这么见不得我自由是不是?吃面吃面,不理你们了。安小暖说着就动起了筷子,一旁的大叔和吴飞飞也跟着笑了起来。吃吧!多吃点,吃完带你去个地方!去哪里?我可没听说我们还有啥活动啊?下午还有班要上呢!安小暖边看吴飞飞,边夹起拉面送进嘴里。保密,去了你就知道,在你爸的公司上班,担心什么,你爸会谅解的。好吧,好吧,那就任性一把。 吴飞飞带着安小暖到指定的包厢时,一推开门,“啪”的一声,彩带喷在她面前,忽然围过来很多人,,其中吴辰辰端着已经点燃的蜡烛,在中间,同大家大声又欢快地唱着生日快乐歌。这一刻,安小暖仿佛又看见了那会说话的眼睛。待到唱完开了灯以后,安小暖才真的看清了所有人,有的面孔都模糊了,而有的很熟,都是读书时候的同学,大部分是大学时候的同学,有初中的安静妹子林洁、暖心妹子唐诗莹,高中的前后左右桌,大学的人应该是吴辰辰叫过来的,其中有几个男生还有点生面孔。安小暖忽然发现,路一南和徐玉也都在。 许愿,切蛋糕,然后是唱歌环节,吴辰辰走到安小暖面前,一手拿着话筒,一边伸出手,笑道,安小暖,一起唱首歌吧!安小暖看了一会儿,终于笑着点头,并拿起了桌边的话筒,牵住了吴辰辰的手,站在了屏幕的前面,屏幕上播放的是那首《一个像夏天一个像秋天》,两个人都十分投入地唱了起来: 第一次见面看你不太顺眼 谁知道后来关系那么密切 我们一个象夏天一个象秋天 却总能把冬天变成了春天 你驮我离开一场爱的风雪 我背你逃出一次梦的锻炼 遇见一个人然后生命全改变 原来不是恋爱才有的情节 如果不是你 我不会相信 朋友比情人还死心塌地 …… 如果不是你 我不会确定 朋友比情人更懂得倾听 我的弦外之音 我的有口无心 我离不开darling更离不开你 大概这两个人的心声都诠释在这首歌里,唱完的时候,两个人都泪眼汪汪地看着对方,然后,给了彼此一个大大的拥抱,吴辰辰笑道,虽然这段时间,我们没有在一起,但是,你从来都不是一个人,相信我。后来,吴辰辰玩嗨了,唱了很多歌,安小暖就坐在中间,左边是吴飞飞,右边却是路一南,但是,他们之间,好像没什么话好说了。安小暖才凑到吴飞飞的耳边,道,飞飞,谢谢你。然后,路一南拿出了一个礼物,生日快乐,送你的。谢谢,安小暖淡淡一笑,小暖,来,这是我送你的礼物,小小心意,虽然一南说他代表我们一起送,但我说不行,所以自己也买了一份,小小心意,徐玉一边说,将礼物送到安小暖面前,又腾出手赶紧箍住了路一南的手臂,而路一南只是动了一下,也没有说什么。 安小暖回到家已经是十一点多了,赶紧洗漱过后准备拆礼物,安妈妈进来,给她一个晚安吻,叫她早点睡觉便出去了。安小暖拆的第一份礼物是吴辰辰的,竟然是一个相册,里面全是她们大学生活的各种照片,里头还有一句留言:安小暖,我会陪着你,像知世陪着小樱一样,你从来都不是一个人,永远十八岁。然后是吴飞飞的,是一个十分精致的本子,本子的扉页上写着:好姑娘,你笑起来好看,所以一定要开开心心,永远十八岁。紧接着,是林洁的,是一箱零食,写着:嘻嘻!我知道你爱吃零食了,都给你,生日快乐永远十八岁。而唐诗莹的,则是一本书,她说,我们都很爱看书,所以,我又给你补充精神食粮啦,生日快乐,永远十八岁。是的,她们都记得,她说过的,安小暖年年十八,生日祝语一定要说永远十八岁,她们都记得,她们居然都记得,真是的,她们都记得,安小暖一不小心泪水就出来了。再拆完其他人的礼物之后,只剩下路一南的了,犹豫了一下,她还是打开了,是一块玉。他没有留任何纸条,可是安小暖却忽然懂了,在心底说道,路一南,对不起,谢谢你。 第二天,安小暖准备更新微博的时候,却发现生日的那条微博上,再次出现了那个熟悉的头像,孤独的小男孩,他说,二十五岁的安小暖,生日快乐,真想再见你一面,呵……也只能想想了。 安小暖盯着屏幕看了很久很久,心,突然很痛。 这或许是二十五岁,震感的礼物,安小暖心想道。

