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文学当树立精品意识,如何写好现实题材

 小说     |      2020-02-12

11月3日,《网络英雄传之黑客诀》作品研讨会在安徽大学磬苑宾馆成功举行。会议由安徽大学文学院、中国作协网络文学委员会中南大学研究基地、《当代文坛》编辑部、《江海学刊》编辑部、《安徽大学学报》编辑部主办,万源财经文学研究院、安徽大学文学院网络文学研究中心承办,由安徽大学大师讲席教授欧阳友权主持。安徽大学党委宣传部副部长潘金刚、安徽大学文学院副院长吴早生发表致辞,对各位专家的到来表示欢迎,对学校在网络文学研究领域的发展提出了殷切期望。

11月3日上午,由安徽大学文学院、中国作协网络文学委员会中南大学研究基地与《江海学刊》《当代文坛》《安徽大学学报》等单位联合主办的网络小说《网络英雄传之黑客诀》(以下简称《黑客诀》)作品研讨会在安徽大学召开。来自全国各地的评论家、作家、期刊编辑代表及安徽大学文学院的师生80余人参加了此次会议。

“网络文艺充满活力,发展潜力巨大。”《中共中央关于繁荣发展社会主义文艺的意见》日前公布,其中鲜明地提出,要大力发展网络文艺。这让许多网络文学创作者、爱好者和研究者备受鼓舞。

《黑客诀》由郭羽、刘波联袂创作,是《网络英雄传》系列的第四部作品,主要描写了黑客之间的巅峰对决,充满好莱坞电影式的精彩看点,可谓2019年度现实题材网络小说的一部爆款之作。会上,两位作者介绍了从事网络写作的契机,分享了《黑客诀》的创作经验,表达了写作的诚意和诉求,以及在塑造正面商人形象方面的积极努力。他们坦言,用虚构的方式来写非虚构的故事,是《黑客诀》的一大特点。未来,《网络英雄传》系列的创作还在路上,预计一共推出七部作品。

与会专家认为,《黑客诀》是一部近年来现实题材网络小说的精品力作。安徽大学讲席教授欧阳友权认为《黑客诀》对网络文学的贡献在于:一是贡献了网络类型小说的新品类;二是为现实题材的网络写作提供了新成果;三是为网络文学与纯文学的融合提供了一个范例。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陈定家认为,《黑客诀》不仅实现了艺术性和技术性的高度融合,还实现了传统文学和现代文学的“美丽邂逅”,作品中传递出来的大战略、大眼界和大情怀是非常宝贵的。南京师范大学教授何平认为,应该跨越网络文学和非网络文学的壁垒,在整个中国文学语境中识别《黑客诀》的价值和意义。安徽大学教授周志雄认为这部小说深得网络小说“爽文”的精髓,有很高的文学品质,同时又自觉地承担了文学的社会责任感,是一部弘扬时代精神,积极拥抱时代,具有中国特色的现实主义题材的好作品。中国作协网络文学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员唐伟认为,《黑客诀》做到了网络性、艺术性和科普性三者的有机融合,是一次比较成功的尝试,其意义在于价值观的设定和表现手法上的独特性。

几乎与此同时,一场关于“文化视域中的网络文学”的研讨会在山东师范大学召开。“如何看待文学变局中的网络文学”“网络文学主流化及其前景”“网络文学与技术进步”“网络文学存在的问题”“网络文学能否成为时代进步的重要力量”等话题,成为热点和焦点。

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12月,中国网络文学用户达3.78亿,占网民总体的48.9%,是被称为“主流文学”的传统文学期刊读者的数百乃至上千倍。我国共有45家重点网络文学网站,提供原创作品总量高达1646.7万种,年新增原创作品超过200万部。由网络文学改编的影视作品、游戏和动漫超过3000部,不少影视作品产生了较好的社会反响。

中国社科院研究员陈定家评价说:“《黑客诀》有着现实主义的精神内核,将艺术性和技术性进行了高度融合。作者以宽广的眼界、新颖的角度,在正确把握当下政策的同时,很好地抓住了读者的注意力。”北京社科院研究员许苗苗表示,作者思维缜密,作品故事丰满。未来,在相关作品中,希望看到女性角色的更多成长,以及剧情波折所带来的紧张感。

