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如何向古典致敬,打造精品力作【必威bet体育】

 小说     |      2020-04-04

《岐黄》是一个典型的中国古典文学的意象。我们都知道,“黄”在这里指中华人文始祖轩辕黄帝,“岐”是他的臣子岐伯。相传上古的时候,轩辕黄帝经常和大臣岐伯坐而论道,探讨医学问题,出于对黄帝和岐伯的尊崇,后人以“岐黄”指代中医医术。

必威bet体育 1

当下,网络文学是热门话题。据统计,网络文学用户已达3.33亿人,数百家网络平台日更新文字近两亿,同时,近年来网络文学的纸质化图书出版、影视改编、游戏开发以及走出国门都成为当下文艺发展的新动向,尤其是向世界传播中国文化,网络文学成为一大方便之门。正是在这种“大好形势”下,我们必须重新审视网络文学的一系列问题,比如,文学具有“文以载道”的教化功能,而网络文学过多地沉迷于娱乐,其社会功能如何提升?再比如,网络文学承载着向世界传播中国文化的重任,而目前它可能更多地陷入肤浅化、玄幻化、模式化的境地,如何更有效更恰当地传播中国传统文化便成为重要问题。在全面恢复中华传统文化的今天,网络文学如何续接传统便成为网络文学发展的首要问题。