路一南,对不起。 安小暖怎么也不会料到,会以这样唐突的方式再遇见路一南。 从韩丽莉家回来已经半个月了,安小暖又回到了原来的那种朝九晚五的生活,按部就班的在爸爸的公司里学习、工作。自从出了那件事,安爸爸瞬间已经苍老了许多,而她,再也不愿意因为自己的事情让爸妈操心了,所以现在的她,是安宝宝一枚。 这天,她突然接到一个电话,是中学时代的好朋友吴飞飞打过来的,她们读的也是同一个大学,回来后,她应聘了本地的一个小学教师的职位,过得倒也顺顺利利,稳稳当当的,这不一个月前刚宣布自己快要结婚了,对象是以前的一个男同学,长得还满清秀,剪个平头,穿个白衬衫搭黑长裤,听说这是一贯的风格,读大学的时候,吴飞飞便带他出来跟包括安小暖在内的几个好朋友吃了顿饭。所以也相互认识。她打电话过来,说是想让安小暖陪她去做个妇科检查,安小暖随口就答应了,两人约好隔天在本市妇保院门口会合就挂了电话。 第二天一大早,安小暖就等在妇幼保健院门口了。 这虽然是毕业后两个人第一次见面,但一直都有保持联系,在大学的时候,吴飞飞也不常和安小暖走在一起,因为大把的时间都花在谈恋爱上了,可是,她们的关系却又很好,吴飞飞是一个很体贴的人,也会做菜和照顾人,是典型的优秀家庭妇女形象,但是又给人透露出一股秀气和知书达礼的感觉,大学的时候,已经打扮得比同龄人成熟,大部分时间都是穿着很是淑女的衣服,配着带点跟的鞋子,挎着一个淑女的包包,额前留着点刘海,后面绑着一个简单的辫子,皮肤真的很白,面色总是红润的,身材是有点圆润的感觉,给人看着就有一股气质,特别有一个老师的沉稳感。这时,安小暖远远看见一个人影走过来,风格完全同吴飞飞一致,走近一看,不就是她嘛! 啊!飞飞!好久不见。安小暖过去就是一个大拥抱。 是啊!大家都工作了,都挺忙的,我还叫你出来。 我不觉得麻烦的,正好太久没有看见你了。我在我爸的公司上班,偶尔偷闲也没有关系的。安小暖双手牵住吴飞飞的手臂,左瞄瞄,右瞄瞄之后,道,你还是没变化啊!飞飞,还是大学时候的样子。 老了老了。倒是你,还是很可爱。 不不不,现在你要夸我漂亮,为了见你,我还精心打扮了呢! 吴飞飞瞧着安小暖身着一席短裙,踩着高跟鞋,脸上虽是化了淡妆,但还是一脸稚气的模样,笑道,行,你说漂亮就漂亮。 嘻嘻!飞飞你真棒!对了,你要做什么样的检查啊?哪里不舒服? 也没有,身体挺好的,就是你也知道,我月经一直不调,总是量少或者不来,我已经开了些药来吃,但还是没来,你也知道我同他就要结婚了嘛!这不按常规要做婚检吗?我就担心有什么问题,所以我来看看。 噢!那我们先进去吧!不然一会儿人该多了。我们出来再找个地方坐下来好好叙旧。 嗯。 挂号就诊的时候,要取样化验检查,安小暖坐在走廊的凳子上等,隔壁的一间房间也是候诊室,只不过大部分出入的都是孕妇,估计是面向孕妇咨询的吧。安小暖很喜欢观察孕妇,她觉得每一个妈妈怀着宝宝的样子,都能给她一种美的享受和震感,所以,她忍不住一直看向旁边的候诊室门口,津津乐道呢! 过了一会儿,从那个门口处走出来两个很是熟悉的身影,其中一个是她的同事,而另一个,竟然是路一南,那一刻,安小暖眼中的路一南,不是初那个阳光爱笑的男孩了,多了许多的沧桑感,鼻翼下还长出了些许未剔干净的胡渣。安小暖事后想了想,其实当时给她带来从心底里迸发出震撼的并不是看到她的这个同事和路一南一起出现在她面前,因为本来同事同路一南就是好朋友,也是她介绍了安小暖同路一南认识的,令安小暖绝望的是看到路一南搀着她一起从那个房间里出来,那意味着什么?安小暖不敢想,她知道她没资格生气,没资格难过,更没资格指责,只是望的那一眼,她的心,比夏夜还要凉得彻底。这时,路一南也看到她了,神情很是慌乱的把手放下了,他的眼睛有点紧张的看着她。 嗨!好巧啊!那个同事看了两人,轻轻笑了笑,先打了招呼。 嗯! 那个,我身体有点不舒服,正好路一南他没什么事,硬是陪我来看病的,你呢? 我,陪我朋友过来的。 这样啊!那…… 徐玉,先去检查吧!