与会专家从不同的角度对《黑客诀》进行了研讨,充分肯定了作品的创新性及艺术价值。中国作协网络文学研究院研究员马季认为,《黑客诀》丰富的硬知识、软知识使其成为一部具有超链接属性的作品,所塑造的黑客形象或将成为当代文学人物形象系列中的经典形象,在架构、设定上很符合网络读者的阅读习惯。杭州师范大学教授单小曦认为《黑客诀》所营造的黑客世界以数字技术和计算机软硬件为依托,形成了一种现实世界和虚拟世界中往返穿梭和交相辉映的世界,这是对网络文学的新开拓。北京市社科院研究员许苗苗从女性读者的角度细读文本,她认为在“网络英雄传”系列作品中,女性角色是在不断进化的,尤其《黑客诀》把女性作为一个发挥功能的主角来塑造,这部作品让女性有了地位,这样一部作品能够让更多读者和不同社会层次的人喜爱。中南大学教授禹建湘认为《黑客诀》在叙事上具有多层次的插叙、多线索的情节、多审美的叙事等特点。贵州财经大学教授周兴杰认为,《黑客诀》是一部制作精良、艺术精湛、思想有深度的作品。《黑客诀》既有专业技术含量,也有环环相扣的警匪斗智斗勇的情节性,保证了作为技术性类型文的硬度,也获得了类型小说的广度;《黑客诀》有意识地塑造英雄形象,英雄为国家的网络安全而奋斗,继承了新时期以来英雄塑造的传统。《安徽大学学报》责任编辑刘云认为,《黑客诀》塑造了新一代的国家安全卫士的形象,这部小说以人物为依托,呈现出一个崛起的中国形象。作品写得特别慢,特别男性化,语言很简洁明了。整篇小说采用全知视角来展开,从叙事角度来说,略微有一些余味不足,很难在更深刻的层次上引发我们的情感共鸣。

火热

中国网络文学发展至今已有20年。20年后,回首中国网络文学走过的道路,回望互联网对当代文学创作及相关产业的影响,值得我们深入观察与思考。

中国作协网络文学研究院研究员马季认为,《黑客诀》在故事架构、人物设定上,都比较符合网络阅读习惯,还在黑客形象的经典化塑造以及与传统的融合方面,进行了积极尝试。这成就了小说的深度与高度。中国作协网络文学中心助理研究员唐伟谈到,《黑客诀》在最前沿的网络迭代技术方面,提供了一个形象的普及版本,做到了网络性、艺术性、科普性的有机融合。“作品成功塑造了黑客之类的秘密人群形象,这是对以塑造知识分子和农民形象为主的中国现当代文学的一次突破,是网络文学对当代文学的贡献。”

《黑客诀》之所以产生广泛的社会影响,因为这是一部有深度、有广度、有精度的作品,从文学传承、人物形象塑造到作品的社会价值等方面都有丰富的阐释空间。安徽大学教授王达敏认为,《黑客诀》走的是中国传统小说的路子,五四把中国小说的传统隔断了,这个传统在网络小说中接续起来了。小说情节推进很快,波澜起伏,一环扣一环,非常好读,非常适合于拍电视剧、拍电影。小说后半部分的吸引力远不如前半部分,这就又涉及到小说的长度问题。《黑客诀》故事好,人物塑造也很好,但反面角色比正面角色写得更好,因为把他人性的一面撕开了写,人物形象非常丰富。安徽大学教授王泽庆认为《黑客诀》符合年轻人阅读的特点,满足了很多人突破平庸生活的想象,但在爽文之外还应该看到它的审美功能、教育功能和认识功能。《黑客诀》具有明确的思想导向,有浓厚的爱国情怀,有强烈的警示作用,这是非常难得的,小说的内容非常有厚度,涉及诸多领域,例如科技、国家安全、反毒、反恐,以及文学、历史、哲学等。其他如义和利的关系、生存欲望与道德要求的关系、去中心化等等,都值得关注和思考。《中国艺术报》理论副刊部主任邱振刚认为,“网络英雄传”塑造的人物形象与传统意义上的英雄人物形象是不一样的,人物的个人价值、个人属性没有被集体的诉求所淹没。在《黑客诀》里有两条线,一是黑客决斗,一是女主角的成长过程。主人公的角色内涵不断变得丰富,使小说远远高于一般黑客题材的作品。安徽大学博士研究生吴长青认为,传统的网络小说以个人叙事话语为主导,尤其是奇幻、武侠类小说比较典型,个人英雄主义甚嚣尘上。如果说《网络英雄传:引力场》赞美的是个人英雄主义以及年轻的创业者的团结、热爱和执著的精神,那么《黑客诀》则把目光投向了更为深邃的家族史、民族史等宏大的家国叙事当中。《黑客诀》超越了传统的以智谋、兵器为主的争斗模式,引向了黑客背后所指向的国家信息战的宏观叙事。《光明日报》记者刘江伟认为,以前黑客都是反面人物,但是《黑客诀》这部小说的正面人物也是黑客,一正一反的对比中,给我们的启示就是我们如何看待互联网的发展和网络安全,因为现在网络安全问题日益突出,这是一个新的时代课题。