每个作家有向传统致敬的方式 2013年4月,作家王安忆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2004年她调入复旦大学时,曾选了两个老师的课听,一个是傅杰的《管锥篇》,一个是骆玉明的《世说新语》。“每次听都要抢位子,他们的课很受欢迎,地上都坐满了人。一个学期的课程,我基本不拉。因为我知道我最缺的是古典文学的滋养。” 在后来的创作中,王安忆的确非常努力从古典文学中汲取丰富的营养并落诸笔端。比如在她的长篇小说《天香》中,这位因《长恨歌》而与“海派”紧密联系在一起的作家,完成了一次“向中国古典致敬”的仪式。《天香》中采用了大量真实的历史资料,《嘉庆上海县志》、古上海地图甚至历代文人的诗词歌咏,整部小说气势恢宏,几十位家族人物的塑造,皆有特色,被称为是“江南文化的百科全书、女红文化的经典,生动表现四代人的日常生活和志趣节操的传世巨作”。这部颇具传统文化韵味的长篇小说,因笔触涉及众多文化领域——诗词歌赋、书画刺绣、园林建筑、服饰美食等等,显示了王安忆在传统文化方面的积淀。就连小说的背景——晚明市民社会,也与《红楼梦》的创作年代很接近。大概也正因为此,《天香》出版次年即获得第四届“红楼梦奖”。 作家们的成长,打着时代的烙印。一些作家幼年的时候没有经历中国古典文学的滋养,又在上世纪80年代遭遇西学浪潮的裹挟,使得其作品呈现中西“混血儿”面貌。甚至有评论尖锐地指出,有一些作家的语言带有明显的“翻译腔”。“现代文学史上的老作家,有旧学的功底,又吸收了外来的文学的营养,成就了他们所谓的写作平台。我们这一代,尤其是五六十年代出生的作家,本身生长在供应紧缺的时代,旧学在我们的青年时代以前,是不允许接触的。所以没有很好的旧学的熏陶和训练,《四书五经》《三言二拍》等直到80年代以后才有机会接触。而‘童子功’是影响深远的,我们直到青年时期才接触的营养,非常庞杂,无法分辨哪个更重要,西方的还是传统的?《红楼梦》对我影响大还是福楼拜、卡夫卡影响大,我说不出来。”作家苏童说。但他同时指出,这一代人在传统文化方面天生的缺失,也许不是缺点,而是特点。每个作家都有向传统致敬的方式。他的“致敬”是从《妻妾成群》开始。 传统文化与现代主义的影响兼具 他们大多自写诗起步迈向文坛,但是他们的诗歌与格律无关;他们也读唐诗宋词,但已非出自私塾的“童子功”。他们既有中国传统文化的文脉,现代主义的影响亦不可抹煞。莫言的很多作品,被贴上马尔克斯“魔幻现实主义”的标签,而他明确地向记者表示,这些所谓“魔幻”的根源来自《聊斋志异》。早在《檀香刑》的后记里,莫言就提起,要在写作上“大踏步撤退,要写有中国风格的小说”。果然,在《生死疲劳》封底上,开始张扬:“一部向中国古典小说和民间叙事的伟大传统致敬的大书。”其小说结构上用“六道轮回”、“章回体”,不仅其形式彰显作者对中国经验和中国精神的忠诚,也有其想象世界的根本方式。因为在中国古典小说中,人的命运就是世界的命运,比如《红楼梦》、《金瓶梅》、《水浒传》、《三国演义》,这正是古典小说的根本精神。莫言说:“六道轮回是中国的魔幻资源,是一种无形但巨大的道德力量。这个故事的框架就是从蒲松龄的《席方平》中学来的,我用这种方式向文学前辈致敬。”他说,我们在读前人的作品时,往往能看到历史的局限性,在某种意义上,也就是人的局限性。对前人的局限性,我们大都持一种宽容的态度,但这种宽容里边似乎还包含着一种惋惜。我们潜意识里想:如果没有这种局限性,他们会写出更好的作品。“但现在我想,我们这种对人的局限的否定态度,对于文学来说,也许并不一定正确。我的意思是说:一个没有局限的人,也许不该从事文学;作者的局限,也许是文学的幸事。”他还指出,蒲松龄的《聊斋志异》也是一部提倡妇女解放的作品,小说中塑造了很多自由奔放的女性形象。而《红高粱》一书中,“我奶奶”这个形象的塑造其实就是因为看了《聊斋志异》才有了灵感。 “我对大地的情感是自然的,因为我生活在大地上,我依赖它犹如生母。”同样,作家张炜的小说创作,不仅带有鲜明的民间立场,还浸润着大量的传统文化因子。源远流长的齐鲁文化深深影响着他的创作,他笔下的人物也兼具齐鲁文人的责任感和道德理想主义。在《芳心似火——兼论齐国的恣与累》中,大量涉及春秋战国时期齐国的政治、经济、文化和世情民俗,张炜都把过往的历史与当下的现实加以对照,发出他个性的声音。又比如长篇小说《家族》,既有现实主义的元素,也同时继承了中国古典小说的诗赋比兴,将传统的“有诗为证”化为至美感人的散文诗。 “文革”时期,当很多人在派系之争中找不到自我的时候,贾平凹却埋头于古典名着,不仅读诵,还改写成白话文。贾平凹说:“我的古典文学修养不是很深,要真拿一篇古文问我一字一句是啥意思,我也不懂,但我能理解。” 贾平凹的《秦腔》,或可视作对于民间文化与信仰的继承,而他的《古炉》获得首届施耐庵文学奖,更是汉语文学叙事丰富性的证明。 笔记体小说体现古典文学文脉 当今文坛,最能直接体现古典文学文脉的也许是笔记体小说。冯骥才、汪曾祺等作家笔记体各有特点,而孙方友的新笔记体小说,则被誉为中国文学笔记体小说的又一座高峰。作家南丁曾称赞孙方友的小小说,“显然得益于中国古典笔记小说,有容量,耐咀嚼,极精粹。”身处中原,孙方友的笔记体小说自成一家,如旧体诗词中的绝句与小令,起承转合,摇曳多姿。他在努力学习和借鉴着现代的思想理论,包括西方的思想观念,去表现历史的、现实的、传说的生活,这使他的作品具有了某种现代性。 深受西方文学的影响,作家余华也深感矛盾:“我一下子面对了浩若烟海的文学,我要面对外国文学、中国古典文学和中国的现代文学……我的阅读更像是生存中的挣扎,最后我选择了外国文学……作为一个中国人,我一直以中国的方式成长和思考,而且在今后的岁月里我也将一如既往;然而作为一位中国作家,我却有幸让外国文学抚养成人,也许是因为这场漫长的学习实在太久,以至于我们忘却了自身伟大而优美的古典文学传统,乃至整个的古典文化传统。 20世纪80年代,很多作家都受现代主义的影响。作为60年代出生的作家,格非恰好赶上了那样一个时代。“年轻人特别喜欢新的东西,喜欢挑战一种艰深的表达方式,所以很自然地与现实主义一拍即合。”宽泛的阅读面成就了格非。但是格非和朋友们在大量阅读现代主义作品后发现,其历史只有100多年,不可能涵盖整个文学史,转而阅读古典作品或近代作品。王安忆也说:“年轻的时候总喜欢背叛,觉得故事是一种束缚,想把前人的规矩破掉。写到今天,我的观念越来越合乎、服从前人小说的规定。” 她说的“规定”,其实就是“讲故事”。无论传统还是现代,故事讲得好看才是最接近目标的途径。