路一南难得开口了。 安小暖也没再开口,只是看着路一南和徐玉转身越走越远,然后隐没在人海中,只不过这一次,路一南没有再牵着徐玉的手。 走远了之后,徐玉看向旁边的路一南,道,我真的没有关系的,好不容易再见到她,你去找她吧!我自己再去检查。 不用了。我自己做的事,我会负责到底的。 徐玉不再言语,只是伸出手,抬眼,忽而热泪盈眶牵住了他那空唠唠的手,又补充道,放心,这时候她看不到了,路一南,我后悔了,后悔把你推出去了,你回来,我陪着你,我们在一起好不好? 徐玉,以后别说这种话了。路一南挣脱了她的手,径直加快了步伐。 吴飞飞拿着化验单再过来的时候,看见安小暖有些失神地呆坐着,于是吴飞飞用手在其跟前晃了好几下,这才让安小暖缓过神来。 怎么了?刚才不还好好的吗?有心事啊? 不是,就是遇见一故人。 故人?我看是要不情人要不前男友吧? 没有,不是,怎么可能呢?哎呀,不说他了,你的检查结果怎么样? 喏!你看! 我又看不懂。 也是,我刚拿给医生看了,她说没什么问题,给我开了些药再好好调理就可以。医生叫我不要过于焦虑。 嗯嗯,没什麽事就好! 嗯,今天谢谢你陪我一起过来,我们去找个地方坐下来聊吧! 那个,飞飞啊!我临时有点事,我们周末见好不好? 好,都可以,我可比你这些上班族清闲些,那再约。 嗯嗯! 从医院出来,同吴飞飞分开后,安小暖一副六神无主的状态,精神恍惚地走在大马路上,脑子里全是路一南扶着徐玉从那个门口走出来的画面,心里就是有种钝痛,感觉什么东西忽然就不在了一样。可是,她也从来没有允诺过路一南什么,认真回想了一下,她发现距离她上一次和路一南见面,似乎已经过去了很久,从她出了那件事之后,他们就没有再见面了,没想到,再遇到,居然是这样一个尴尬的境地,竟然发生了这样惊天动地的事情,也许,很有可能,路一南已经和徐玉在一起很久了吧!没有哪一个人,可以一直毫无条件毫无理由地等待另一个人的回应,如果仅靠这爱来支撑,总有一天会像那年久失修的危楼一样,“哗啦”一声就轰塌了。 小心!安小暖忽然感觉到有一只手从旁边侧过身,抓住她的手臂硬生生往后退了几步,而眼前一辆小车呼啸而过,原来现在是红灯,她却失神地要走过对面去,幸好被拉住了,准备说谢谢的,抬头一看————路一南。 你怎么样?没事吧?路一南仿佛忘了早上在医院的事,瞬间又蜕变回那个紧张她的小男生。安小暖只是呆呆地看着他,也不说话。路一南发现她没什么事之后,瞬间又变了脸色,便拉着她的手,一直走,一直往前走,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终于,安小暖忍不住了,甩开了手,道,够了,路一南,你要拉我去哪里? 去死啊!你去不去!!!路一南突然咆哮道。 安小暖愣住了,她眼里的路一南,一直都是阳光又温和的少年啊!为什么,为什么一回来,什么都变了?怒吼着的路一南,让她无所适从,于是,她的眼眶即刻溢满了泪水。 路一南忽然也仿佛静止了,看看安小暖,又瞧瞧旁边的树,后狠狠地捶打在树上,又攥紧了拳头,两个人沉默半响,路一南转过身,凑近安小暖眼前,压低声音道,安小暖,你真狠心! 安小暖,你真狠心! 你真狠心!说走就走,说消失就消失了,完全无视别人的感受,呵…… 安小暖再抬头的时候,一眼望尽的,竟是路一南深邃的瞳孔里,一点一点,尽是光的碎片,好像玻璃“砰”地一声,碎了,望不到的,是无尽的绝望,那里,好像已经堕落入一个深渊,她忽然止住了哭泣,看着他,只是看着他,久久地凝视。忽而哽咽道,路一南,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我不要你的对不起,安小暖,如果不是你又一次突然的消失,我想,有些事是不会发生的,就这样吧!或许我们真的有缘无份吧! 路一南缓缓起身,慢慢松开了抓住安小暖的肩膀,晃晃当当地头也不回地走了。当安小暖发觉的时候,她也已经无力再追赶路一南的步伐了。 路一南,对不起。