在东亚,中国的网络文学成为与韩剧、日本动漫相提并论的大众文化样式

消除一味迎合读者带来的弊病

中南大学教授禹建湘提出,《黑客诀》主要有三个特点:多层次的角色插叙、多线索的情节符码和多审美的叙事输出。首先,作品有一种向传统小说回归的写法,扭转了当前网络小说的扁平叙事;其次,人物在现实世界和网络世界自由切换,构成了叙事的复杂性,增强了小说的艺术性;最后,把情节分割成类似于玄幻小说的不同空间的转换,最大限度地拉开了故事与现实的距离,向现实和虚拟的弹性空间延伸。在他看来,这正是对现实题材的超越。

由《黑客诀》的写作出发,与会的学术期刊编辑对网络文学理论评论所面对的问题进行了讨论。《当代文坛》责任编辑刘小波认为,“网络英雄传”系列小说影响力很大,但学术方面的研究论文却很少。经典化有两种,一种是学院派的经典,一种是大众化的经典,“网络英雄传”是群选出来的经典,只有纳入文学批评的视野,才能进入文学史,才有可能成为学院派的经典。网络文学还有一个批评范式的问题,是自创一套范式,还是沿用纯文学的批评范式,这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江海学刊》编辑刘蔚对研究网络文学提出了一些自己的看法,她认为应从以下角度来研究网络文学:网络文学和文学传统之间的关联;网络文学和纯文学的互动、互渗、互融;网络文学中的人性、人道主义的问题;网络作家的主体性研究;网络文学的地域性等等。《安徽大学学报》主编张治栋认为,从最近《安徽大学学报》收到的网络文学研究的稿件来看,整体水平不是很高,网络文学研究应重视有理论深度的研究。

“网络文学的兴盛繁荣,缘于网络媒体的方便快捷和普及,得益于资本的支持和商业写作机制的推动,还有政府的扶持和正确导向。”山东师范大学网络文学研究中心主任周志雄教授说,这与经济高速发展的中国现代化进程中民众的消遣、娱乐文化需求相符,与国家文化软实力发展战略的要求相吻合。

网络文学是个宽泛的概念,以网络为载体而发表的文学作品都可归入其中,不过在各种形式中,小说仍占主流。因此,有专家谈到,网络文学的发展几乎是由小说推动的,基于网络小说的推动,形成了网络文学独有的写作特征和行文方式,进而形成了网络文学独有的审美与商业价值。

“作品不仅正面展现了黑客的生活,更重要的是,有着赛博世界与现实世界的切换,为中国当代网络文学的发展作出了贡献。”杭州师范大学教授单小曦认为,《黑客诀》最突出的表现在于世界设定。赛博世界和现实世界,怎样在文学层面形成交互,形成一种具有美学价值、审美意义的新世界,是一个重要课题。只有做到这一点,现实主义题材创作才可能实现新的突破。