但是在中国古代,“医”并不单纯地指与疾病有关的诊断和疗救,而是与治国有关,与伦理教化有关。所谓“上医医国”,或者“医者仁心”,以及我们后来说的“儒医”等等,产生了一系列的概念。因此以岐黄为书名,既是对小说内容、人物情感,尤其是精神指向的一种暗示和概括,亦包含了丰富的中国传统文化内涵。以此为背景,作者漱玉开始了她对当代医者的日常生活以及他们内心世界的探索和展现。作品开头,青春亮丽的女大学生方樱子出场时有一个特别好的形象描述,说她“挂着比头顶上的太阳还要灿烂的微笑”,这是人物的基调,也是作品的基调,带着“灿烂微笑”的方樱子投入到治病救人的现代医学事业中去,将救死扶伤的现代人道主义精神融入到实现自我价值的个人追求之中,融入到她整个工作和生命过程中。在改革开放40周年刚过,新中国成立70周年将至的重要时间节点上,《岐黄》的出版和获奖有着特别的意义和价值。

网络文学作为拥有亿万读者的通俗文艺创作,应继承和发扬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对中华文化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是每一个希望有所作为的网络作家应当承担的时代责任和历史使命。

学者邵燕君阐明了传统文学对网络文学的作用:“传统文学积攒了大量的文学经验,传统文学体制培养了大量的人才,传统文学训练的人才,传统文学一百年的积淀,是网络文学欠缺的。”的确,网络文学发展到今天,尤其是网络新媒体日益取代纸媒体和传统视听媒体的今天,应当考虑脱下娱乐的华服,承担社会的大任,向传统文学学习,使其成为此一时代文学的中坚力量。

网络文学经过约20年的努力,当下已呈现出完全不同的面貌,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它的经典化倾向和主流意识形态化的过程。所以《岐黄》的主人公——一群年轻的医学工作者,将个人的成长、发展,融入到改革开放的大进程中去,融入到时代的发展和进步中去,让我们看到了改革如何运行在时代的深处、社会的深处,如何融入到了每一个中国人的个人成长之中。小说有激情、有梦想,有希望、有失望,当然也有一些情感的挫折和现实的苦痛。但是贯穿始终的是前进的力量和收获的喜悦。

纵观网络文学20多年发展历程,从最初信手涂鸦的怡情遣性,到市场驱动的高速生长,再到日趋成熟的回归主流,网络文学成长为突破文学疆界、实现跨界融合的文化创意新领域,在繁荣和发展当代文艺事业中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