“嗖”地一下子,宛若打通了任督二脉,脑子也灵活了,她有点不敢相信地半是回答半是疑问道:“张瑞阳?”嗯,说对了。张瑞阳笑着地点头。

久违的笑容,久违的问候,缘分真的不可思议,果然,重逢的人自会重逢。

安小暖和张瑞阳是大一时候意外认识的,年轻时候,我们总是在幻想通过兼职来自力更生,美其名曰体验生活,安小暖也毫不犹豫加入了那只大学兼职生的团队,由于竞争激烈和各种广告的不靠谱,所以她只能发传单,偶尔也会逃掉不必要的课,某天,风和日丽,她又去发传单了,同行的人一个是对面学校的男生H,到了目的地,他们的任务是发完传单在搞电器的店铺门口集合,那时候,碰到的另一个男生就是他,在一个店铺门口,印象里他很会搞促销,所以他倒是舒舒服服地站在门口负责解说就行,所以那会儿其实对他印象很不好,有种“你负责貌美如花,我负责赚钱养家”的悲剧感,还有就是他总是很主动认识那里的人,所以安小暖对他没好感,关键是后来他们准备坐车回去时候,张瑞阳求救道,带我走吧!我迷路了。她更瞧不起,居然也是个路痴的张瑞阳。当时,是男生H带着她回到学校的,因为他很是轻车熟路,也是个幽默的人,所以一路上他都在讲他的情史,像个老大哥一样对小妹式的安小暖说道,以后你找对象,不要找张瑞阳那样不靠谱的,连路都不认识,看看你哥我,这就是差别,这就是魅力。

当时安小暖没想到他会一语成谶。

H又继续说,还有啊,你知道学校的灯光为什么总是暗黄的吗?不知道了吧,我告诉你,因为这样路灯下,情侣更浪漫,所有不管丑的胖的长痘痘的女的都是美女……安小暖至今还记得H那贱贱的笑和贱贱的自信,他人其实挺好,工作时带着她偷闲,休息时,又给她讲很多好玩的事,所以尽管走了许多路,但她丝毫不觉得累,现在的H听说已经在北京闯出了一片天地,两个人偶尔还会聊天,还希望可以再聚呢!

后来因着迷路的事件,他们断断续续在网上聊天,在安小暖读大学的第一个生日,他特意买了许多大小不一的本子当礼物,当时,其实他们还不是很熟,但,缘分就这样开始了。他在隔壁的医学院读书,比安小暖高一级,算是师兄,但他们却会是同年毕业,所以他们都是直呼对方名字,他经常来学校里找她,他们时而坐在草坪上聊天,时而一起走在校园的路上,吃着美味的食物,一切都看起来琐碎、美好,直到有一天,张瑞阳的朋友告诉她,张瑞阳,原来,喜欢安小暖。

张瑞阳喜欢安小暖,好像他的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了,除了她自己,一脸的茫然。

时间过得真快,大家都工作了,也许久没和老朋友问候了。

怎么?觉得在这里碰着我很不可思议吗?仿佛被拆穿了心思,安小暖答道,是啊!毕竟你家在R区。

我是刚被调来这边工作,就在这附近那个大医院,刚在我旁边的是我同事,她带我来熟悉下周边的环境。

原来,还当医生,又在大医院,真好,大把的银子!

还行,一点家当够娶媳妇儿了。

哟哟哟~对象呢?怎么也没见你牵出来瞧瞧?你等着,张瑞阳一边说着一边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看,在这呢!