安徽大学文学院网络文学研究中心主任周志雄对这次会议进行总结时说,在国家倡导网络文学关注现实,如何切实回答“时代之问”的历史条件下,对《黑客诀》这样具有代表性的现实题材网络小说进行深入探讨,将有利于推动网络文学的经典化进程,对于网络文学良好生态的发展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从2004年起,盛大相继收购起点、红袖添香、榕树下、晋江、小说阅读网等文学网站。2013年起,腾讯文学、百度文学、阿里文学等陆续成立。资本的分离与组合,“大神”的出走与进驻,各种演变中,不变的是各大商业文学巨头对打造网络文学阅读、出版、影视、游戏、文化产品立体商业链的雄心和抱负。

有别于传统的基于纸质出版的文学创作,网络具有及时性、互动性和社群效应,部分内容低俗、一味迎合读者、盲目追求点击率的作品也随之出现。此外,网络文学看起来是呈现开放的状态,但实际上,整个创造流程仍处于内循环状态,从话题、生产到评价,“这是互联网与文学创作相结合后产生的新现象与新问题。”有专家分析。

贵州财经大学教授周兴杰表示,《黑客诀》兼具技术性、可读性,凭借叙事的密度和硬度,让内行读者在阅读过程中,获得了征服难度的愉悦感。“在这个躲避崇高的时代,作者在有意识地塑造思想境界崇高、形象丰满立体的英雄,难能可贵。”南京师范大学教授何平撰文谈到,现实主义文学创作,应当积极绘制新的世界图景,引领新的时代风尚,把握好时代的精神气质,《黑客诀》在这些方面有着出色的表现。“我更愿意将《网络英雄传》系列,命名为有秘密私人经验、丰富专业知识的硬核小说。期待能够树立网络文学正大的形象和尊严。”他如是写道。

据不完全统计,2011年至2014年网络文学共有161款作品的影视版权售出,2012至2014年有50多款作品转换为游戏产品,预计2015年网络文学产值规模将突破70亿元。

消除这些弊病成为网络文学健康发展必须要破解的难题。为此,原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与中国作协联合发起《网络文学行业自律倡议书》;中国作协在一些大学设立基地,开辟网络文学创作与评论研究的高校阵地;中国作协大力吸收网络作家入会,对其积极引导。“中国网络文学正在积极治疗初期发展阶段的诸多毛病,向着更健康有序的方向前行。”中国作协网络文学委员会主任陈崎嵘说。

安徽大学大师讲席教授欧阳友权评价说,《黑客诀》在网络文学领域主要有三点贡献:第一,贡献了网络类型小说的新品类。进入写人、写境界、写意志、写情怀的层面,使其在同类型作品中显得卓尔不凡。第二,为现实题材的网络写作贡献了新的成果。故事的精彩度、细节的饱满度、语言的精致度、人物性格塑造的鲜明度,以及在艺术效果方面的穿透力,均可圈可点。第三,为网络文学与传统文学的融合提供了一种范例与可能。安徽大学文学院网络文学研究中心主任周志雄表示,《黑客诀》可以用大时代、好故事、正能量等三个词进行概括,作品具有一定的文艺气息,而没有简单拔高英雄人物。“网络文学,如何为社会问题提供解决方案,如何更好地表现现实题材?《黑客诀》是一个成功案例,需要从理论上进行认识。”他谈到。

同时,网络文学开始走出国门。起点、晋江文学城等网站向亚洲多个国家推出中国的网络小说;《鬼吹灯》《明朝那些事儿》在日本热卖,《仙侠奇缘之花千骨》在泰国一上市便被抢购一空;越南5年间引进中国网络文学的品种达617种;《步步惊心》成为韩国畅销书;3D网游《诛仙》相继出口到亚洲多个国家和地区……可以说,中国的网络文学成为世界上独特的文学风景,在东亚成为可以与韩国电视剧、日本动漫相提并论的大众文化样式。

“如今,网络文学已经走过了数量膨胀的规模扩张期,开始进入‘品质为王’时代。”中南大学文学院教授欧阳友权给出这样的判断,“无论作品存量还是新作的增量,都已不是网络文学关注的重点,提高作品质量、突破自我阈限,才是未来网络文学整个行业所要追求的目标。”