首先,网络文学应学习传统文学的厚与重。近年来,经网络言情小说改编而大火的《倾世皇妃》《美人心计》《后宫·甄嬛传》等作品,以书写爱情为主,编造宫廷争斗,以书写人的心计为上,使观众不断地看到人性恶的一面。很多批评家已经对此提出过严厉的批评。它的问题在于,一方面迷失了价值向度,另一方面也放弃了文学的教化功能。北宋周敦颐说:“文所以载道也,轮辕饰而人弗庸,徒饰也,况虚车乎?”文是“道”的载体,就好像车是人的载体一样,如果车不载人,车轮和车扶手装饰得再好也没有用。传统文学对“道”的追求,一直是文学家追求的根本价值。所谓“道”就指文学“兴、观、群、怨”的社会功能,始终贯穿在中国传统文学的历史中。屈原的“恐皇舆之败绩”、“哀民生之多艰”,杜甫的“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淳”“文章一小技,于道未为尊”,以及鲁迅以文学来改造国民性的抱负,追求的都是道。当然,从更高的意义上来讲,《易经》《道德经》《庄子》等追求的则是宇宙大道。这些,才是网络文学向世界传播的重要内容和价值精神。

小说中有一个人物的出现特别具有象征性,即中文名为“李悬壶”的外籍青年医生托马斯。这个人物代表了西方现代医学对古老中华医学的认知和向往。小说中另有一些人名是直接取自中草药名,比如说艾叶、甘草、杜仲等,作用在于营造出一种中国趣味、中国审美和中国气派。

近年来,网络文学持续高产,读者越来越多,现实题材创作明显升温,彰显时代风采、洋溢生活气息的优秀作品不断涌现。与此同时,网络文学在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方面持续深耕,日益向着精细化、多方位、纵深化方向发展。日渐繁荣发展的网络文学,受到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滋养,极大丰富当代大众文学。

其次,网络文学要学习传统文学的思与美。俄国著名作家果戈理谈起作家责任时说:“作家的职责——不仅是给思维和审美带来愉快的活动;如果他的作品不能给心灵带来某种好处,如果人们从作品中得不到某种训诫的东西,那要严格地追究作家的责任。”在古典文学中,《诗经》中《关雎》所代表的那种“思无邪”的中庸美学一直是后世诗歌追求的美学典范,而屈原《离骚》式的天问与忧思同时也成为中国诗人“诗言志”的另一种悲剧美学;《史记》开创的那种儒家文史记世的传统是后世儒家知识分子进行历史写作与文学创作的典范,而《红楼梦》那种伤情绝世的“故园”悲悼又是后世道家与佛家知识分子的终极关怀,等等。这些伟大的美学传统是中国传统文学几千年积累下来的财富,是中国文学的精神面相。一百多年来,当西方文学传统大面积影响中国作家之时,那些先人的传统被遗忘了。网络文学被认为更多地继承了中国古典传统,但就目前流行的一些文本来看,也只是更多地以武侠或玄幻的方式回到讲述“中国故事”,并未见多少文本对中国文学的美学传统进行继承和发扬的。

整体来看这部小说情节生动、描写细腻,人物性格也是饱满丰富的。其更大的一个特点在于语言比较幽默、风趣,这样的叙事中洋溢着一种积极乐观、温暖人心的正能量,构成了小说的一种整体审美趋向和氛围。

经典引路 全新演绎

最后,网络文学要学习传统文学的短而精。传统文学的诗歌基本上以五言、七言为主,词也相当短,容易被人记住,也容易流传后世。传统文学中的小说也多是章回体小说,现代以来的小说虽然“背叛”传统,以现实主义为主要基调,其篇幅一般也不会太长,在纸媒时代是人们进行精神娱乐的主要方式。另外,其数量也少,所以会有经典。但当下的网络小说不但数量巨大,且篇幅无限,都是“鸿篇巨制”。写作者每天都在续写,源源不断,不知何时结束。但在今天到底有多少人在耐心地看?它们之中会不会出现经典?这都是疑问。如改编成电视剧的网络小说《花千骨》近88万字,《后宫·甄嬛传》151万字,而曾风靡一时的《校花的贴身高手》高达1000万字以上。这几部网络文学是因为有影视这个媒介,所以被人们所熟知,但大量的网络文学则沉于海底。究其原因,都是经济在起作用。很多写手是为了赚钱,每天都要写上万字。没有生活积累,没有思想沉淀。反观传统文学,“字字看来皆是血,十年辛苦不寻常”是写作者的常态,《红楼梦》式的“披阅十载,增删五次”也是写作者必然要经历的艰难之路。网络文学已经走上历史前台,如果再不学习传统文学的这些写作精神,则终究担不起历史的责任。