安小暖凑近了看,手机屏幕是黑的,先是疑惑了一会儿,忽而瞧见那屏幕里暗暗的自己的样子,瞬间理解了,道,别拿我开玩笑了,正经点,我可等着喝你的喜酒。

那你呢?他望着她,你已经有男朋友了吗?我啊,先养活自己再说,哪里顾得上谈恋爱,日子就那样混着过。

你谈过吗?在……张瑞阳犹豫道,在拒绝我之后。安小暖忽然沉默了,如果说有,只有那个人,可是朋友告诉她,那不叫恋爱,既没有牵手也没有谈恋爱的感觉,要紧的是初吻还在,这算什么恋爱,所以,一时之间她不知道说什么好,安小暖仔细打量着他,好像他也没什么改变,她忽然想起了一件糗事。

那是2014年的春尽夏初的日子,安小暖受到邀请,前往他们学校转一转,那时安小暖特地穿了双高跟鞋,可能是怕自己不够自信吧。因为又一路坐车过去,所以路上也没怎么走路,是他出来门口接的她,两个人绕着校园聊天,张瑞阳其实是一个会聊天的人,听说闲暇之余也有在研究心理学,所以他很轻易就可以看穿别人的想法,通过一系列微表情和动作等,所以有时候安小暖同他说话,总害怕一不小心自己的心思就被看穿,比如特地穿上的高跟鞋,所以她装作若无其事,如果意外没有发生的话……是的,走着走着,她的鞋跟被卡住了,被臭水沟母亲樱然后,华丽丽地断了根,瞬间场面很尴尬,于是她索性提了两只鞋子,窜到了旁边的草地,双手扔鞋,捂脸,安小暖至今还记得,当时张瑞阳笑了很久,在快速帮她买回一双拖鞋之后,他的解释是:

这算什么解释,老娘容易吗?穿个鞋说断就断!当然,温和的安小暖同志并没有爆粗口,从来都没有在他面前说过一个脏字,这可能是来自少女的矜持吧。所以她一路都在心里吼,苍天啊大地啊神啊!快来拯救我,我再也不要穿高跟鞋了!!!所以直到大学毕业,她没有再穿过高跟鞋。想到这,安小暖便捋捋头发,低头看看自己脚下蹬着的高跟鞋,忽然很想笑……

张瑞阳看着她不断变换的表情,忽而笑道,怎么?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忽而又看看她的脚,脸上无比真挚道,如果我是你男朋友,绝不会舍得让你踩着现在这样高的高跟鞋。

安小暖再次愣住了,回忆如波涛翻滚而来,让她有点措手不及,所以只好笑着看对方没有说话,真是无比……尴尬……

安小暖,你还是和以前一样,我一眼就可以知道你在想什么,吃饭的时候,发呆的时候,走路的时候,欲言又止的时候,我都还记得,喜欢你的时候,总是忍不住想见你,想和你说话,所以总要不自觉在你面前刷点存在感,那时候,其实真的很喜欢那个主动的自己,但是你都无动于衷,当朋友告诉我结果的时候,既伤心又难过,后来我也没再遇到你这样的女孩儿。

你看,别一脸的愧疚,你知道吗?如果当初你说,你可能有一点点,一点点的喜欢我,我想,我不会放弃。我记得你说过,你不相信一见钟情,然后我努力靠近你,了解你,却依然无法赢得你的好感。张瑞阳忽然笑了,现在,我准备结婚了。恭喜恭喜,要不要给我一张请柬?安小暖佯装笑着伸出手。

不行,你不能来参加我的婚礼。上级问我愿不愿意调到这里上任,我毫不犹豫地点头答应了,因为我知道,你在这里。如果,那一天你来,我怕自己会悔婚。

张瑞阳,那我只能换个地方工作了。

安小暖,你还是那么直接。放心,我就是开个玩笑儿,但是,我是说真的,我的婚礼不希望收到你的祝福和到场,就是像现在这样,我心里就很开心了。老朋友,介意给我这个老朋友一个释怀的拥抱吗?

安小暖不说话,张瑞阳上前,轻轻抱住她,然后松开,安小暖,后会有期。

安小暖望着他潇洒离去的背影,忽然如释重负,当初她拒绝他的另一个鲜有人知的原因是,他把所有的事情都控制得很好,拿捏得刚好,让她心里有点恐惧和不舒服,其实,会给她一种密不透风的感觉,所以,她只当他是朋友,现在好了,她从心底里祝福他找到了自己的幸福归宿。

然而,她不知道的是,一切才刚刚开始……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