安徽大学文学院教授王达敏提出,纯文学沿袭西方小说的体制,重视故事逻辑和心理描写,重点在于对人性的剖析。而网络小说,采取的是中国传统小说的范式和体例,重视情节的波澜起伏,往往具有传奇性和武侠色彩。虽然各有特点,但二者归根结底都是文学。“从这个意义上说,网络文学没必要刻意向纯文学靠拢。如何将传统文学的精华注入网络小说,值得深思。”他建议。安徽大学文学院教授王泽庆认为,《黑客诀》之所以值得推荐,主要有两个原因:第一,符合年轻人阅读的特点;第二,满足了很多人突破平庸生活的想象。“作品有着明确的思想导向、浓厚的爱国情怀,提醒我们要充分重视国家安全,积极关注现实生活。”他这样分析。安徽大学在读博士研究生吴长青提到,当前网络文学的一大特征是崇尚个人主义、解构国家叙事,《黑客诀》却从个人描写转向国家建构。作品超越了以智谋、兵器为主的争斗模式,引向了黑客背后国家信息战的宏观叙事。这是个体向集体的跨越,也是小说具有现实意义的关键所在。

“网络文学的崛起给文学带来巨大变化,它超出我们的想象和经验。”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白烨表示,网络文学不只是一个以网络为平台的自发性写作,它构建了很多新的文学关系,比如,文学与网络传媒、文学与信息科技、文学与产业、文学与资本等等。

在商业和创作间寻找平衡点

与会的媒体记者、编辑也纷纷发言,围绕《黑客诀》的文化内涵、艺术成就展开讨论。光明日报记者刘江伟表示:“小说叙事没有脱离时代,从中可以看到我国对其他国家的援助,以及对国外的高铁输出等,这些都很有现实感。”他还谈到,《黑客诀》打破了黑客都是反派的固有模式,为如何看待互联网的发展和网络安全提供了新的课题。中国艺术报理论副刊部主任邱振刚认为,《黑客诀》与《网络英雄传》系列的其他作品相比,有着一些异同。其中,共同之处在于个人价值实现的过程,与国家民族的命运有着密切的统一性、同构性。不同之处在于,人物的个人价值、个人属性,并没有被集体的诉求所淹没。“同时,如果女主人公的英雄形象能够一以贯之,维持其主体性,那么可能对作品在网络文学史,甚至是整个文学史上的地位,会更有帮助。”他建议。

“如何提升网络文学自身的品质,商业资本制造的‘读者幻境’能否打造出影响世界的IP,网络文学能否承担一个伟大时代文化传播的使命,是对网络文学发展的挑战。”周志雄说。

有人曾说,在韩愈和他的读者之间,在曹雪芹与他的读者之间,都隔着一堵厚厚的墙,这堵墙可以保证作者拥有属于自己的思考空间。然而,今天,互联网把这堵“墙”拆掉了。

《安徽大学学报》主编张治栋希望,今后能够加强网络文学的理论研究,积极推进相关工作。《安徽大学学报》责任编辑刘云认为,《黑客诀》塑造了新一代国家安全卫士的形象,呈现出一个正在崛起的中国,值得肯定。《当代文坛》责任编辑刘小波提出,网络文学要想经典化,批评是必不可少的。“《黑客诀》虽然名气大,但相关评论文章比较少。未来,作品如何成为学院派的经典,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只有纳入文学批评、进入文学史的作家和作品,才有可能不被历史遗忘。”他如是说。《江海学刊》责任编辑刘蔚建议,从大的文学史观的角度考察、思考网络文学的发展。在她看来,网络文学与传统文学的联系、网络文学如何做到技术性与文学性兼备、网络文学的谱系、网络作家的主体性、网络文学的地域性、网络文学的读者等,都可以成为研究角度。