讲一点题外话,过去很多日本作家,尤其是像井上靖这样的大作家,其作品的名字就直接取自于中国人名、地名,或某种中国古典意象,比如《敦煌》《楼兰》《孔子》等。这代表了日本那一代作家对中华古老文明的一种向往。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以及他在多种场合的讲话,都强调了文艺作品要展示中华文化的独特魅力,树立文化自信。新时期以来,很多作者包括一些知名作家,都大量模仿外国经典,学习西方的标准,今天我们还可从当时的一些著名作家作品中看到这种模仿的痕迹,尤其是语言的模仿以及一些审美模式和价值取向上的模仿。当然,我们不会否认这些作品对新时期文学文化建构意义上的贡献,尤其要肯定作家为将中国文学融入世界文学版图中所做的种种尝试和努力,但在今天看来,这样的作品应该说是不具备原创性,是丢失了自我的。事实证明,抛弃传统、丢掉根本,就等于割断了我们的精神命脉,失去了我们自己的文化身份。

中国网络文学自诞生起便与优秀传统文化有深切渊源。在其发轫之初,一些网络文学作品就是模仿经典或戏仿名作的文字,一些早期作者,也是在文学经典指引下,一步步走进网络文学园地。最初的网络写作,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已经融入其间。

每一个用汉语写作的中国作家,都应对两个传统负责:一是自有《诗经》以来中国古典文学的大传统,一是五四以来中国新文学的小传统。尤其是“诗经”以来的大传统,为我们建构了审美上的集体无意识,也即所谓的东方意味。而感受中华民族的文化体温,唤起民族文化的认同,涵养走向未来、走向世界的勇气和信心,是每一位中国作家的责任和使命,不管是传统写作还是网络写作,无论是传统作家还是网络作家。正是从这一点出发,我充分肯定《岐黄》的探索和努力。

中华文化源远流长,博大精深,佳作名篇有如浩宇繁星,众多启迪思想、温润心灵、陶冶人生的典范之作,既是文学创作技巧的取法宝库,也是作家灵感的不竭源泉。综观中外文学史,对经典作品的深度揣摩是成功创作的宝贵经验之一。如汉代扬雄《太玄》《法言》分别是对《周易》和《论语》的仿写,维吉尔对荷马史诗的模仿更是经典例证。众多经由经典创造性转化而成的作品,在岁月的千淘万漉中可能沉淀为新的经典,如陆机等人的“拟古”就被《文选》列为经典。通过化用和改造的方式致敬经典作品,是网络文学传承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途径之一。如莲青漪的《狼毫小笔》,模仿唐诗宋词情韵兼备,描绘名胜古迹形神俱足,演绎历史传说袭故弥新,广受读者喜爱,这类清新雅丽、古意悠悠的作品,大都直接受益于经典的熏陶或名作的浸染。古风小说《绾青丝》大量引用唐宋诗词,颇有“清词丽句必为邻”的意味。小说中《咏柳》《问刘十九》《水调歌头》《卜算子⋅咏梅》《一剪梅》等名篇起到烘托人物形象、推动情节发展的作用。

还原和再造传统文化中的经典意境,也是网络文学的典型创作模式。纵观当红的网络文学作品,往往营造一种古雅和精致的意境,表现出对民族审美传统和优秀传统美德的追慕和认同。如《琅琊榜》《鹤唳华亭》等轰动一时的作品,从小说文本到影视改编都表现突出,有的在走向海外过程中屡创佳绩。这些作品的成功固然各有原因,但有一点大致相同,那就是原作者大多是酷爱古典文学的人,他们对诗经楚辞、汉魏乐府、唐宋诗词中经典意境的巧妙借用和转化,让雅好此道的读者爱不释手。温婉聪慧的女主角,侠肝义胆的男主角,诗情画意的环境描写,清丽典雅的语言风格,无不令人印象深刻,这种美好意境通过影像艺术得以呈现,令观者得到艺术享受和精神滋养。

一些网络文学作品则着力发掘中国传统哲学、传统神话的现代价值,以全新网络文学形态进行演绎和创新。本着古为今用的思路,唐家三少、我吃西红柿、天蚕土豆等一大批网络作家,逐步建构出较有规模、较成系统的创作谱系。

总之,网络文学对古典文学品格、历史文化元素、传统哲学精神等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吸收和转化,已成为广受关注的文化现象。

改进提升 巩固优势

网络文学传承发展优秀传统文化具有多方面优势。比如,网络时代作家在数据库帮助下,能够更好地调用既有旧体诗词、典章制度、文史资料等资源,这是网络时代写作无可比拟的优势。

除了资源开发利用方面的优势,网络文学题材和类型的丰富,也使其对优秀传统文化的开掘更为全面。许多网络作家想方设法吸收优秀传统文学创作经验,希望能够更为生动形象、更具中国风格地表现当下中国人的处世方式、生活理念、美学追求,希望能更充分展现中华传统美德和中华人文精神,更广泛凝聚千百年来中华民族的生存经验、生活智慧,更深刻容纳中华民族强大的精神基因。在这些方面,网络文学拥有观念上后来居上和技术上弯道超车的优势。可以说,网络文学对传统优秀文化的传承弘扬,已经从写作技巧和语言修辞等相对表浅的层面,朝着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内涵和精神内里更为纵深地开掘。例如,在众多网络文学作品中,爱国主义与英雄主义精神得以更充分、更精彩、更接近青年读者阅读心理的阐发与呈现。

网络文学弘扬优秀传统文化的优势还在于其数量的庞大和产业转化的日益成熟,这使其在传播上具有巨大优势。庞大的作家队伍和海量的读者群体可谓史无前例,作品数量之巨更是难以估算,早在几年前,在线作家每日更新字数超过两亿。

当然,网络文学精品率不高依然是不争的事实。单就涉及传统文化的作品而言,仍然有很大改进提升空间。例如,一些作品脱离现实或存在历史虚无主义错误倾向,一些作品对传统文化的展示尚停留在“标签”层面,对于优秀传统文化厚重的历史积淀、丰富的人文意蕴有待更深入地理解和阐释。这些都是网络文学在今后发展中需要改进的问题。

深入开掘 打造精品

网络文学出现以来,新媒介的技术优势和市场的资源配置优势,在文学生产与消费领域得到充分发挥,使文学创作、作品传播和阅读方式发生革命性变化。网络文学的快速发展,给传统文学造成巨大冲击和强烈影响。网络文学在表现方式、语言形态、创作手段、审美元素、评论手段等诸多方面都与传统文学有所不同,扩展了文学的表现空间,给文学传统注入新活力,对优秀传统文化的创新表达也是其重要贡献。

网络文学取得的成绩有目共睹。总的来说,传统文学的审美追求和诗性智慧没有被恣情快意的自娱自乐所代替,中华民族自强不息、不屈不挠的进取精神依然在网络文学领域占据重要地位。

博大精深的中华文明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宝库,足以为网络作家讲好中国故事提供充足文化资源。网络文学作为拥有亿万读者的通俗文艺创作,应继承和发扬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对中华文化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是每一个希望有所作为的网络作家应当承担的时代责任和历史使命。

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中,包含着中华民族最深沉的精神追求和最深厚的文化软实力。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重要讲话中强调,我们要结合新的时代条件传承和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网络作家在对优秀传统文化进行挖掘和阐发的同时,不忘以古鉴今、古为今用,杜绝历史虚无主义等错误倾向,坚持“有鉴别的对待、有扬弃的继承”,为网络时代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做出贡献,创作出一批有筋骨、有道德、有温度的文学作品,为网络时代中国文学接续优良传统、开创美好未来谱写新的篇章。

制图:蔡华伟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肖亦农长篇小说,民族文学