警惕

采访中,有网络文学创作者告诉记者,网络文学创作者生存并不容易,在故事有吸引力的前提下,稳定的更新才能培养粉丝忠诚度,一旦偷懒注定积累不起人气。

安徽大学文学院网络文学研究中心主任周志雄作总结发言。他表示:“《黑客诀》是一部优秀的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有很大的研究空间。此次研讨会,是作家和评论家之间的深度交流,促进了传统文学与网络文学的融合,对推进网络文学理论评论体系的探讨具有重要的学术意义。”

网络文学时常被诟病为迎合消费者而跟风、雷同,但其实这些症结也是读者所排斥的

为维持生计,网络文学的作者需遵守行业内通行的收费制度:只有付费用户才能在平台上继续阅读更新章节,每千字3分钱,由作者和平台分成。这就形成了“以收费制度为主导的生产—分享—评论机制”,北京大学中文系副教授邵燕君认为,“这种机制对传统的文学创作模式带来挑战。”

从网络文学诞生开始,质疑就从未中断过。批评的焦点有三:一是整体质量偏低,泥沙俱下;二是过分类型化;三是接受者与创作者关系的错位,拼凑抄袭现象严重。山东师范大学教授孙书文介绍,有学者把它归因为科技化消解了网络文艺的人文性,商业化腐蚀了文学的超越性,大众化拉低了艺术的品位。这种分析不无道理但也存在偏颇。

高度的商业属性是网络文学不容忽视的特征,类型小说成题材主流便是它最直接的产物。“一方面,商业利用网络文学的大众属性,塑造了网络小说的创作链条和流程,推高了网络文学的影响力;另一方面,商业也实实在在地制约甚至伤害着网络文学创作的自由和质量。”杭州师范大学文化创意学院教授夏烈说,“这就要求作者、读者和评论家都要有更高的认识和智慧去寻求平衡,需要在商业和创作之间构建一个巧妙的张力场。”

不少学者呼吁,要警惕网络文学被商业化“收编”的倾向。有学者指出,网络文学的商业化是其主流化的拦路虎,“法兰克福学派”曾认为,文学作品一旦迎合消费目标,将丧失其纯粹性。

更重要的是,产业资本力量日益强大,已将网络文学与其他文化产业打通。对此,“有文学艺术经验的人必须要考虑如何借助互联网平台、借助资本运营方式,让文本产生更高的艺术价值,对业界和受众产生积极影响。”夏烈谈道,“可以在知识产权的定位上拉高起点,善用商业的力量,让其发挥积极和健康的作用。”

中国作协中国作家网副主编马季说:“上述观点的确应该引起重视,当前网络文学存在大量跟风、雷同,乃至抄袭现象,都是商业化在作祟,值得警惕。然而,从大众传媒的角度来看,商业性需要一定的时间去缓释;从大众需求积极性的角度来看,网络文学存在的症结也基本上是广大读者所排斥的。”

将网络文学纳入现当代文学史研究的整体框架

“网络文学的确有鱼龙混杂、泥沙俱下的弱点。”山东省作协副主席李掖平表示,“对此不应该回避,更不能以一种粗暴的态度,直接挪移传统文学的批评范式来打击网络文学。我们迫切需要建立一种行之有效的网络文学批评范式,以更好地推动网络文学的健康发展。”

邵燕君将20年前互联网对文学创作的影响称为一次“媒介震惊”——传统文学机制无法安置的“文学青年”找到了乐土,为规范网络文学创作,她提出:“建立一套适应网络文学的评价体系和批评话语,将其纳入现当代文学史研究的整体框架,已成为当代文学研究的当务之急。”

“如何从传统思维定势中走出来,面对网络文学这种新的文学样式,是不容回避的课题。”沈阳师范大学教授贺绍俊说,从传统文学的思维体系出发研究网络文学,具有一定有效性,但有可能会遮蔽网络文学的新质和特质。

对此,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何平建议,应当加大网络文学批评力量的投入:“一个传统意义的作家稍有名气,便会有很多批评的力量关注,然而现在风头正盛的知名网络文学写手却没有被充分研究。网络文学之所以有题材狭窄、文学资源狭窄和视界不开阔等问题,与研究队伍较小有关,小到与庞大的网络创作人数不相称。”

有了这样客观、理性的态度,讨论网络文学入史就有了一个基本共识。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网络文学未来是否可以经典化,是目前当代文学领域最为关注的。“长时间富有活力和生命力的创作潮会形成历史刻痕,也会出现精品佳作,读者会有记忆、情感并形成讨论场,学者与评论家就有义务重视它。”夏烈说。

“无论是创作实践还是阅读实际,网络小说都将进入中国当代文学史。”苏州大学教授汤哲声认为,就通俗文学来说,第一个时期是中国古代的通俗小说,第二个时期是中国现代的通俗小说,网络小说则是通俗文学的第三个时期,既一脉相承又有所创新。

“要实现网络文学的经典化,作者在站位上须有对文学的敬畏感,以工匠精神创作精品力作,坚守精品意识。还应注意从传统文学创作经验中汲取营养,追求思想性、艺术性与可读性的统一,而不是一味追求产量和点击率。”欧阳友权认为。

期许

可喜的是,中国网络文学在海外受到欢迎,已成为中华文化“走出去”的一支力量。借助网络和翻译渠道,无论是在日韩或东南亚国家,还是欧美各国,都能看到它的身影。比如,成立于2014年5月的武侠世界网,致力于将中国流行的网络小说翻译成英文,如今日均活跃量高达300万人次。有人甚至将中国网络文学与好莱坞电影、韩国影视剧、日本动漫并称为“全球四大文化新奇观”。

承担起创立新的中国话语,讲述新的中国故事,塑造新的中国形象的使命,成为时代进步的力量

在此背景下,中国网络文学被赋予了更重要的使命和更深远的意义,如何弥补短板,树立精品意识,将中国真正优秀的文化元素传递出去,以更光彩的形象亮相世界,还需要很多人共同努力。

茅盾文学奖是一个国家级的精英奖,而网络小说则是大众化的通俗文学。两者有没有可能碰撞出火花?

据了解,2011年第八届茅盾文学奖评选,有7部网络小说参评,经过6轮投票,有3部小说从178部作品中脱颖而出,进入第一轮,它们是《遍地狼烟》《从呼吸到声音》《青果》。

2015年第九届茅奖评选,有5部网络小说参评,分别由起点中文网、中文在线等网站送审,但没有作品冲过第一轮。

“参评的网络小说,尽管可能代表不了当今网络文学的最高水平,但毕竟意味着一个国家级大奖为网络文学敞开了大门。”中南大学教授欧阳友权说。

“茅奖评审要求的是思想性和艺术性完美的统一,要切入社稷民生,有历史担当和人性的温暖,要有艺术审美方面的精致和创新,这对于网络文学来说一时可能还很难达到。”欧阳友权认为,网络文学的长处不在精致,而是在市场,在读者大众,在草根,在一个个广泛的参与。两者在比较中显出各自的短长。

“任何一种文艺样式,要想深得民心,获得多数人的认同,其价值观、审美观必须经得住时代的考验。”马季说,新的主流化文学必须承担起创立新的中国话语,讲述新的中国故事,塑造新的中国形象的历史使命。这一点,正是人们对网络文学未来的期许。

起点中文网总编杨晨在谈到“为网络文学定标准的必要性和开枷锁的紧迫性”时说,网络文学本来可以两条腿走路,可现在已经瘸了一条。目前的网络文学以幻想类题材为主,现实题材渐渐衰落。“这与相关标准的缺失、含糊有很大关系,这导致作者们不敢写,网站不敢发,越是主旋律题材,越是不敢碰。网站虽然有扶持意愿,也不能真正见效。”

目前,国家在文化层面上已经形成战略思维,“大力发展网络文艺”,包含了对网络文学发展的支持、引导和管理。据了解,近年来,中国作家协会等机构已经在网络文学产业发展、作家队伍培养、作品研究推广、从业人员培训等方面做了一定探索。浙江、上海、北京等地先后成立网络文学组织机构。北京大学、山东师范大学等多所高校陆续设立网络文学的学术研究平台。

“网络文学是一项新兴的社会事业,需要多方合力,才能确保其健康成长、蓬勃发展。我们处于网络时代,网络文学、网络文艺的繁荣发展,将是时代进步的重要力量。”马季说。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